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刃之谷]远行祈长安

小说:奈何又待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十牟 字数:4953

月光打溪瑶的脸上,沉沉的。百儿伸手拨开掩面的长发,微光中,似双微冷的眸子微微动荡,指轻轻拭去不曾觉察到水痕,是多少年没如此感觉,难过吗?谈不上,害怕吗?更说不上……像是好的伤疤不小心被碰到样,微微的些说不清的绞痛……

良久,百儿将沉睡的溪瑶放到床榻上,嘴中喃喃道:“这样像你的的干净,你叫忍心弄脏……季柯然,你当真是好狠毒心啊……”

“哈哈哈哈哈哈……”长廊的尽头,虚掩的门里爆发出的阵阵几近嘲讽的狂笑。百儿推开扇虚掩的门,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般无二的女人……袭白裙,若是不看脸上几乎扭曲的笑容,倒也没什不好。“玉已经找到,别动,好吗?”百儿些乞求的语气,但神色却不见得,依旧是淡淡的,压制着什

“哦?为什?季然,你凭什身份命令,长姐吗?又或者……该唤你声……神女长姐……”

“够!季柯然!你发什疯!汉清国灭亡两百年丫头只十六岁!这切都与无关!”

吼季然果然消停不少,良久却大笑:“哈哈哈哈……亲爱的神女姐姐,你是真当傻还是觉得所人都同你想的样傻?玉是汉清国遗物,能带身上的无非是皇贵富甲,丫头身上的傲劲儿你又不是没看到,无非是皇族……你连自己都骗不,凭什觉得会上你的当?你若是真没看出来,又怎会亲手为戴上面纱来蒙蔽自己,告诉自己,季柯然呢?哈哈哈哈……”

百儿回答不,也不敢再说。因为说的都是事实,从次见到溪瑶开始,已经知道是位非富即贵的贵人,也动杀心,不论是荒漠外的两个大汉,还是语言不通的次交谈,都是排的。可是……越是深入越是害怕,太像,太像季柯然甚至度怀疑是不是所点公主小姐们都是干净倔强,于是没忍住,没忍住把带到身边,本以为只是把身边来愚弄自己罢,可是百儿断然没想到这个丫头远比他想象的麻烦……

甚至时常会想,这是不是是季柯然还活着的样子?季柯然的生会怎样……原本不愿意想这些事情,也不敢想这些事情,可现想让这个女孩活下去,想看看季柯然的人生——被阻断的人生。

于是,自私的留下溪瑶,把原本不曾表现的担心呵护都给的心真的死太久现实是怎样……

当他还是缕游魂时,每到月圆之夜,便会被召回到无刃之谷中处。次意外,不小心进入季柯然的轮回,造胎二魂的情况,直到汉清国灭亡,他将季柯然带入无人之谷,也从未间断。然而不巧的是明日又新的轮满月,这意味着不得不离开,可始终放心不下……良久,季柯然也没表态,百儿只得撂下狠话:“已施下禁制,你出不去的,会让嬷嬷看着不会让你靠近的的。”说吧便动身准备离开。

是与汉清国灭亡无关,可如今这幅模样又与谁相关呢?又该怪谁呢……”百儿的身影僵僵,什也没说,季柯然见此笑得更加张狂

………………………………

夜也些深,百儿回头看看艺悦楼上某处紧闭的窗户,转身上马车扬长而去,马车上,百儿忍不住扶额叹息,太乱……

每到满月,会被召到柄长剑旁,大底知道自己应该是某位神族的残魂,但却不记得其他,漫无目的的人世间游荡百年,次机缘巧合下,他不小心闯入季柯然的轮回,名字,叫季然,国师说二人是胎双魂,很庆幸汉清国的主君并没厌弃,而是每晚深夜自己占据身体主导时给与季柯然般无二的关怀,人世间兜兜转转百年,终于找到个家,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心接受的……

然而,事与愿违。国家动乱,而身为公主的季柯然似乎无心政治,渐渐的开始替季柯然处理些杂事,不想,这件事却不知怎的传出皇宫。饱受战争之苦的百姓们认为这是不祥的征兆,认为公主是被人附体,是妖祸之人,也因此害季柯然,加速汉清国的灭亡……

混乱中,季柯然抱着自己,地下室里咬牙抽泣,身体随着门外叛军撞击着石门颤抖,低声啕着:“姐,害怕,害怕……”。意识的最深处,季然都看得到,也听的见,可又能怎办,也做不……

“啊!”声尖叫,“柯然!怎!”意识里大喊,季柯然已经变成嘶吼:“姐,怎办,他们要进来……怕……怕……啊!姐,怎办……”耳边传来季柯然的尖叫还碰撞声,石门已经坚持不多久

“柯然!听的,马上到第三个石头去!快啊!哪里应急通道。”闻声,甚至都没思考过去不停的发问:“该怎做……姐姐……”

“挖!往石头下面挖,不要停!等下挖到绿色的光环把手放上面……等出去,你跑!听到吗!”声音铿锵,但季然此刻确实咬牙,拼命保持清醒。今夜……是月圆,不能倒下,旦倒下要七日才能回来,如今形式紧迫,季柯然还需要!然而外界的季柯然却没发现的虚弱,害怕和求生什也不知道,双手拼命的刨着石块下的红土,不知道是什,只是忘的刨……忘记自己手指的刺痛,忘记意识里的季然……只听到然的声“挖!”和门外越加猛烈的撞击。

看到光将手放上去刻,密室的门被撞开,“彭——嘭——”两声巨响,声是密室大门,只是手下的绿色翡翠。

“跑!”混乱中,季然的声音脑海响的贯彻,没思考,声令下转身跑出去,身后的追兵蜂拥而至,季然掐着大腿说:“柯然,你不要停,等下跑到悬崖边,你跳下去,不能让们碰到你!不要犹豫……你得好好的……活……活下……下去……”最后的尾音太细太细,细到自己都怀疑自己说没说,然后失去意识……

耳边没声音,最后句,既然是要自裁……凭什!所人,都是为个虚无缥缈的国之尊严,父母,可却没想到自己敬爱的姐姐也是……不要让们碰自己……什国家的尊严!要不是父亲为所谓的尊严不肯松口减税,事情怎会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

很快,已经跑到断崖边,已经没力气,跌坐地,身后的叛军已经渐渐靠近,只要再动可以解脱,可不想,犹豫……万回转的余地呢……

快要大军踏过时 他们却停下来脚步,还回转的余地……吗?走出个衣着较华贵的男子,他或许是他们的领袖,看着确叫人厌烦桃花眼“是你!”季柯然惊呼。这个男人不是父皇身边的小厮吗?他怎会……

“长公主记性还是真的好,既然还记得下。”男子媚笑道,双桃花眼确实好看 但却是真的叫季柯然恶心:“这帮贱民不知晓,可你!们待你不薄啊!你为什……”

“不薄?哈哈哈哈哈哈……听听,这是多大的笑话,个昏君待不薄!笑死人!长公主,哦不,殿下,你说该叫你长公主呢还是二公主呢?毕竟现谁知道你身体里谁说话……个妖祸还是你……”男子抬起的脸,却被拍开。男子显然被激怒脚踢飞,此刻更是靠近悬崖分,男子转身笑道:“们亲爱的公主殿下,好像还没尝过欢爱的滋味吧,说来也还是可惜,豆蔻的年华,却是不知荤腥……”他说的时候,季柯然明显看到他吞口口水,男子转身,猛烈的吻咬着的唇瓣“!”怒极巴掌过去,男子不恼,反钳住的两手,欺身而上,另手撕扯的衣物,周遭传来的除讥笑还喝彩……抬腿便是脚,直至男人跨中,这脚用尽毕生的力气,最后是哽着泪倔强的爬向崖边,想死……

男子恼怒极,眼睛也是早已猩红,手提着的头发向军队里拉“不要!不要!放开,放开!”

“啪——”又是记响亮的耳光,只是这次却出现自己的脸上“你TM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看你几分姿色,你还蹬鼻子上脸!既然如此,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来,该干嘛干嘛!”

…………

七天后,当季然回来时,是具尸首,也进不去。四下望着,看见季柯然的魂魄不停的向悬崖跳下,每次下去后,却又不肯像魂魄样飞上,只是执拗的走上来跳下去。看着尸首上的痕迹,季然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也想给尸首披上衣物,可也只是缕魂魄……远离尸首的边叫声:“柯然”没理。

“柯然”依旧没理。

“柯然”还是没理。

“柯然”任然不理。

“柯然,姐姐来接你”依旧跳崖不理。

然冲上去从后面抱住,曾几许,们二人希望可以拥抱,可如今呢?好像没高兴,“柯然,姐姐来接你。”季然重述遍,原本还挣扎的季柯然转过身抱着开始抽泣。季然拍着的头说:“哭吧,没事回来……哭吧……”

“姐……呜呜……姐……你去哪……去哪呀!你怎丢下个人走……都怪你……都怪你啊……啊呜呜……”

“嗯……都怪……”季然真的不知道该怎,只是吻着的额头流泪,时间过去好久,久到太阳下山,久到尸体已经开始发臭,久到自己曾经缕残魂,久到自己初入这肉身时嫌弃,久到自己不知名的某刻动凡情……

“姐,不干净……”去无刃之谷的路上,季柯然忍不住不知道姐姐是不是知道,但得说,从小没做过什大的决定,什都会排好,所以已经习惯,以至于到还是没法自己面对,不曾察觉的情况下,眼泪早已滑下来,季然抱着:“胡说,什不干净,你是最干净的……”

“不是,真的不干净……”压抑的哭,往往比大哭要难过的多……

知道,的错,忘吧……你现不是汉清公主是离家出走的两姐妹,什也没,干干净净的……来,姐姐背你,们去个永远不会人打扰的地方,好不好?”季然躬下背,季柯然趴上前,季然能感受的到的压抑,直到后背湿大片,季柯然才又开口道:“姐,你为什每年都要走七天啊……你去哪……”声音沙沙的,点哽……

“……”回答不,不是因为意瞒着季柯然,是不知道该怎说:占你轮回的道,和你成胎双魂,但是神的残魂,每年要回来七天是因为把剑必须得来。这样说似乎不太好,不知道些该说些不该说,是个嘴笨的人,怕再伤到季柯然,但也怕季柯然去拿剑报仇……只好这干耗着,但样都没想到,这会是多年后怎也弥补不的缺口……

…………………………………………

起生活好多年,和平时间太长,裂痕开始愈演愈烈……

“姐,要去报仇。”季柯然满怀期待的告诉季然,希望得到姐姐的支持。

“不可能,你现缕残魂,怎杀?老老实实待这儿,你已经不是汉清公主,你只是季柯然,的妹妹,仅此而已。”

“不,姐,你不明白,几天前看见柄长剑,周身仙气缭绕……只要拿到它,……”话还没说完,被季然打断:“不可能!”

“姐,为什不可能!”

“你只是缕残魂,根本不可能拿得它,甚至碰都碰不得。”

为什可以。”

“你跟着!”月满时,是神剑召唤方向感以为什也不知道,哪怕被人捅都不会所发觉,更不要说人不动声色的跟着。

“……”的确跟去

“你想都别想!”或许是刚刚的语气太过强硬,季柯然没说话只是握着拳头低头不语。季然也意识到自己些强硬,本想摸摸的头,像以前样好好几下,不想,这次季柯然直接甩开的手 眼角还看得见强忍的泪珠,“这种打巴掌再给颗糖的戏码你什时候才能玩够!”

“柯然,对不起,你听说……”

“你闭嘴!点也不想听你说!们不是姐妹吗?你为什,什都瞒着啊……从小到大是这样……不论是你与父王说什都不与说,你去哪也不和说……到底你眼里算什嘛……”

“不是的……”不是的,父王单独与说是因为他知道汉清国命不久矣,他只是让保你,只是怕你把密道的消息走漏,所以们才要瞒着你……可这些话他该怎开口。

你告诉,你每年都去个破地方干嘛!你不能年不去吗?都已经是个样子,你居然还要走……”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来的,好多年们都没吵过也好久没好好的发泄……真的,好爽,把切不甘都发泄的感觉真的好很舒服。

是强制的,也没办法……柯然,你听姐姐说,……”这次是被季柯然打断

“你闭嘴,你根本不是姐姐!”声怒吼,季然愣,但季柯然却没意识到“你第次出现的时候,国师发现,他说你是祥瑞之人,是神之遗孤……哪敢问的神女姐姐,你心吗?这多年的相处,你当真点都不曾动摇吗?父皇母后是待你好为你的祥瑞之气,可不是!从始至终都把你当成的亲姐姐!”良久,叹口气说:“季然,只问你次,被追兵追捕,你告诉算自裁也不要让他们碰……你是不是,和他们样……更虚无缥缈的国之尊严……”

“不,让你好好活着……”话刚出口,季看见季柯然眼睛里的光,像是黑暗中奔跑的孩子,束光,找慰自己的光……但到底给不给的这曙光呢……不记得最后的个呢喃是不是说出口,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不敢说,不敢给自己个伟岸的形象,万是假的呢……

“假的!都是骗人的!你分明……你分明说完,现又装什道貌岸然!被人欺凌的时候你哪!你知道当时是什想法吗?想死啊!想死……可是,谁给个机会,你知道些贱民多脏吗……他们触碰都要颤抖几下!”季柯然捏着然的肩不停的嘶吼:“你懂吗……你懂吗!这切都是谁造成的!谁!还不都是你吗……你是神,所以你可以插队,插足的人生不是吗……从开始你不该来……不该……你现,凭什阻止!”季柯然的眼睛已经猩红,已经魔障

然听着,攥拳的指甲扎得生疼,可心底股隐隐的涌动确实更加磨人……咬牙道:“是,是神,本与你们凡人不同,受的恩惠是来自汉清国,自要报答的是汉清国。凡是殿下你叫人唏嘘,国之尊严你却不知维护,如今确叫嚣着要去抱仇,岂不好笑?”不是的,怨你,但也确实害你,但是对不起,说不出口……

“季然!”这声,季柯然几乎是尖叫着吼出来的,瞪着季然,眼色猩红,季对瞪着。良久,松开紧抓的胳膊,背过身问道:“季然,问你句,你帮不帮?”

“不帮。”

“漂亮。哪怕是看往日情分与汉清国的尊严你也不帮,对吗?”

“不帮。”

“好,自己去!”挥袖离去,潇洒利落。

“嘭——”声轻响,季柯然倒地不起,嘴角抽道:“你干什然,!你自己不去不去,你拦干什!”

你不过残魂个,戾气重,想去送死吗?心中如此想。“不错,神族之剑,不允许你用它复仇,脏……”

“季然!你会后悔的,总要亲手杀你!”虽是气话,确实锥心……

………………………………………………

马车颠簸,终于惊醒噩梦。已经好些年没做梦,胸口很闷,上次是什时候。只能祈求别再出什已经没什能失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