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路(三)

小说:半条阴阳路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半坛子醋 字数:4327

离开的房间后,直奔厨房,他得这些鬼魂离开前,把爱吃的食物,让厨子将做法通通给自己抄录遍,尤其是那梅花酥。

午夜时分,吴伯前往卧室叫醒了起身,将镇尺别腰间,和吴伯起出卧室门,前往前厅。

接芍药母亲的鬼差早早的到了,个手上拿着铁链子,个手上拿着长绳子,压着芍药母亲的鬼差着尚说道,“尚大人,我们先行步,那阴阳路口等着您!”另个说道,“过您可得快着点儿,您应该知道,我们这阴阳门过了卯时外人可进!”

面无表情地着两个鬼差,“阿茶手底下的人,说话倒是越越有趣了!”尚闷哼了声,“说完了?还快滚!”

个刚想再和尚辩论辩论,却被另个拦住了,“做好自己的事行了!走吧。”说完,两个鬼差带着芍药的母亲路向西,慢慢消失了……

芍药着母亲远去的方向,带着猎户张起磕了三个头。

“女儿带着姑爷,最后次向您尽孝了。”芍药被猎户张扶起,今晚还有大事要做,耽误得!

“青,你记着,送往阴阳路的魂魄都是冥府愿收的,是怨气重的怨灵,是靠吸食阳气为生的恶鬼。管哪种,我们都要先行度化,度化成,再施行镇压,如果巧遇见了那抵死从的,你的镇尺和我送你的天蓬尺,都可以将它毁之,灭之!我说的,你可听明白了?”尚说完,别过头向了点点头,没有答话。

“好,咱们今日送完阴阳路的,多是像芍药样,并没做过什么坏事,基本都是错过了轮回的时辰,被迫留人间,或是死后放心下家中亲人的,这些都算恶鬼怨灵,这点你也明白吧。”尚又别过头,迎的还是个点头。

“吴伯,把香案抬上!”吴伯和猎户张将香案抬到了前厅的中间,香案上倒也繁琐,摆着个香炉,旁边放着的是檀香,奇怪的着尚,这香案上为何没有符篆?

“吴伯,会儿你留这,和老张着这香火,定要根香燃灭之前,点上另外根香插香炉里。”

“是,少爷!”

“是,师父!”

共有多少去轮回的?”

“九十七个!”

“好!青,镇尺给我!”

接过手里的镇尺,香案上敲,双眼闭,心念口诀,“天地灵元,皆听吾令,天衍四九,大道五十,远古诸神,九九归,即通阴阳,往生灵魂九十七!开!”说着,尚凭空画出张透明符篆,手掌推,符篆飞向香案上的檀香,随即点燃檀香,香火冲着向西的方向飘散着,这是的外公都做到的,顿时愣住了。

“手给我!”尚将手掌摊开,“会儿,跟住我!”见没动,尚叹了口气后,强行牵起了的手。

手握着镇尺和的手,另只手伸出食指与中指,随后将手指咬破,又空中,以血为朱砂,画起了符篆,这符篆冒着微微红光,甚是好,尚双眼闭,“天无忌,地无忌,阴阳无忌,百无禁忌,请通阴阳路,急急如律令!开!”符篆打镇尺的那瞬间,眼着两个人化作青烟,消失楼内。

阴阳路口,鬼差们正给每个前下冥府的魂魄用鬼绳牵好。此时着这阴阳路,灰暗,压抑,突然,听到了无数人的呼唤。

儿,过呀~快主母着,让主母抱抱!”

儿,母亲好想你啊~”

!你给我站那!为父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

声声的呼唤传入的耳边,像着了魔样,步步开始往阴阳路的另边走着。

有所察觉,因为的手正点点的抽离,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尚喊了几声,则是点反应都没有。尚随即拉住的手,抬起咬了口。

“青?”着站原处动的,尚开始后悔这次为何没有带清心铃!

啊,我刚刚到主母,母亲和父亲了。”低着头,这刻真的好想他们……

“别怕,那都是幻觉,我错了,错了,以后会了。”尚责备自己这次的失误,若是带着清心铃,刚刚的事是绝对会发生的。

“你直想这冥府的阴阳路吗?,我带你走走。”接下带着开始了阴阳界线的参观,这两个人,说好听点是度鬼魂的,说难听点旅游的!

“你啊,这阴阳路中间有个石界,我们现站的这边是阳界,石界那边是冥界。人呢,是过去石界的,但是魂魄可以。所以那些能够通冥府,生死的人,都是魂穿过去的。”

抬起头所指的地方,道路两边摆放着高高的石柱,转头问着尚,“这石界很高吧。”

“嗯,通天的。”尚语气温柔的说着,这还真是个好奇宝宝。

“那对面那个是什么?”

“那是阴阳门,过了阴阳门是地府,下地府的鬼魂要先经过阎王殿,判官会拿出阴阳卷,阳卷上会写着鬼魂阳间的生功过,阴卷上则是写着鬼魂的生死寿夭。做过坏事的,会被送到冥王阿茶的地界,抽筋剥皮,蒸煮拔舌,阿茶做这些可行了,过还是要坏到什么地步。如果是阳寿未尽被杀害的,到冥府也可找冥王告状。那些没做过坏事的,或者做过善事的,会送往孟婆处,喝上那碗孟婆汤,断今生,判生!最后是过奈何桥通往生路了。”尚将冥府里仔细的介绍着,可是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过些日子我带你魂穿冥府,到时候我再带你好好逛逛那冥府!”

着鬼差也差多清点完人数了,带着往阴阳路口走去。

“尚大人是真有雅兴,我还是头次见我冥府门口逛街的!”

个鬼差刚清点完人数,抬头见尚二人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心里实是气过,他尚是说送人的吗?这哪是送人啊,明明是逛街!

根本没理这个鬼差,而是向另个鬼差问道,“九十七个,都过了吧?”

“是,正好九十七个,多,少!尚大人,您这是要回去了吗?”另个鬼差回答着尚的问题。

“嗯。”尚点点头,又向那说话语气太好的鬼差,“回去告诉阿茶,过几日,我带人去她那坐坐!”

说完,掏出镇尺,心中默念咒语,“天无忌,地无忌,阴阳无忌,百无禁忌!回!”两个人化作青烟,回到了楼。

阴阳路口,两个鬼差将魂魄全部用鬼绳绑好,三尺个魂魄,算上芍药母亲,共九十八个,然后两个鬼差后,带着魂魄走向了阴阳门的方向。

楼内,吴伯正回踱步,这少爷和小少爷去的时间也太长了,怕是出什么事了吧。

正想着,两个人从正门进了,“少爷,你们这是……”

“袄,青饿了,我着天也放亮了,先带着他去街头那家馄饨摊上,吃了碗馄饨。怎么了?”

完全记得吴伯和猎户张还等着他们两个回。况且他们俩个去的可是阴阳路,尚倒是没事,可是这小心很有可能了!结果这两个人居然连个动静都没有的,去吃馄饨了。

“芍药呢?”四周见芍药的身影,便问着猎户张。

那!”猎户张指了指屋里椅子上趴着的芍药,这几日也算是悲喜交加了,真的累坏了。

“大家都累坏了,都回去休息吧。”尚着这楼里剩下的这几个人,只剩下吴伯,芍药,猎户张,和自己,心里突然空唠唠的。

“是。”猎户张答了声后,抱着芍药回了偏园。

吴伯也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拉着刚准备回房间,突然快步跑向自己的房间,尚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身后紧追着进了卧室。

!没有都离开,还有他们!”拿出了枕头下的羊脂玉,回头给了尚个微笑。

“什么啊?”他们都忘记了,这羊脂玉里,还温养着对兄弟,大宝和二宝。

“夏师爷的两个儿子啊!你记得了吗?”抬起手中的羊脂玉,提醒着尚

,我们还真如你所说,御百鬼,探人心的啊!”

着羊脂玉,这兄弟俩也是时候该放出了。接过手里的羊脂玉,“你也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好。你也是。”说完,忘给尚个暖心的笑,这要紧,尚回去后,辗转反侧,怎么也睡着了。

着,尚无奈,只能起身翻着大厨留下的食谱,最近闲无事,现又是梅花开的正盛的时候,倒是时候该学学这梅花酥了,尚眉毛挑,拿起食谱,先去采了梅花,然后带着梅花和食谱向厨房走去了。

先制作水油皮:面粉,猪油,糖和水,按比例放好,揉成团。

然后是做油酥和熬制梅花酱,

油皮,油酥醒好后,各均分为六份,开始制作梅花酥:取份油皮手心按压,将份另外颜色的油酥包裹,用虎口慢推至粘和,收口朝下,开始擀饼,用刀做出梅花的形状,然后下油锅炸,最后梅花酥中间放上点熬制好的梅花酱,嗯,真香!

“青!快醒醒,开饭了!”

远远的,尚开始叫着,可是睡的太死,尚进屋后,将梅花酥放桌子上后,走到床边,开始摇晃着,“青!青!起吃早饭了。”语气温和,是那种忍心叫醒对方,但又怕对方吃到梅花酥的温柔。

过尚最后还是决定叫醒,毕竟,这可是尚大厨第次做饭,心里的兴奋压抑住了其他的所有情绪。

被叫醒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感觉自己刚睡着,被吵醒了。“啊,什么事啊,这么急着把我叫醒。”

拉着走到了饭桌前,“快尝尝!”

“哪的?”着桌子上奇怪的东西,这……是吃的吗?哪捡的?

“尚大厨我亲手做的,你快尝尝!”尚动筷子,便自己拿了块往嘴里送。想躲,但又想毕竟是尚次做饭,还是给些面子的好。张开嘴接过了尚手里的梅花酥,是苦的……

“好吃吧!”尚吃的特别快,以为是因为好吃,赶忙又递过去了块。

,你也尝尝吧。”推着尚的手,或许让他自己吃口,他明白这东西是谁都做的出的了,也是谁都能当大厨的。

“我刚刚厨房吃过了,你用给我留,快都吃了吧!”

“哎呀,,我现动啊,然我们去小九吧!”

“也是,早上天没亮你吃了大碗馄饨,那先放着吧。”

谢天谢地,庆幸着今天天还没亮,自己的肚子饿了,庆幸着街头那家馄饨摊,今天早上早早地开门,庆幸着自己口气吃下了大碗馄饨,然,这几个梅花酥全都吃下肚,怕是用等尚带他去冥府,自己能飘悠悠的过去了。过,这尚是没有味觉吗?这么难吃他都吃

“吴伯,把芍药他们都叫过,我正好还有事要说,记得让他们把小九抱过。”吴伯刚起床,正准备往少爷房间走着,结果没走几步,听到自家少爷的呼唤,这少爷,大早的睡觉,又发什么疯。

吴伯远远的答应了声,转身向偏园走去。半个时辰后,几个人整齐的站前厅,则是抱着小九,椅子上坐着,谁都明白,这位少爷今天是怎么了。

“你们几个,太像话,太阳都升起了,你们却还睡,还要本少爷亲自去请是吗?真是越像话了。”尚掐着腰,前厅回走着,训着这几个听话的徒弟,活活的像个泼妇。

“现楼里,剩咱们这几个人了,辈分嘛,我觉得有点乱,所以今天咱们从新排下。”

“大少爷。”尚指了指自己,

“二少爷。”又指了指

“大小姐。”自然是这楼里唯的女主人,芍药了。

“老张嘛,自然是姑爷。”

“吴伯,还是管家。”

“目尘嘛……小公子吧。”

到头,安排通,下人个没有,个个单独领出,都是能当家做主人。

“还有个事儿。”尚拿出今早给他的羊脂玉,“你们两个还打算出吗?”随即,羊脂玉里传阵温热,大宝和二宝从羊脂玉内出了。

怀里的小九突然转过头,着这两个魂魄,伸出小手想要去摸,大宝和二宝两个,也慢慢走近小九,这刻,小九“咯咯咯”地笑了起着尚这三个将的关系也早已经注定了。

“那把他俩留着?”尚小声问着

“这还是要问他们俩自己的意见,可强留的!”也小声回答着,能为了给小九找玩伴,阻挡了兄弟两个的轮回路。

“大宝愿意!”大宝抬起头着尚,反正也知道轮回以后还能能和弟弟起,倒如和弟弟楼,而且眼前的这个孩子,好像也很欢迎他们兄弟两个。

“二宝也愿意!”二宝上前拉住了小九的手,“等他再大些时候,我还可以教他识文断字!”

点点头,表示同意这兄弟两个留楼了。

“还有个事,以后咱们楼分三家,芍药和老张家,大宝二宝和吴伯家,我和青家,会都各自回自己的院子里,这前厅……留着会客的时候用吧。”

其实这样也挺好,尤其是对芍药家,尚希望他们接触太多其他的人,毕竟,谁好谁坏,眼睛是的。

突然想起了镇沅州的事儿,感觉也确实该出去躲躲了,然后众人离开前厅之前,又说了句。“那个,为了庆祝咱们这楼重建,过几日,我带着大家,路向南,踏春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