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 搬出牧府

小说:纯阳丹尊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东风化语 字数:2685

看到牧凡进来,牧峰的一双虎目顿时看过来,双目如电,给人一种浓烈的压迫感。

上位者的一种威压,牧峰掌管牧上下数百人,身上然带着一股迫人的气息。

“见过父亲!”牧凡大步走到牧峰的身前,躬身行一礼。

牧峰淡漠的看着牧凡,:“听说前几日,你打陈雷?”

!”牧凡点头,事实,无法否认。

“然后你又主动和陈飞约下生死斗,并且杀?”牧峰步步紧逼,怒气隐现。

!”牧凡依然点头。

“你承认就好!”牧峰猛然一拍桌子,身上一股冰冷的气息散发而出,冷声:“孽障,你可知罪?”

感受到父亲身上传来的强大压力,牧凡没屈服,而倔强的:“不知父亲,何罪之?”

“一、你和陈飞没解不开的仇怨,却约下生死斗,第一罪;二、你和陈飞的战斗时,当时你明明可以不杀对方,但最后又为何突然下杀手?为出风头?你可知你为制造一个强大的敌人?第二罪!三、你目无兄长,不敬长辈,错不改,第三罪,三罪,说错?!”

牧凡听着父亲的一句句质问,心中冰凉无比,一时间,竟然忘回话。

“恩?”牧峰冷哼一声,顿时,整个屋子里的温度好像下降几分。

牧峰的实力强大无比,据说,已经步入元气境七重,在整个黑岩城,屈指可数的高手,身气势,一般之人根本承受不

牧凡最近实力突飞猛进,而且,骨子里一股桀骜不驯,面对股气势,不但没畏惧,反而站直身子,看着牧峰:“一、陈飞辱及母亲,不杀,不为人子!二、既然生死决斗,然要以一人死亡告终,既然应战,就做好面对任何后果的准备!三,所做之事,上无愧天地,下不愧本心!反而用心之人在搬弄非!所以三罪,不能认!”

牧凡心中激愤,并没己中毒的事情说出来,,就算己说出来,也无用。

“好!好!好!你还敢狡辩!”牧峰怒极反笑:“真翅膀硬,你可知,就冲你态度,今天就可以将你当场击毙!”

闻言,牧凡顿时冰凉无比,不想再争辩,只:“如果父亲觉得,可以杀,但三罪万万不会认!”

牧峰怒气爆发,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气息,的手掌高高扬起,但犹豫片刻,却又放下。

片刻之后,牧峰突然转移话题,:“你可知,陈风华已经将陈飞的爹,也就陈风笑逐出门!”

“不知!”牧凡还真的不知个消息,不禁很意外。

“好一个不知!”牧峰:“陈风笑碍于身份,无法找你报仇,所以主动要求城主将逐出门,心,要杀掉你!而城主表面没说什么,但已经多方对施压,现在的几门店,频繁遭到城卫军的骚扰,样下去,牧迟早要完。除非,们找到要找的人!”

闻言,牧凡虽然不知父亲为何没己动手,但后面段话听明白,父亲在暗示己,让己主动承担责任。

牧凡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的:“父亲,知给牧惹下大麻烦,因此申请搬离牧府,如果被人杀掉,死在外面,也和牧什么关系!”

牧凡早就搬出牧府的念头,一次,看到父亲的态度之后,牧凡正好找一个借口,离开牧府。

牧峰眼睛微眯,盯着牧凡:“己提出的!没人强迫你!”

己的要求!”牧凡昂首挺胸,一脸倔强。

“既然如此,就成全你!”牧峰面无表情的:“三天内,你就将原本的院子腾出来吧!”

!”牧凡点头。

“好,你去吧!”牧峰挥挥袖子,对齐管:“你带去账房领取两百金币,免的出去被饿死。”

!”齐管弯腰行一礼,然后带着牧凡离开。

而牧峰看着牧凡离开的背影,喃喃的:“既然碍于当初的誓言,不能杀你,那就让你灭吧……”

…………

……

三天后,牧凡从牧府搬出,住到黑岩城西的一处普通小院当中。

处院子牧凡花两百金币买下来的,现在每日炼制丹药出售,身上倒一些现钱。

小院并不太大,但胜在清净,周边的环境也不错,而且离田虎们比较近,什么事情也方便一些。

而牧凡搬出的时候,整个牧府,除叔,竟然没一个人前来送行。

叔,您回去吧!”牧凡看着叔佝偻的身影,些感动。

“哎,叔没用,帮不你!当初答应你娘……”叔情不禁的说一句,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转移话题:“你独在外要小心。”

娘?”牧凡一愣,旋即猛然盯着:“答应娘什么?”

“没,没什么!”叔眼神闪烁。

“你在骗!”牧凡大声:“你一定知娘的事情对不对?为什么些年来从没人提过娘的事情?娘又怎么死的?”

在整个牧府,很少人提到牧凡母亲的消息,牧凡只知,母亲在己很小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死,虽然大都说郁郁而终,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样。

经过些年的探查,很多线索都指向大房和牧华,但牧凡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对么冷淡甚至冷漠?牧华和大房又为何要谋害己的母亲?难避免己威胁到对方的地位吗?或者原因?

个问题困扰牧凡很久,但一直找不到答案。

牧凡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得到母亲的消息,而且看样子,叔和母亲竟然很熟。

当初答应你娘,要照顾你!”叔的眼中满伤感:“而且,答应过她,替她保守秘密!”

她的儿子,权知母亲的一切消息!”牧凡坚定的看着叔。

“……”叔和牧凡对视一会,最终叹一口气:“好吧,今天,就将的事情,告诉你!”

“好!”牧凡激动不已,从小到大,只知己的母亲个婢女,其的竟然一无所知,今天,己终于能够知母亲的消息,如何不激动?

“走吧,咱们去喝一杯,慢慢说!”

叔当先向前走去,然后们两个来到一个小酒馆中,点两个菜,要一壶小酒。

牧凡坐在那里不喝也不动,只紧紧的盯着叔,眼中满期待。

叔喝一口酒,:“你母亲的来历,其实也不很清楚!”

“额!”牧凡愕然,未免也太敷衍

“只不过在牧府比较久,所以知后来的一些事情!”叔没理会牧凡的表情,眼中满回忆之色:“记得一天,那一个雨夜,主从外面救回来一个女子,个女子伤的很重,直到过大半个月,她的伤势才稳定下来,不过,留下病根。”

“牧府很大,但又很小,很快,整个牧府都知个女子。”叔又喝一口酒,接着:“个女子长得并不算很漂亮,但她身上带着一股令人不敢亵渎的高贵气质,但,她伤势好之后,竟然在牧做起下人才做的事情!”

“就样过两个月,突然一天,个女子怀孕,据传言,主酒后乱性之下……”叔说到里,并没说下去,但牧凡已经明白,因为个情景,十几年来,已经被人说无数次,在整个黑岩城,没人不知牧凡主酒后乱性之下,和婢女所生。

“十月怀胎之后,女子生下一个男婴!女子就你娘,男婴,就你!”:“但你娘一直不快乐,没谁知她在想什么,包括主,虽然外面传言,你娘主动勾引主,但,她不,因为她从来没主过面子,而且,主好像些怕她……”

“再后来,你娘的病情突然加重,不久之后就去……”:“的也就么多,其实,和你娘也没什么交集,们总共也不过就说几句话,但你娘在临终的时候,给一件事,并让照顾你!”

“什么事?”牧凡忙问

“你娘的身份不简单……你手上的戒指,也许能够让你找到答案!”

“什么意思?”牧凡浑身一震,感觉己好像抓住什么,但又没丝毫的头绪。

叔摇摇头:“就不知!你娘说,如果你天资聪颖,可以把事告诉你,如果你资质平庸,就让个消息带到棺材里。”

娘的身份不简单,但她却受重伤,独流落到个陌生的地方,显然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牧凡眼中光芒闪烁,小聪颖,善于独立思考,所以只瞬间,就想到一种可能:“娘不让你告诉些,肯定保护!”

“恩,孺子可教也!”叔点点头。

“你还知什么?都告诉吧?”牧凡眼中带着哀求,傲骨,性子倔强,根本没求过人,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