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阴谋

小说:恶魔王子心尖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莫雪颖 字数:2624

“我根本连你东西都没碰过一下,你包包,你掉落地上东西。小姑娘,你想诬陷我,找一个好一点理由,好好?”昭夕瑶冷笑出声,看着刘欣欣那拙劣表演。

周围人看着他们,禁住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小姐姐,我知小心撞到你是我错,但你能拿了我东西,给我啊!那可是我刚这买。”刘欣欣继续

“小姑娘,你了咱俩直接就是个意外,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能这样子当着这多人面来诬陷我啊!”昭夕瑶将他话还给。“大了,我们调监控呗,撞上我是你主动,监控肯定能看一清二楚 我并没动你东西。你把那条手链藏哪了呢?是藏我身上,还是藏你包里?”

“你!”刘欣欣被得哑口无言。“算了可能是我之前小心弄丢了吧?”

“这位小姐!”正刘欣欣准备离开时泽从人群中走出来并叫住了,“这事可能就这算了吧?”

……少!”看到泽出现,刘欣欣紧张些结吧。对人群中表姐高相美投过了求助目光。

高相美虽然知这个表妹很没用还把事情办砸了,但能放管呐。

笑着对:“少,表妹顽皮,刚才就是和瑶瑶开了个玩笑,您别和一般见识啊!”

泽淡淡:“原来是你表妹啊?”

“嗯。”高相美轻轻点了点头。

“咱们毕竟同学一场,你表妹刚才了手链是刚这商场买,现丢了去调一下监控能帮找一下啊,别被其他人捡了好。”

“别……别啊!”刘欣欣害怕看着昭夕瑶:“小姐姐刚才是我对,对起。今天是就算了吧!”

昭夕瑶本事想惹事,况且这对没什,看了看泽想告诉他,这事就算了吧。

泽当然知昭夕瑶什意思,但他可能就这算了。

“我都了调监控只是为了帮你找到手链,管怎手链这里丢了,世贸责任帮你找回吧!”

“这……”

泽~”昭夕瑶叫到。

泽翻了一眼,耳边小声:“配合点好吗?去看监控你还真想一家一家问吗?”

昭夕瑶瞪了他一眼。靠,没想到这茬,这家伙会一开始就是故意吧!

泽看着刘欣欣紧张又害怕样子直接:“走吧,东西丢了一时想起来很正常,没一会儿看一下监控就想起来了呢。”

事到如今刘欣欣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就这样一行人前往了监控室,途中昭夕瑶小声问泽,“你一开始就是故意,对对?故意对我那样……然后又故意离开,让他们来找我麻烦。”

泽忍住调戏:“我对你哪样了。”

“你!”昭夕瑶些气急败坏指着泽。“原来这一切都是你阴谋啊?”

“我?我怎了?”泽十分平静:“我只过是看到了我仰慕者这儿,就对你亲近点而已,谁知们会那配合。”

到达监控室看了监控,并没发现刘欣欣东西掉了哪里。(当然本就是他用来诬陷昭夕瑶,怎能找到呢?)

“可能是我之前就丢了吧。”刘欣欣紧张:“还是算了吧。”

行!”,“竟然是这里丢,那就能这算了,那就把最近监控都调出来吧。”

“啊?”监控室众保安解,人家姑娘都了算了,这小祖宗又何必呢?

当然世贸占一大半股权,对于这位大少爷无理要求,他们就算

“最早能找到多早监控?”泽问到。

“我们这只能找到近三个月。”

“帮我拷贝一份,我回去看吧。”

“啊?这恐怕好吧?”

,出了事我负责。”泽看了看那个保安队长,虽然一副玩世样子,但眼神里散发戾气足以让他害怕到发抖。

“好……好吧。”

泽没再理他,对着刘欣欣和高相美:“手链找到我会让你表姐给你,如果没什事就走吧。”

“哦。”听泽这刘欣欣拉着高相美拔腿就跑,总算松了一口气。

昭夕瑶见他们离开后,调侃,“你给人家找到手链咋办呢?”

泽白了一眼,“大了把你赔给呗。”

拿到监控视频泽开车带回了学校他们星辉三少别墅里。

“仔细看一下,林露近一个月都去世贸里干什了?”泽把U盘和平板扔给了

“怎多内容就我一个人看?”

然呢?”泽认真:“我还事这种小事当然交给你了。咱门分工合作嘛。”我就上了楼回了自己房间。

其实,指望监控里发现什线索。如果白歌凤是想监视或者观察林露话应该直接跟着对面甜品店观察。但们这点确太巧合了。

此时上海……

风耀和欧阳玥来到了歌剧院,见到了老板。

“二位是来调查,玉怡吧?”

风耀他们来过歌剧院很多回了,他们一来老板就猜到了肯定是为玉怡事来

“嗯。”风耀严肃:“只玉怡还陆天佳事。”

“陆天佳?”老板感到疑惑,“死警察早就结案了吗?”

“根据我们最近调查发现死又了新线索,恐怕是那简单自杀吧?”看着老板紧张样子风耀继续,“我们去过了陆家,见过了天佳父母。听他们女儿近几年来,每次从剧院回家都闷闷,而且身上还经常出现伤痕。是是真?”

“这……这个……我哪知?”陆天佳确和一定关系,但他分明已经出钱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了,他们怎又开始查这件事了?

你们歌剧院受了那多伤,你身为老板能一点都?”风耀讽刺

他和欧阳玥去完陆家就来了歌剧院找老板。他们就知陆天佳死一定和这个老板脱了干系,见到他现表现他们更加确定了。

“没准儿是和底下几个小姐妹闹别扭呢。我身为老板总能连员工私生活要干涉吧?”

“可我听为人一向和善并没和什人闹过矛盾啊。”

“这我就了。”老板看着风耀并相信他样子,继续,“哎呀,我平时很多事要忙时间去关心员工私生活啊。论是玉怡还是陆天佳我对们都是很了解。”

风耀看着他死承认样子办法,冷冷警告:“最好真是这样。”

完便带着欧阳玥离开了。

离开歌剧院他们便来到了之前和叶曦晨他们约定好咖啡馆。

风耀和叶曦晨他们知对方都调查这这件事,而叶曦晨他们需要风耀警方力量帮忙就暂时化干戈为玉帛,一起合作了。

他们几个离开陆家之后就分头心动风耀他们去问老板,叶曦晨他们去找陆天佳前男友秦放,约定这家咖啡馆见面。

到达咖啡馆时叶曦晨和上官玉伦已经等着了。

“怎样?问出什了没?”叶曦晨首先问到。

“没。那个老板一直遮遮掩掩,显然和他脱了干系。”风耀答到。

“你们呢?”他们这边什线索都没,欧阳玥显然服气,冲着叶曦晨问到。

叶曦晨并没,就冲态度想和话,更别本身就反感了。

上官玉伦想让玥玥尴尬,接:“我们,秦放和王子木一起,俩人明显打太极,一点线索都没。”

“但我种感觉,他们俩感情并想表面上那好?好像都事瞒着对方。”叶曦晨突然

“啊?”上官玉伦些惊讶,“我怎没觉得啊?”

“今天我们向秦放提起了陆天佳,还可能歌剧院受欺负事。他给我感觉好像和我们之前判断一样。”

“什意思?”风耀问到。

“之前我们都觉得他就是个花花公子天佳死后没多久就和王子馨一起。肯定没多喜欢陆天佳,但今天我感觉他好像挺爱陆天佳。”叶曦晨娓娓来,“当然这只是我一种直觉目前没什证据证实。”

“嗯,到是没这种可能。”风耀,“今天歌剧院时候我顺口向他们那员工打听了一下秦放和陆天佳事,听他们这俩人之前挺相爱。”

“那为什他要和王子馨一起呢?”上官玉伦问到。

叶曦晨看着他们问到“你们会是隐情或者阴谋之类呢?”

“例如?”欧阳玥反问,“他和王子木王子馨是朋友,家世比他们差,能阴谋?你当人家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