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深入

小说:荒古末世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圣晔 字数:2729

噬灵急道:“少爷不知,此少爷昏迷之时,灵域发生了起打斗,那等威势,可谓惊天动地,我等在之面,如同尘埃蝼蚁,稍有波及,就神形俱灭,有这等强者在,我劝少爷还打消了往的念头。”

惊问:“打斗之人,可见过的两位辈?”

噬灵道:“应他们,能与他二人打成那样的,也不知何等强者,有这些人在,这灵域怕已非我等能够染指,还速速离去的好。”

摇头道:“我不会就这样走的,无论如何,都要再见到那二位辈,问个清楚。”

说罢,求道剑已出鞘,浮在了脚下,噬灵再要劝说,却被他连带令牌起扔进了乾坤袋

灵域的方向,十八年来,那颗直渴望知晓自己身世的心,在遇见那二位辈之时,就已变得无比强烈,纵使面刀山火海,只要还心有希望,便也义无反顾。

求道剑载他升入空,在深邃的夜空化作道流星,不久后,再次来到了灵域那灵气涌动的山峦处。

与此相比,面本应存在的山峦却已不见,似被人夷平,周围遍处都乱石,满目狼藉,哪里还有先的模样,看幕,不由倒吸了口气,不想噬灵所说的惊天动地的打斗,竟这般难以想象。

生怕那二位辈出什么意外,连忙朝四下寻了翻,见无二人的身影,紧张的心情,这才微微松了些。

处,因山峦已被夷平,里间的潭池水,也因此裸露在夜空下,借微弱的月光,微微泛起了水光,池灵气依旧涌动,无比浑厚,只栖息在附近的那条巨蟒,却不知所踪。

来到水潭边缘,感受磅礴的灵气,心忽而有个大胆的猜测,凝视,随手抛下块大石,水落池,沉闷的深响顿时让他笑,自语道:“这水果然不浅,这灵气既从里面溢出,想来水下应别有洞天。”

说罢,他头朝水扎下,那二位辈来到灵域,必然也因为域那所谓的天魂冢而来,只要寻这灵气的源头寻去,找到他们应该不难。

入水股灵气瞬间渗入了的四肢百骸,顿时让他眼睛清,竟能在这漆黑无光的水底之,依稀见得周围的状况,只见身处之地,崎岖的通道,宽窄能容下三人通行,看不见尽头,不知会有多长,而虽自小熟知水性,但也无法在水久待,半柱香的时间,便极限,若届时还未能浮出水面,恐也只会憋死在水

也不犹豫,咬牙,继续顺水道潜下,约莫游了二里路,周围溶道渐渐变宽,而原本无光的水,也逐渐透来微弱的光芒,他心下喜,顿时加速游去,最终破开了水面。

“呼呼……”

略带急促的喘息声在四下回响,看了看周围,只见摆在面的,钟乳溶洞,洞口处,两团硕大的火焰浮在空气之,照亮整个洞穴,仿佛永不会熄灭。

而比起面的溶洞,上岸,道倚靠在洞穴边边缘,半人半的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顿时让他心生警惕,提求道剑缓缓向走去,直到走进些,借火光,才见这半人半之物,竟妖艳的美丽妇人。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有人来了,抬头看,见清的模样后,目光变得森冷,浓浓的杀意瞬间涌出,仿佛要把周围的空气冻结般。

……!”

嘶吼声,说,怒抬起手,刚要有动作,身子却不争气地顿,而后痛苦地呻吟声,瘫软在地,动弹不得,显然受了重伤。

皱了皱眉,止步问道:“认得我?”

恨道:“我儿便死在的手上,如何不识!”

越说越怒,疲软的身子似乎不允许她这般大声,竟让她忍住不住咳了几口血出来。

愣,脸不明所以的样子,直到看到这身旁,因光线昏暗才未曾注意到的两枚巨型蛋时,这才幡然醒悟。

“原来!”,瞪大眼,不敢相信面在洞对自己穷追猛打的那条巨蟒,而自己曾在洞不慎打碎了她三枚枚,也难怪这看见自己会有这般恨意。

想了想,他当即解释道:“先打碎了的蛋,我不对,不过那蛋也看见了,本就已经发臭坏死,与死胎无异,根本孵不出来,何谈偿命,这等命债,我可不背的。”

怒道:“胡说,我孩子不过生了些病,梦魇大人允诺,只要我在此处看护三千年,他便为我儿医治,而今眼看即将期满,却将他杀死,若不那两强人,我早已杀泄愤,为我儿报仇,岂能容活到现在。”

皱了皱眉,这世上兴许有不少起死回生之法,能生死人,肉白骨,但那的生命尚未凝成便已坏死,显然不在此例,又何谈救治说,那的“梦魇大人”,想来也不过以此为借口,诓她看守此处罢了。

位母亲三千年的执念面并没有选择去说破,这些与他无关,唯在意的,只有那二位辈的下落,只他心多少有些感触罢了。最终,他近到,伸手探了过去,见此,顿时慌,便要挣扎,却听不容反抗的语气喝道:“别乱动,我为疗伤。”

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顿时愣,直到的手在接触到自己的时候,丝丝灵力也随即没入体内,不断疏通身体因重伤而阻塞的各个脉络。

数息之后,的痛苦似乎缓解了许多,虚弱的脸上顿时焕起了精神,羞恼地看,嗔道:“住手,我不需要的可怜,给我住手……”

没有理会,依旧输送灵力为她治疗,只往后,却越心惊,只道这五脏俱碎,心脉也受损严重,能活到现在,全凭口气,也不知什么将她支撑

这伤势,何人所为,竟下这般狠手!”不由惊问。

顿了顿,神色黯然,但最终还开口说了句:“梦魇大人。”

“梦魇?那何人?”问道。

道:“梦魇大人此地的守护者,三千年,因我儿病变,我四处寻法救治,碰见了他,他告诉我,只要我在此为他守护三千年,待期满之日,他便出手为我儿医治,可惜,这几日不知何故,总有人接二连三探查这里,们人类狡猾,将我引出,接二连三地潜入此处,梦魇大人怒之下将我打伤,以作严惩,然我伤小,可怜我儿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三千年岁月,却因我之职,得罪梦魇大人怕再无生还之日。”

说到这里,她咬了咬牙,恨道:“别以为为我疗伤,我便会感恩戴德地放过,待我恢复,定要杀了。”

“随。”脸无所谓的样子,说完,又接道:“作为交换,告诉我那两位辈的下落即可。”

“哼!”冷哼声,道:“我若不说呢?”

面无表情地威胁道:“若如此,我便将剩下的两个孩子也摔了,看这副模样,想来也拦不住我。”说,他无耻地指了指旁边仅剩的两枚蛋。

……”时气结,怒瞪会儿后,开口道:“那二人的确来了此处,似乎在寻找什么,与梦魇大人相斗数回,生死我不得而知。”说,她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又道:“我若,便就此回头,莫要再往去了。”

皱眉问道:“为何?”

道:“此处有梦魇大人守护,据我所知,这梦魇大人并非生灵,本体乃梦境,无形无实,莫说那两位强者,就算修为再高深之辈,也难以将他奈何,似这般修为,进去了,旦跌入梦境,只怕也会成为梦魇大人的梦境食粮,永世陷入其,此将我引出偷偷潜入的人类修士,此刻恐怕也正如此。”

听到这里,脸上微沉,想了想,他站了起来,朝谢道:“多谢姑娘相告。”

哼道:“我说这些,不过不想死在里面罢了,的命我的,总有日,我会亲手杀了。”说完,她看了,顿了顿,颇有些焦急地问道:“还要去里面?”

点了点头,不经历生死危机,如何成长,既然来了,若听闻面危机,便就此退宿,他的道心不允,何况那二位辈所遇梦魇,无形无实,这等敌人,最棘手,自己虽然修为低微,但所习法门“天火圣卷”,最克制这等虚无缥缈之物,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

想到这里,他再难待,留下了几瓶温补的丹药后,转身朝里间走去,他,忽而开口提醒道:“这洞穴之,除了梦魇大人之外,更有其梦境真身衍生无数小梦境,若身陷其,记得保持意识清醒,旦睡去,便再无醒来的可能了。”

“多谢!”

点了点头,再次谢道,而后缓缓没入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