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懿入狱

小说:暗妃难防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鱼珃小小 字数:1911

回到京城府邸便得知赶月回了。

他眯了眯眼看着赶月带回大箱金银珠宝,意料之中的事便是从不肯轻易受他的恩惠,不过如此大手笔想必叶也心疼许久吧。幻想着揪成团的小肉脸他竟些愉悦,冰冷的俊颜微微缓和了些,如冬日枝头融化的露水般清冽舒畅。

“多派些人跟着罢。”说罢他便回了书房,残星赶月跟着进去汇报这段时间收集的情报。

寒橘躲不远处近乎痴迷地看着慕的俊脸,从前只想着做个侧妃能长久陪伴王爷身边。可现入了府连见他都不能,更别提以前般战场上共同进退了。咬了咬唇,他现甚至不愿意和起用膳了,肯定是那个叶的蛊惑,个身份卑微的孤女竟怎么配?

“王爷,近京城又些躁动,那股势力蠢蠢欲动地联络着各方。”

“哦?”慕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袖,那人总算是忍不住了么。

林清洺下广州处理些事务,叶日日去食府照看,研究些食谱过得本滋润,却总也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小姐,你的魂是不是跟着林少爷飞到广州去了呀?”

茶也看出的心不焉,总是以此调笑着。叶只是笑着拧的手,心里偶尔也会咯噔下。

茶你看,这太阳还亮堂堂的,雨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倒很稀奇。”

“是呀。”

莫名想起那句诗,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晴。

“把窗子关上吧,怪冷的。”起身关上了纱窗,忽地看到了个黑色身影,叶晃了晃头,再细看却没了,想是自己花眼了。

府中待了,不知为何总想着看看叶,他从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轻功闪便了。方才看到依旧安好,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样子让他心中多了分安定,这种感觉他并不熟悉却不觉得讨厌。

,别睡了,发生大事了,”

茶本不想吵醒叶,但是说了京中若大事发生就要及时告诉

“嗯?”叶翻了个身,压着被子滚了圈。

“车离国公主被抓了!”

“哈?”这次惊醒了,猛地骨碌翻身起,灵懿近日风光无量,皇帝钦赐府邸,只等二皇子不日归完婚,怎么会突然被抓呢?

茶,我们出去瞧瞧。”叶正欲穿鞋出去,门外传阵叽叽喳喳的声音,顾茶走过去打开窗子,嘟嘟摇着胖乎乎的身体飞了进热切地围着顾茶和叶转了几圈。叶伸出手掌,它就落手心里整理羽毛。

“哎呀,嘟嘟越越圆了!”

“咕咕,咕-”嘟嘟仿佛听懂了茶的调笑,伸直了脖子叫唤。

摸了下它的羽毛,从它的脚上抽出细小的竹管,林清洺动作真快,想必他皇宫中眼线,而车离国公主被抓也几天的光景了。

见字如面,安好勿念。

近日宫中异动,旁观即可,小心圈套,事情另真相。望安。

清洺。”

他的字贯隽秀干净,叶算算日子,十多日不见他信了。

,我们怎么办?”顾茶捻了些小米粒喂给嘟嘟,叶正托着腮帮子趴桌子上想事情。

总觉得事情不简单,背后总像是只手推动着。可却没头绪,毕竟事关皇宫,还是先听林清洺的罢了。

深夜。

“王爷,那人去了天牢。”

“呵,他总算忍不住了?”慕写字的手顿,露出丝意味不明的笑

“王爷我们是不是所行动?”残星看着他的笑耸了耸肩,每次王爷这个表情就人要遭殃了。

“暂时不要行动,加强府里的暗卫。”慕眯了眯眼,他现的实力还是无法与那人抗衡,操之过急只会打草惊蛇。

“是。”

“叶府那边怎么样?”慕冷不丁冒出句话,残星愣了片刻立刻回话道:“叶府暂时安全,”

“嗯。”慕神色掩黑暗中,晦暗不清。

“不过,叶小姐这几日好像不大舒心。”

“嗯。”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冷冷的,残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但是主子说了切事都要通报,他执行命令没,没错吧?

“你去找个身形与本王相似的暗卫。”

“是。”残星躬身行礼后就忽地消失了。

灵懿的下落,却等了两个消息,坏--林清洺要回了以及慕胜将近日为慕举行分封亲王大典。

按理说分封大典并不需女眷出席,但慕胜偏设立了宴席邀请各家官宦小姐,想必也是醉翁之意不酒,慕尚未婚配正是该选位王妃或者侧妃,虽然他生母出身卑微,奈何他年纪轻轻却战功煊赫民心呼应,因此所娶的妃子家族势力也会处于个尴尬的境地。太子慕霁虽不如慕军功卓越,但其温润的气质和处政能力也是众人认可的,嫡长子的身份更使其尊贵,这也是太子已经成年却并未婚娶的原因。

总而言之慕的婚事会很棘手,无论是慕胜赐婚还是他自己选择都不可避免地朝堂众臣的注视之下。慕再是军功赫赫,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婚姻,生帝王之家难逃尔虞我诈。 不过那又什么,或许慕根本不乎自己娶的是谁,这样冷血强势的人会懂什么是情投意合吗?

是不愿意去皇宫的,总感觉那些权势之下的阴谋会将卷入,但不得不去试探,身世的迷雾,师傅的失踪,仿佛背后只手操控着这切。眼下的安慰便是林清洺对没什么图谋,好歹算个支撑罢。

还好过几日他便回京了,也许能带给些意想不到的消息。

茶掀开帘幔进就看到叶傻笑,放下果盘摇摇头走过去附耳边喊了声。

“呀,怎么了?”

“你想什么呢,不会是想哪家公子吧?”

推了把,自顾自地拿起茶杯喝了口,这丫头越越大胆,老是调笑。“说什么呢你。”

“噫噫噫,不说了不说了,”副我都懂的模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你,”叶顺手拿了颗葡萄就塞进嘴里。“多吃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