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进山采药

小说:纯阳丹尊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东风化语 字数:2935

黑岩城,牧府,清晨。

一处偏僻小院中,一个年正赤.裸着上身,静静站在那里。

只见年剑眉星目,脸上棱角分明,薄薄嘴唇微抿,给以坚韧和桀骜感觉。

此时,年双眼紧闭,牙关紧咬,脸上豆汗珠滚滚而下,显然在承受着巨痛苦!

他叫牧,此时正在炼体。

这个世界武者横行,只武力才能出头地,受尊崇!所以,条件孩子,从八岁之时,就开始习武修炼。

而炼体,是武者最低级、最基础阶段,炼体分九重,牧正处在第三重。

炼体,顾名思义,就是用特殊法门,比如举重增加力气,跑步提升体机能,用木棒捶打身体增强抗打击能力,炼体到后期,皮膜、筋骨、五脏六腑都强无比,一般刀剑难伤。

现在修炼是《五禽炼体术》第一层法门,就是鼓动体内肌肉、经脉、骨骼扭动和摩擦来增加身体综合素质。

这种法门是非常痛苦,而且还容易留下隐疾,所以事后需要药材支撑来修复。

但是牧是庶子,根本受家族重视,家族中任何功法、武技和资源他都接触到,而且,也没任何药材和金钱上支持。

至于这《五禽炼体术》就是一路货,随处可见,唾手可得。

“砰砰砰!”

一阵拍门也许是踹门之声响起,惊扰清晨宁静,也打断思绪。

只听一个粗犷声音耐烦道:“开门,开门,快开门!”

眉头一皱,知道肯定又是那些走狗过来,于是穿上衣服,才去将院门打开。

外面,一个管家装扮之,正趾高气昂背手站在那里,身边跟着两个小厮。

“齐管家,知找何事?”牧淡淡道:“为何如此无礼院门?”

“三爷,你可真是让们好等!”齐管家抬着下巴,用眼角余光看着牧,口中虽然叫着爷,但是脸上却没丝毫恭敬之色:“爷让来通知你一声,由于府中现在药材紧缺,所以让您跟着府里采药队一起进山采药!”

采药一般都是那些奴役们做事情,此时竟然让自己去,欺太甚!牧脸色一变,微怒道:“什?让去采药?采药队是一直很充足吗?”

“三爷您整日闭门出,所以解府中情况,这些日子,爷实力突飞猛进,马上就要晋级元气境,需要药材支撑,手早就,所以……”齐管家看着年,眼中满是讽刺之色,他肯定,敢爆发!

盯着齐管家道:“就算是足也可以重新招募,也应该让去吧?”

齐管家嘿嘿笑道:“爷说们牧家,可养闲!你一个庶子,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实在点浪费粮食!”

“闲?浪费粮食?放肆!”牧猛然往前踏一步,然后一巴掌甩到齐管家脸上,冷声道:“管怎说,爷,你是下,容得你无礼!”

齐管家捂着脸,眼中喷火,盯着牧,但是他敢再造次。

片刻之后,齐管家稍微放低姿态,道:“小只是过来传句话,三爷要是满,可以找家主或者爷!希望三要让们这些下难做!”

“哼,记住你们身份!”牧深吸一口气,渐渐冷静下来,一个个念头在心中闪现:“今年十六岁,才炼体三重,而且这些年强行修炼导致气血足,这样下去迟早会气血两亏而死,更别说更进一步,所以必须尽快收集到炼制培元液药材,筑基培元。”

“炼制培元液,需要锻骨花,气血草,墨茎草,这三种药材,除墨茎草比较难得之外,另外两种都难……即便如此,这对也是可能得到,家族这边就用想,用钱买更是没,最好办法,就是自己进山采摘……”

正发愁怎找个理由去山里采药,没想到他们竟然主动找上门来,既然如此,就先答应再说!”。

一下,牧淡淡问道:“什时候走?”

齐管家微微低下头,让别看到他眼中阴翳,口中答道:“马上就走!”

“好!”牧点点头,转身回到屋中,将一把匕首和还干粮装到空间戒指当中,这枚戒指是母亲留给他唯一一件物品,最低级空间戒指,只三平米见方,这样微型空间戒指很常见,所以沐怕被觊觎,每天都带在手上。

也许看上这东西,过这枚戒指对牧来说,是最宝贵财富,这仅仅是一件物品,而是感情寄托。

走在去演武场路上,牧心中开始思考分析眼前局面,关于牧府还自身现状讯息,断在心头闪现。

牧府,是丹医世家,主修炼丹之术,在黑岩城着举足轻重地位,因此,虽然牧府武力,但是稳稳占据黑岩城四家族之一位置。

按说,牧是牧府爷,地位尊崇,但是可惜,他是牧家现任家主在酒后乱性之下,和一个婢女所生。

母亲生下牧之后,终日郁郁寡欢,久之后就离开世,死时候连个像样葬礼都没,更必说进入牧家祠堂

而牧名义上父亲牧峰又对他问,可以说,牧就是一个爷身份孤儿,吃饱,穿暖,总是受其他兄弟排挤和欺凌。

每次牧看到别孩子在父母膝下承欢时候,就特别羡慕,为什,自己没父母疼爱?为什自己总是被其他兄弟欺凌?难道庶子就是子吗?

日子久,一股恨意在他心中滋长!这股恨意,在他被受欺凌时候,变得更加强烈。所以,他性格变得些倔强和桀骜。

“母亲死,没简单,这些年,经过断查证,各种证据都指向房!而这次,牧华这次竟然让去采药,绝对是想要羞辱简单!恐怕他们是察觉到,想借机除掉!”

“以前只是欺辱,陷害,这次竟然想杀!哼,想让死,没那容易……你们以为这些年,是白过吗?”牧心中冷笑,虽然他今年才十五岁,但是这些年经历让他比一般更加成熟,只见他眼中闪过坚定和决绝:“是到拼一次时候!”

就在思量间,牧他们已经到演武场边缘。

此时,这里已经,正一队队整齐站在那里,牧见状,也没吭声,直接站到队伍最后面。

虽然如此,还是看到

“这是三爷吗?他怎站到队伍里面?难道是跟们一起采药?”

可能吧,家怎说也是爷!怎能够和们这些下一样!”

“你刚来知道,他虽然是爷,但是可惜是庶子,受老爷待见,又被其他兄弟排挤,日子也好过!”

“哦,庶子而已……”

一时间,众看着牧眼神,讽刺,同情,也漠然,但是管哪一种眼神,都深深刺痛心,他并没说话,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但是他双手紧握,关节已经发白。

“咳咳~”齐管家仰头站在台阶上,斜睨着下面,然后故意清清嗓子,下面顿时安静下来。

齐管家满意点点头,趾高气昂道:“先把接下来任务告诉家,都给仔细听好喽,只讲一遍!”

说着,齐管家也理会众反应,拿出一幅卷轴,将之打开。

抬头看去,只见上面是一株很奇特植物,叶圆而质厚,高约三寸,茎秆墨绿。

“这是什?”好奇问道。

“这是墨茎草,其中蕴含着强灵气,能够帮助武者迅速进入元气境!”齐管家解释道:“你们都看好,一定要记清楚它样子,要弄错!”

“这是第二种,碧幽果……”

“这是绫罗花……”

“这次刺桐草……”

齐管家将四种药材名称,形状,生长特性和辨别要点都细细出来,然后道:“这次任务很重要,是能够完成任务者,都能够获得五百金币,完,每个二十板!”

这次,为能够让爷突破,牧家也是下血本,给出高额奖励。

“哗,五百金币啊!发,发,哈哈……”得意忘形,五百金币是常数年收入

“高兴什,别忘成还二十板呢!这多板子挨下去,死也要几个月无法下地!”泼冷水!

“赏罚分明是牧家传统!家好好做事!”齐管家站在高台上,一种指挥千军万马豪气在心中回荡,只见他猛然一挥手道:“出发!”

于是,采药队出发,牧也跟着队伍一起向门外走去。

等到采药队长龙消失见,演武场拐角处一个二十三四岁年轻出来,齐管家见状连忙跑过去,趾高气昂气焰顿时消失,点头哈腰候在一旁。

那青年瞥一眼齐管家:“事情办?”

爷,都已经安排妥当过小明白,这牧只是一个庶子,既能习武,又能获得家族丹医传承,爷何必花这心思对付他呢?”

爷回过头来,盯着齐管家道:“你是在质疑决定吗?”

齐管家吓一跳,额头上冒出细密冷汗,口中忙道:“敢,敢!小知错!”

“你知道什?这小子虽然受家族重视,但是他资质非,过目忘,一旦给他机会,必定会很快崭露头角,所以防!好,你去盯着吧,这次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消息及时汇报!”

爷轻摇折扇,白衣飘飘,一派玉树临风,但他眼中阴毒光芒,却让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