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养鬼之术

小说:暮域硝烟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武曲天同 字数:2654

“什养鬼之术,云爷,别自己嘀咕了,赶紧解释下。”牧催促

可是失传近万年的功法了,囚禁只怨念极深的鬼魂,用活人的血肉不断滋养,怨鬼会不断产生大量的鬼气,再以特殊的容器收集起来用于修炼,种精纯的鬼气不亚于颗高级晶石了。”云爷解释

“高级晶石?晶石还分高级低级?”牧好奇

“当然分了,不会以为的那小石头是好东西了吧,那不过是最低级的晶石,颗高级晶石所蕴涵的元力是那小石头的百倍。”

厉害,可是人能吸收鬼气吗?”

般来是不能的,不过如果有相应的功法那可以了,白了是如何把鬼气转换成人族能吸收的元力。”

个陶罐里是养的怨鬼?”

“错不了,那些符文是压制怨鬼用的,四周墙壁上的符文是用来防止鬼气外泄的,要不然在洞口能感受鬼气了。”

“什人会在里养鬼,难是用村民的血肉……”牧不想继续再想下去。

个地方好,阴寒之地,南有森林北有大河,而且座山是山脉的正中,绝佳的养鬼之地。”

“行了,别感慨了,用种阴毒之法残害无辜的百姓,为了修炼资源?”牧愤恨地

“人心的贪婪哪有止境,陶罐中产生的鬼气,足够个家族培养数位高手了。”

“可都是用条条人命换来的,他们难如此丧尽天良吗?”牧情绪有些激动。

“牧了?”旁边的富贵儿看有些不对劲。

看着那台上的陶罐,紧握的拳头有些颤抖,恨不得马上动手将邪恶的东西打碎。

“我劝别干傻事。”云爷自然感觉了牧的怒气,可还是劝

“为什,难任由邪恶的东西继续吞噬人命?”牧不能理解。

“冷静点吧,鬼魂本有怨恨,又被囚禁了多年,现在打破罐放他出来,不光完蛋,我估计它杀光整儿村的人也未必能缓解了怨气。”要是现在打碎了陶罐,害人害己。

“那办,样放着不管?”牧恨恨地

时,牧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和富贵儿对视下,赶忙找了个骨堆后面藏了起来。

会儿个身影走进了大厅,牧看竟然是早上看的那个疯,不过此人现在没有丝疯癫的模样,脸凝重地盯着陶罐。

是他是养鬼之人?便有些情绪失控,不经意间露出了丝气息。

“什人,出来!”疯似乎是感觉了异样,大喝声。

见状也不再隐藏,起身走了出来,脸仇恨地盯着疯,可是让牧没想的是,那疯竟然也用同样的眼神盯着自己。

两个人同时指着陶罐:“东西是的?”

冷哼声:“别装了,堂堂的村长大人背地里竟然干种人神共愤的邪恶之事,不知死了之后有什脸面去面对自己的村民。”

也不甘示弱:“多年了,终于被我找了,畜生,还我村民命来。”

着二人便动起手来,看着没什起眼的地方,但是竟然也有二阶的实力,牧虽然是阶,但是功法战技超然,二人打了半天也没分出胜负。

最后二人累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着对方。

先开口:“小畜生,年纪不大却如此歹毒,使用种邪法屠害百姓,……是那里来的?”

有病吧,早上我们还见过,怎,被发现了秘密连人都不敢认了。”

“什?胡,我们什时候见过,些败类,我不会放过们的。”

时,大厅中的符文突然亮了起来,台上的陶罐也微微抖动了起来,不会,大厅的顶部出现了个旋涡,个人影从天而降,重重地落在了牧身上。

刚才和疯大战了许久,元力消耗很大,反映慢了许多,要不然也不可能躲不过下,勉强起身看着落下来的人,手脚被绑着,口中还塞着团破布。

看脸,牧大惊:“牧胭!从上面掉下来的?”

牧胭自然也看了牧,挣扎着想要话,可是口被堵着,手脚也被捆绑,只能在地上来回地摆动。

刚快上去把破布拽出来,又给牧胭解开了绳

“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了。”牧胭哭着抱住了牧

“没事了妹妹,底怎回事呀?”牧安慰了下然后问

“我在婆婆家跟小美正在玩,可是突然有很多村民过来把我绑了起来,还外来人打扰了神明,然后把我带片空地上,有人呜哩哇啦的些我听不懂的话,所有的村名都跪下了,我感觉他们把我扔进了个大坑里,最后我里来了。”

“为什,那些村民们想干什?”牧愤怒

陶罐不是们的?底是什人?”旁的疯突然问

“当然不是我们的,我们昨天才来,刚刚发现个地方。”牧盯着疯

好像自言自语:“当然不是们,不是们,不好,赶快离开。”

的话还没完,只见那陶罐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股黑烟冒了出来,直向众人飞来。

大喊:“快跑,被黑烟碰会被吸干血肉的。”着拼命向外跑去。

反应也不慢,拉起牧胭跑,富贵儿更是第时间蹿了出去。

直跑洞口,疯才停了下来,牧他们也紧跟着跑了出来。

喘着粗气:“行了,出了洞安全了,它追不了那远。”

看着疯:“底是谁,切真不是做的?”

看了看牧行人认真地:“我叫王奎,个村的村民,也当过村长。”

听他的和老婆婆的的信息差不多,不过他还想知些更重要的,于是问:“个村底是怎回事?”

眼神有些暗淡,低沉地:“从我记事起,似乎是受了诅咒,里面的人无法离开,后来我当了村长,看着村里的人越来越少,我想要探明切,于是天我带着几个志同合的朋友走出了村,可是出去没多久,我们脚下出现了奇异的旋涡,然后我们落入了刚才那个大厅里,看着地上片片的白骨,我们都非常害怕,可是更令人恐惧的是那个陶罐,它散发出来的黑色烟雾,可以吞噬人的血肉,看着身边的朋友个个被吞的只剩白骨了,我都忘了逃跑了,不过在烟雾接触我的时候,我想起了家传的套封印功法。”

是封印师?”听里,牧兴奋

“封印师,个名称我可不敢当,我家祖上或许出过封印师吧,不过我会点皮毛。”疯封印师个称号也是自嘲

“那后来呢?”牧胭好奇地问

“我用了封印术,虽然保住了性命,可也是受了烟雾的侵袭,时常会头痛欲裂,有时也会昏倒,醒来完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

“那邪恶的法术底是何人所为?”牧

“我当时也和们有样的想法,为了查清真相,我直装疯,经过多年,总算是有点进展,我发现每年年初,失踪的人都会多些,以后的月份,人数很少,,而且近些年来随着外面来人的减少,也不知怎出来个大祭司,每月祭奠神明,谁惹了神明不高兴,会被丢进祭坛的里。”

“对对,我刚才被丢进去的。”牧胭听叫

继续:“我的家族以前也是修炼者家族,也有不少藏书,我也看过关于养鬼之术的介绍,没想歹毒的法术竟然还有人在用,而且用在了里,我发誓定要找出幕后之人,为村里的人报仇。”

“找恐怕也报不了仇了。”牧听完冷冷地

“为什?”疯有些激动地问

“我在城守府看过青灵城管辖区域,并没有个通幽村,或者通幽镇,也城守府已经放弃了个地方,想想,什样的人能让城守放弃个数万人的镇?”牧

有更高位的人已经向城守施压,为什些人把人命当成什了。”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浑身不住地颤抖,突然他抱住了头,痛苦的在地上打起了滚。

想上前帮他,却被他下撞开,疯哀嚎着跑进了树林。

追了上去,可是会儿便见不人了。

无奈地回洞口,牧胭走过来问:“哥,我们现在怎办呀?”

坚定地:“养鬼之人定要找出来,怨鬼定要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