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 风云初动

小说:纯阳丹尊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东风化语 字数:2665

牧凡眉头皱起,道:“知道陈少叫我何事?”

“哼!”陈怒哼一声道:“长这么大,还没人这么羞辱我,今天,给我一个交代,别想走!”

牧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哦?那你待如何?”

“从我胯下爬过去,这事咱们就一笔勾销,然,今天就打断你腿!”陈趾高气昂,很显然没把牧凡放到眼,自己早就步入炼体七重,拥着两千五百斤力气,牧凡据说只炼体三重,对付轻而易举?

周围来往人,顿时停下脚步,将这里围起来,然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看热闹。

“这黑岩四少吗?又要祸害人!”

“这个乞丐要倒霉过这人看着好像些眼熟啊?”

“咦,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对牧凡!牧家那个庶子,婢女生!”

“嘘,小声点,可怜人!招惹陈少,今天恐怕免被羞辱一番!”

“切,你们俩知道吧,刚才在酒楼,两人就发生过冲突过这牧凡也真邪门,往那里一站,上竟然散发出非常恐怖气息,把这个陈少吓动都敢动,当时脸都白!”这时,另外一个人插嘴道,显然,这人之前在酒楼吃饭客人。

“真?这么说牧凡实力大涨,这次好戏看!”

众人紧紧盯着场,想要看两人表现。

牧凡看着陈片刻,然一口气道:“一定要这么做吗?没办法?”

错!”陈得意非凡,以为牧凡怕

“好!”说着,牧凡大步向陈走来,每走一步,气势就攀升一分,等走到陈跟前时候,上已经凶气滔天

“吼!”牧凡大吼一声,如虎啸山林,让周围之人吓一跳,然一拳捣出,拳风凌冽,气势骇人。

同样变色,感觉到,自己好像在面对冷血凶兽,山霸王,一时间心神打颤,气势上就先弱几分。

好歹也炼体七重,虽然这些年声色犬马,根基稳,但也比牧凡强少,因此只见左脚向前跨半步,然子微沉,重心下移,弓步出拳!

碰!

两人拳头撞击到一起,发出一声闷响,然牧凡蹬蹬蹬连退五步。

“嘿嘿,原来绣花枕头,用!”见牧凡被自己一拳击退,陈放下心来,刚才,可被对方吓得轻。

牧凡看着对方,一脸淡然,从刚才一击发现对方实力也过比自己稍强,多四五百斤力气而已,这样差距,并可逾越

牧凡闪过兴奋之色,之前,自己可没少被这些人打,虽然每次自己都奋力反抗,但结果总被打鼻青脸肿,而现在,自己就能和陈硬拼一记,而且只退几步!

这说明,自己这些天勤修苦练,没白费!

一时间,牧凡眼战意,血在沸腾,在渴望战斗!

“今天,就让我看看,你到底多强!”牧凡大吼一声,脚下猛然一跺,带着一声闷响,形顿时迅速向陈冲去。

“猛虎扑击!”

这一刻,牧凡好像真猛虎,向对方扑去。

这一扑,已经具备猛虎扑击精髓,如疾风闪电,干脆无比,威猛无比!

这一招看上去虽然凌厉,但并没放到眼,冷笑道:“原来大路货色五禽炼体术,这法门易学难练,只要没大成,我就惧!”

想到这里,陈体微微弓起,如一张紧绷弓弦,两千斤力气,随时准备爆发。

眼睛紧紧盯着牧凡,看到者眨眼间就到眼前,禁大喝一声,巨力爆发,挥起铁拳猛然向牧凡面门砸去。

准备只用一击,将牧凡干净利落打败!嘴角勾起一抹得意微笑,好像看到牧凡跪地求饶景象,还众人崇拜眼神!

,事与愿违!

牧凡看到陈猛烈一拳,哈哈一笑,然脚尖在地上一点,体竟然转移方向,嗖一声,险之又险从陈拳头边上擦而过,然猛然跳起,对着陈腰部踹去。

想到牧凡动作竟然如此之快,想要躲闪已经及,因此被牧凡结结实实腰部,只感觉到腰部一阵火辣辣疼,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而牧凡借势体倒翻而出,在空一个鹞子翻,然平稳站到地上,冷静看着陈

这些天,在黑风岭和无数妖兽战斗过,生死厮杀,再加上超强大脑,造就无比恐怖战斗本能。

而陈,只靠家族资源堆砌起来实力,根本发挥出应战力。

强烈痛疼感,让陈愤怒已,而且,着两千五百斤力气,竟然被牧凡击退,这让感觉颜面尽失,禁怒吼一声,赤红着眼睛,向牧凡扑来。

“咿呀呀~”

小貂在战斗刚开始时候,就跳到街道旁边扶栏之上,看着两人战斗,兴奋两只小爪子断舞动,好像在说:“打啊,打啊,牧凡加油!”

牧凡看到陈疯狂攻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断腾挪,时而如灵猿跳跃,时而如猛虎扑击,和陈缠斗在一起。

突然间,陈看到一个机会,顿时拧腰出拳,全力气通过脊椎大龙,然向右臂凝聚而去。

手臂竟然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爆鸣之声,而胳膊,好像也粗大几分,然,一拳带着凌厉劲风,向牧凡攻去。

“伏虎拳!”

眼睛赤红,你模仿老虎吗?我就以伏虎拳克之!

牧凡见躲掉,猛然大喝一声,子晃动,形态憨厚,犹如一头笨拙黑熊一般,然肩膀使力对着陈铁拳扛靠而去。

《五禽炼体术》熊戏当“扛靠式”,又名“黑熊扛山”,攻击力最强一式。

碰!

两者接触,牧凡竟然被直接打飞。

同时,牧凡好像听到一声微弱碎裂之声,好像骨头断裂

好!”

牧凡子落地,在地上一个翻滚,重新站起,揉肩膀,只觉得疼痛无比,但骨头好像并没事情。

“哇~疼死我!”

但陈一声,跳起来,甩着右掌,看样子,刚才骨头碎裂声音,手掌

见状,牧凡一愣,然嘿嘿笑起来,向陈大步走去,上战意升腾!

右手骨骼碎裂,已经无法战斗,更可况,已经被牧凡吓破胆,看着断接近牧凡,禁叫道:“你别过来,要过来!”

李明非、杨天落还牧云被之前一连窜变化惊呆,此时,听到陈喊声,们才回过神来,连忙挡在牧凡和陈间。

杨天落威胁道:“牧凡,你一个小小庶子,竟然敢打陈家小少爷,你就等着受罚吧!”

“受罚受罚我知道,但我知道,你马上就要挨打!”说着,牧凡竟然向杨天落走去,看样子准备动手打

杨天落见状,吓一跳,连忙和李明非、牧云们拉着陈逃跑。

牧凡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只觉得心畅快无比,然带着小貂,继续向牧府而去。

“站住,这里牧府,闲杂人等,得入内!”

走到牧家大门口,两个门卫立马将牧凡拦下来。

此时牧凡衣衫褴褛,头发散乱披在脑,体格健壮,看上去充满危险气息。

“我牧凡!”

牧凡心些恼怒,过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形象确实好,而且也没必要和两个侍卫一般见识,于就淡然

两个门卫闻言对视一眼,然仔细打量牧凡一番,虽然此时牧凡外表气质很大变化,然两人依然认出来,于行礼道:“见过三少爷!恭迎三少爷回府!”

“恩!”牧凡点头进门,然向自己小院走去。

见牧凡走远,两个门卫小声道:“一个庶子而已,拽什么拽?”

“就听说被野兽给吃掉吗?怎么竟然活着回来,而且给人很危险感觉,难道什么奇遇……”

“变强又怎么样,庶子就庶子,大少爷和老爷一项喜欢永远也翻!”

“恩,道理,我们只要站好队,坚定跟着大少爷,准没错!”

可惜这番话牧凡没听到,然肯定会收拾这俩人一番,此时已经进自己小院。

小院,平时就牧凡自己,一个下人都没,所以牧凡离开这些天,院已经满落叶杂草,房屋,铺上一层薄薄灰尘。

对于这样情形,牧凡并没意外,清洗一番之,开始收拾自己小院。

牧府另一边,一座气派小院,下人往来,忙里忙外,院内屋舍干净整洁,和牧凡院落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书房,牧华正背着手站在那里,而齐管家弯着腰,大气都敢出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