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龙凤呈祥

小说:吻不够的哥哥爱不够的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情天恨海2468 字数:2780

经过一段时间休养,阿强终于完全康复,阿强被评为见义勇为标兵,受到了**奖励。他到面馆又高兴快乐地工作起

冯秀花看到儿子康复,心里有不出高兴。他们希望儿子把面馆转租出去,带着阿他们去他们哪儿省城发展,可阿强谈了几次,阿强都没同意。柳冯秀花看到儿子要在这里发展决心以定,也不过多。他们出快一个月也该回去,柳冯秀花也考察了一下市场,觉在阿强原美食城开一个面馆很,所以,就给阿强买了一个二百多平米两层小楼,又给阿在附近买了一个一百多平米楼房。阿阿强从小屋,搬到了宽敞明亮新楼房,美食城面馆也红红火火地开张了,阿强又招了多员工,柳冯秀花把这里大致安排后,就恋恋不舍回去

阿强领着大信心十足地干了起,阿峰阿娇在工作中也擦出了爱情火化,他两也在阿撮合下结婚,阿峰阿娇带着一部分员工,在淑面馆负责经营,美食城面馆成了总店,规模装修都很上档次,这里由阿阿梅主要负责,阿由于有了身孕,只是两个店都去转转,看看经营情况。

意是顺利活是快乐。阿由于在面馆工作少了,在阿强鼓励下,上了市里函授大学,学习企业经营与管理。阿为了接送阿方便,买了一辆汽车,除了忙活店里事,还要接送阿去上函授大学,解决阿学习上问题。

函授大学学习是艰苦,阿身体也越越沉重,但阿还是刻苦认真地学习着,函授大学集中学习时间终于结束,阿以优异成绩结业了几门课程。阿安排店里工作,就陪着阿一起散步谈心,怕阿有啥闪失。

随着时光推移,阿临产日子也近,阿在阿陪同下,经常去产检,通过产检,医告诉阿:“阿由于怀是双胞胎,所以要注重营养,多做养运动。”阿总是买一些营养高食物,花样百出地做给阿吃,阿看着阿对自己精心呵护,心里非常感激,她庆幸自己遇到了,找到了一个丈夫。

产期渐渐临近,阿让阿提前住进了医院,赵大婶也不在摆摊,阿让赵大婶专门在医院陪伴阿。一天晚上,阿突然感到腹中疼痛,阿忙叫了医,医忙把阿推到了产房,阿赵大婶焦急地等待在产房外,赵大婶不断地祈祷着,希望阿能够顺利产。

但阿产并没有那样顺利,时间就像凝固了似,产房里一直没有传出消息,阿如坐针毡地在产房门口徘徊着,他心就像提到了半空,紧张手里直出汗,他早给阿妈打了电话 ,,阿妈尽快坐飞机赶,赵大婶也焦急在产房外等着,忽然,产房门打开了,一个医焦急地:“谁是秦淑属。”阿:“我是。”医高兴地:“孩子是龙凤胎,都很健康。”赵大婶高兴地:“真是谢天谢地,阿强你当爸爸。”阿强高兴地笑着,一颗悬着心放了下,但看着医继而又凝重表情,阿忙问医:“阿咋样。”医用缓慢语气:“秦淑情况不太。”阿刚放下心又悬了起,阿强赵大婶忙都收起了笑容,紧张地问医:“阿,怎么。”医:“阿现在产出血不止,正在抢救。”阿一听带着哭腔:“医命危险吗?”医:“这个不,医们正在全力抢救。”阿近似哀求地:“医,我求你们一定要把阿救活。”赵大婶也哀求着医,医:“你们先别紧张,我告诉你们只是要有个心里准备,等一会可能要输血,我们需要0型血,你们看你们有没有认识0型血,阿忽然记起自己在大学体检时,自己就是0型血,所以,急忙对医:“医我就是0型血。”医“你能肯定吗。”阿坚定地:“我肯定,我在大学免费献过几次血呢,还给我发过献血证呢。”医高兴地:“那太,你先在外面休息等着,如需要我出叫你。”阿:“,医,你们一定要把阿抢救过。”

产房门又关闭,赵大婶忙劝阿强坐在椅子上,给阿强着宽心话,她是个善人,心人,人一定会有报,让阿强放宽心。赵大婶阿强焦急地又在产房前椅子上等着。

忽然,阿强赵大婶听到医院走廊里响起急促脚步声,阿强赵大婶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冯秀花丈夫刘庆急匆匆地走了过。”阿强赵大婶都急忙迎了上去,冯秀花忙:“接了阿强电话,我们就去机场,真是老天帮助我们啊,正有一趟飞机,我们就,孩子该早出了吧,快让我你爸看看。”柳庆也惊喜地:“今天真是运气,这么快就能赶,孩子在哪儿?”阿强含着泪叫了声:“妈,爸。”就扑倒妈妈怀里哽咽地不出话,冯秀花急切地:“阿强,出啥事,难道……”赵大婶忙:“孩子是龙凤胎,都很,就是阿,阿大出血,正在抢救。”冯秀花忙把阿强扶到椅子上坐下,柳庆急切地问到:“现在阿情况怎样。”赵大婶忙:“现在还在抢救,可能要输血,阿强正是0型血,这不正在等医通知呢。”冯秀花忙:“我也是0型血,我也能输。”大焦急地等在了产房门口,阿心里一遍遍地呼唤着:“阿啊,我,你一定要挺过啊,我们一就要团聚,我孩子们不能没有你啊!”

时间就像定住了似,产房门口还是静悄悄。又过了长时间突然产房门开,刚才又出,大忙围了过,问道:“医,阿情况咋么样。”医:“产妇血是止住,但血压还是有点低,得输血。”阿妈妈冯秀花忙:“我们都是0型血,现在就可以输。”医看看阿强冯秀花:“让这位男士输吧,跟我进准备验血,如果合适就马上输。”阿强忙跟着医进了产房,他隔着产房玻璃,看到阿上着氧气,一动不动地躺在产床上,阿心如刀绞,热泪止不住地流了下

验血很顺利,阿被安排在隔着玻璃一个座位上,医开始给阿输血,阿血一滴滴地流进血管里,阿隔着玻璃看到阿散乱着头发躺在床上,他心里有不出难过。

心里默默呼唤着:阿啊,我,阿知道你是一个坚强人,你一定会挺过。阿啊,快快吧,让阿热血为你驱寒,让阿热血为你助力,让阿热血永远注入你身体,让阿热血永远你相随。

渐渐发觉阿身体在动,医们发觉阿血压平稳,都长舒了一口气。输血结束,阿被推进了重症病房,阿含着热泪,握着阿手,深情地看着阿,一边给阿理着凌乱头发,一边怜爱地:“阿,你受累。”阿虚弱地:“我们孩子呢?”阿高兴地:“孩子都很平安。”这时冯秀花抱着一个,赵大婶抱着一个,高兴地到阿床前,阿看着可爱孩子们,心里特别高兴,身上轻松了多,阿忙端过小米稀饭鸡蛋,慢慢地给阿喂着吃,阿高兴地喝着,大都露出快乐笑容。

突然,赵大婶高兴地对冯秀花:“孩子他爷爷奶奶,快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李冯秀花都想了一会,柳:“男孩,就叫柳传龙吧。”大都觉,冯秀花也忙:“男孩叫传龙,女孩叫美凤,叫柳美凤。”赵大婶高兴地:“龙凤呈祥,喜庆名字啊!”阿也觉得孩子名字都起听。

经过在医院一段休养,阿渐渐康复,阿看着可爱又健康孩子,都爱不释手地看不够。赵大婶成了孩子专职保姆,冯秀花庆更是对孙子孙女疼爱有加,买了婴儿车,又买多婴儿用品,冯秀花庆觉得意有两个儿子在打理,决定要在阿这里呆一段时间再回去。

孩子们都出院,都高高兴兴地回了,宽敞明亮里,冯秀花赵大婶陪着阿照顾孩子。

忙着照顾面馆,意还是那样火爆,但最让阿高兴是回到里,看着孩子们可爱笑脸,阿心里是那样舒畅,身上觉有使不完劲儿,阿每天回都是乐呵呵,欢乐、谐充满了这个大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