猫(下)

小说:[鬼灭之刃]无惨在线互怼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荼蘼不盛 字数:3714

宽大外袍松松垮垮披着,缩成一团毛茸茸挂一脸为难薄荷色渐变发尾少年身上,一头黑发蓬松凌乱,发间两只耳朵精神支着,圆滚滚黑色猫瞳四处转动,黑色尾巴悠闲摇晃,一尾巴糊面前人眼睛上。

被捂住眼睛一郎伸手扒下脸上乱扫尾巴,一手拖住环住自己脖子羽,一边蹲下

黑色眼睛直视着一郎,里面十分澄澈,只想起刚刚他所作所为,就有些可爱

如今羽约莫五六岁体型,耳朵和尾巴却收。而且……神智也回到幼童?,应该说遵从猫咪本性比较贴切。

原本虽是猫咪形态,但是还有自己思考能力,只是偶尔会有些类似猫咪举动。而现羽,完全放飞本性。

看着被爪子抓乱七八糟榻榻米和木门,一郎突有些担心接下自己下场。

把羽从脖子上巴拉下,搂回怀里,一脸惆怅一郎开始思考把锅让哥哥可能性。

“喵,喵喵——”天真睁着一双竖童,白皙又肉嘟嘟手轻轻拍一郎脸颊。,等一郎表情稍微好些,锋利爪子一闪而一郎脸颊上,便留下一道爪痕。

表情一郎看着歪歪头一脸羽,狠下心伸出手捏住羽手,团吧团吧团成一个球,拿羽织抱好,好好抱住。

“安分一点啊羽……这样下,我们就要被赶出。”一郎一脸认真说着:“会被哥哥打屁股哦,而且啊……”

话还没有说完,一郎注意力就被黑色发间那停抖动耳朵给吸引注意力,便没有

端着一盘点心准备找弟弟和羽有一郎一番询问确定方向,,远远地就看见那——破破烂烂纸门,动作一顿,感觉……

看着宛如经狂风暴雨房间,以及两双齐齐望,各外眸子,有一郎觉得自己底线,收到挑战。

“时透一郎!”

抓着点心啃羽抖抖耳朵,趴有一郎膝盖上。而接受完兄长教育一郎又接受蝴蝶忍“友好”谈话,此时此刻正任劳任怨清理和换上新

“喵。”

有一郎皱皱眉,看着下意识就喵喵喵羽,伸手摸摸羽脑袋:“行哦,羽可以说话吧。记住,羽是一只猫,要说人话。”

歪头羽露出一个笑容,手掌落有一郎手心,点点头:“嗯。”

黑色尾巴悠闲晃动着,衣柜里面若隐若现,时时绷直,扫着地面。

“羽?你里面干什么?”趴地上一郎企图将头探进,但是却被一只手推

“喵,马上。”可劲捣鼓着什么羽带上柜子门,只留下一只尾巴时时扫

外面一郎盯着从眼前扫尾巴,偶尔伸手握住,马上会抽开。

衣柜里传咕噜咕噜声音,根据一郎短期养猫经验,里面那只“猫”心情错。只,联想起以往羽高兴时所作所为,一郎又有些担心。毕竟,羽快乐,可是建立“狂风暴雨”之上

叹息一声,一郎认命盘腿坐下,想着大辛苦一下就好。嘴角勾着淡淡弧度,指尖戳着毛茸茸尾巴。

但是里面一阵捣鼓之,一只手伸,拉住那被一郎环住尾巴,抽回收回衣柜里面,就那样拉上衣柜门。

“羽?”这是做什么?一脸疑惑一郎企图拉开衣柜,但是锋利指甲亮亮,又衣柜上抓下一道深深爪痕,以示威胁。

看着关上衣柜门,一郎开始考虑该轻轻把衣柜门拆还是任由羽里面待着。

门外传有一郎有些暴躁声音,一边感叹哥哥脾气最近似乎又一郎站起声:“——”

眼安静关着衣柜门,一郎关上纸门。

室外走廊,外面院子里停着一群鎹鸦,其中,一郎看见自己鎹鸦一脸看“负心汉”样子看着他,那双豆豆眼似乎思考该从哪里下嘴。

“嘎——”

鎹鸦声音满是威胁,盯一郎有些心虚。只准备磨磨爪子上爪鎹鸦就被另一只压住,一片混乱,嘎嘎嘎声音绝于耳。

看着似乎争论什么鎹鸦们,一郎摸摸鼻尖,立马离开。

衣柜门依旧关着,离开许久一郎重新衣柜前蹲下,把耳朵附,认真听听里面动静。

平缓呼吸声,听上大概是睡着放轻动作一郎伸手轻轻推衣柜门。

开到一半时,毛茸茸尾巴掉,还下意识抖,又安详地面上。

小心将衣柜门全部拉开,看清楚一郎倒吸一口气,眉眼柔和些许,露出一个笑容。

黑色队服看上格外眼熟,整个鬼杀队大概就只有一郎还是这个款式队服,虽一郎知道为什么自己衣服会被拖到衣柜里,而且团成一个窝,但是,睡窝里那个更具有吸引力。

“真是……”一郎小声说着,伸手抱。结果,沉睡中羽依旧抱着那团衣服,奈,一郎只能连着衣服抱起

毛茸茸耳朵抖抖,又耷拉下,仔细听,可以听见呼噜呼噜声音。

被窝间,团着毛茸茸翻个身,睁开眼睛,坐。揉揉眼睛,视线逐渐清晰起。羽看看自己手心,思绪有些模糊,自己手里拿着好像是一郎衣服?

模糊记忆里,羽好像记得自己是执行任务着。鬼已经被剿灭七七八八,因此一时大意羽并没有料到那只鬼居会血鬼术。血鬼术……自己好像中血鬼术?

“喵?”开口一声喵令羽自己都吓一跳,觉得头顶有些痒,伸手就摸到毛茸茸,而且还会动。

“这是什么?”羽一脸疑惑,思绪微微回笼。突,觉得脸有些发热。

“所以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血鬼术啊……”羽捂着脸,叹息一声。

体型已经变回原样子,唯一就是头上耳朵和尾巴……尾巴?!毛茸茸尾巴动动,证明自己。而有些僵硬羽捧着自己尾巴,有些恍惚。

门被推开声音,羽转头就看见一郎同样一脸茫表情。

“羽?”一郎迟疑声,脑勺:“变回啊。”

知道为什么,羽听见些许可惜意味。

围好身上唯一羽织,跪坐原地羽和一郎对视着,开口:“怎么吗。”

坐下一郎看着羽,一脸认真,伸出手探向羽脑袋。

“还啊。”

耳朵被一郎捏捏,温度透毛发传,几乎是瞬间,羽脸通红起,啪一声打开一郎手,睁大眼睛,往退,很明显羽忘记所处位置,被褥功劳下,但没有退开,反而径直倒下

原地愣住一郎就眼珠子看着羽睁大眼睛,朝

下意识一郎眼疾手快搂住羽腰,只有什么好像超脱两人预估。“咚”一声,羽脑袋就砸榻榻米上。

一脸茫一郎很确定自己接住,但是低头看,就可以看见羽以一个很奇妙姿势,头碰地。那个腰弯弧度,让人怀疑会会闪到要。

一脸还没有反应羽维持着现姿势,思考人生,直到一郎伸手扶

“羽!你没事吧?”一郎问道:“是……闪到腰吗?”

羽摸摸自己腰,摇摇头:“没有什么感觉。”

一边说着,羽又往仰,只这次一郎眼疾手快跟着一起扑护住羽脑勺。

似乎,格外柔软呢。

扭腰,一脸认真思考着羽拍开一郎企图作乱手,顺便把自己尾巴搂怀里藏好。因为知道为什么,尾巴和耳朵都好像格外敏感

感受着毛茸茸触感从手心擦一郎一脸惋惜。摸知道偷偷摸得逞可能性有多少。

黑色竖瞳淡化少,除耳朵尾巴和有些尖锐虎牙外,便没有什么明显特征

“好,没有什么遗症,大概几天就会恢复。”收回手蝴蝶香奈惠翻翻书:“只要好好克制一下挠东西冲动哦,羽。”

已经将桌子挠几道深深爪痕羽默默收回手。

“真是奇妙血鬼术啊,没想到还会有这样血鬼术,值得好好研究一下。”蝴蝶香奈惠说着,点点头,书页上记录着什么。

舔牙齿羽有些走神,反应时,蝴蝶忍和香奈惠一脸笑容看着他。

看着新增添花纹桌子,羽默默收回手。

“时透君,看需要你帮忙给羽修剪一下指甲呢。”

拿着剪刀一郎看着锋利指甲,有些从下手。

“我自己吧。”羽说着,想要接一郎手上剪刀,只一郎闪开

用,我。”一郎摇摇头,一手剪刀一手握住有些躲闪手。

“唔。”羽蹙着眉,时时刻刻抑制着自己想要收回手动作。

尾巴安分晃动着,抬头看一郎干脆坐,用胳膊夹住安分手,低着头用心修剪。

“咔喳咔喳。”

羽所幸就靠着一郎肩膀上,闭着眼睛,耳朵时时抖动着。

修剪好一郎吹口气,松开手:“好。”

看着修剪圆润指甲,羽抓抓,收回手。

“羽,我替你将头发束起吧。”注意到羽一头凌乱微卷长发,一郎动作熟练摸出一根发带。

“嗯。”羽点点头,弯下腰。

蓬松头发带着特有味道,埋进蓬松,软绵绵。发间两只耳朵支着,感受到手指走向,顺从耷拉下

一郎握住那一头长发,看着那黑色耳朵,眼神暗几分。

一郎?”似乎是小心从耳朵位置穿,若有若痒意让耳朵束。羽伸出手捂住耳朵,下意识想要转身,就被一郎抱住,得动作。

一郎草草将凌乱长发扎起,埋进毛茸茸发间,蹭蹭,丝毫顾僵硬着羽,将魔爪伸向警惕着竖起耳朵。

熟悉感觉——

“时透!”羽直接一巴掌拍,只可惜一巴掌拍同时反而被搂更紧。

“呜——好软乎乎。”一郎半眯着眼睛,动作熟练蹭蹭。

舌头是怕烫,但是羽是完全没有注意到,直到一汤匙入口,舌尖就好像嘭一声炸开

耳朵没精神耷拉着,尾巴也蔫蔫。被烫通红舌头安分舔着牙齿,倒吸凉气。

“还疼吗。”一郎有些心疼一杯水,伸手掐住羽下巴,

舌尖已经被烫通红,所幸没有起水泡,缓缓就行。一郎还是找蝴蝶忍要药,同时端还有中午剩下饭菜。

稍微吃些什么吧。”一郎将碗里汤吹吹,:“我温会太烫也还有温度。”

羽随便喝些便摇摇头,送:“布要。”

将碗放回,拿膏药一郎半弯着腰,勾着下巴:“啊——张口吧舌头伸出。”

羽摇摇想要拒绝,只淡青色眸子依旧看着他,最也只能乖乖吐着舌头。

“我特地向蝴蝶要,味道大。”一郎解释着,用洗干净手扣出一些。

“我又布斯你,偶又布怕苦——”羽艰难说着,下一秒就说出话

一郎用指尖扣着药膏,均匀涂抹上。羽下意识想要收回舌头,只一郎迅速阻止

行,吞下会更苦。”

“可可……斯,唔呜……快点。”

“好好,马上马上。”

羽撑着地板半仰着头,眼睛有些所事事四处望着。收拾好东西一郎坐,伸手擦羽嘴角东西,露出一个笑容。

“今天天气真错。”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