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与新人的两日一夜4(END)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1849

等三日月???

还以为姥切个难得买三日月宗近的帐的家伙,原尽然?

露出纯良无公害的笑容:“既然如此,我也在这里等等吧。”

感觉自己有点开心,但具体哪里开心却又说,索性留下

姥切広并在意,刚才会想让先回去,也只觉得对方大概会愿意在这里等关系似乎有些微妙(还记得锻刀室的迷之杀气)的三日月宗近,以及素未谋面的左文字一家和広。

两人也并没有多等,远征四队和远征二队便赶在欢迎会开始之前,差多一同回到

……

…………

夭寿啦!总队长又笑!总队长的被单没有遮住头!

打过招呼后左文字一家带着四个幼形三日月宗近先回去休息,与三日月宗近并肩走在姥切広和广的后面,前方二人的动作都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广把本次远征的判箱都交给姥切広,又揉揉对方难得露出的金发,而姥切広竟然也没想着把被单再蒙上,气氛融洽到无法插足——转头看眼望着前方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眼中却没什么情绪的三日月宗近,突然没得知姥切広要等远征回爽。

一个时之后,本包括审神者在内全员到齐,开始新刀欢迎会。虽然新刀,性格却孤僻,也像三日月宗近那样身为天下五剑让旁人多少有些距离感,气氛很快就融洽起

一夜吵闹。

第二日的日课也因此从午后才开始,但直到被姥切広带到中庭、加入即将出征厚樫的第一队,知所措的——昨天才显现,练度为0,和主力一起出征实在……

昨天在锻刀室见到的正经的审神者这个时候却意外的严肃,分配好装备之后,她叮嘱作为队长的姥切広:“伏和三日月要着急捡,一定要把鹤带回啊!!”

姥切広点头应下,复又声辩解:“明明兄弟只带回过一次……”还总被派出去远征。至于三日月宗近……这个迷之出现率,知道为什么……

几人道别后,离开本结界,策马到蜿蜒的路。三日月宗近便姥切広从前从厚樫带回的,所以一路上都在带路。

姥切広有些心神定,握着手中的御守询问道:“这……?”两个特上盾兵还在意料之内,全员佩御守却实在让意外。

“这个也算惯例,”姥切広看到御守愣一下,才细细解释,“出征的队伍全员配马、御守,练度低的刀装上盾兵,为尽量减少刀剑所受的伤害,避免损坏。”

——们也有许久没有厚樫。自从带回两次三日月宗近后,审神者似乎和锻刀一样非常绝望。大概昨天锻出的缘故,想借着欧气找到鹤永,所以才会重征厚樫

点头表示明白,然后看向某个方向欲言又止。

姥切広顺着的视线看过去,哭笑得地想大概解释这个问题也已经带新人的惯例:“那派大太刀萤短刀。”……虽然总能成功混进短刀,但却第一队的主力。

在三日月·曾住厚樫·宗近的带路下,全员进入BOSS点,并在全员未掉刀装的情况下,轻松结束战斗。回想起一路战斗的抢「誉」情况,明白自己最开始为什么会觉得萤混入短刀毫突兀。

——以及,总队长之所以队长果然因为审神者的偏爱。

想,对方面对敌人时所爆发的凛然杀意,让作为刀剑的本能地感到兴奋(虽然并没有得及出手战斗就结束),被单在战斗中被掀起,灿金的发在阳光下闪耀,碧色的眸因战斗而熠熠生辉。

和待在本时截然同的样子,却又同样吸引视线。

之外,众人都第一次厚樫,轻车熟路地在BOSS四处寻觅,却没有见到任何一把刀的影子。

主的希望又要落空

人都走向拴马的地点,姥切死心地又找找,最终还拉好被单遮住头,难免有些丧气地走向自己的马。

“!”察觉到身后有什么存在,姥切広迅速转身。

“……”白发金眼的青年将举到面前、动作可疑的双手缓缓放下,在身前摊开,露出一个分外纯良无辜的微笑。

还没得及拉下对方的被单吓唬一下就被抓包,鹤永也很无奈。

太刀的隐蔽VS打刀的侦查,为什么要想开_(:з」∠)_

……

!!切你最——棒!!”连续两天得到梦寐以求的刀,审神者激动地就要向刚刚下马的姥切広扑过去。

……这个场景有些眼熟,仿佛昨天才在锻刀室上演过一遍。

得彼时三日月宗近和姥切広都对稳重的审神者没有多说什么,觉得自己现在都已经淡定

当然这次审神者没扑成。

三日月宗近就在姥切広身旁,像昨天在锻刀室那样离得远,一横刀就挡住扑过的审神者,对方也并没有因为明显的犯上行为而生气,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撇嘴,审神者后退站好:“切啊,你也轻车熟路,先回去休息吧,之后就带鹤熟悉下本。”

“……,”姥切広应下,回头对鹤永说,“跟我吧。”

???

微笑:“我呢?”

也刚啊,还姥切広带着熟悉的???

……嗯——”审神者想起刚刚挡在面前差点拍到脑门的刀,露出和善的微笑,“有问题找三日月好,毕竟你们同刀派的老相识。”

三日月宗近:努力微笑.jpg

望着三日月宗近僵住的笑,想,真现世报,刚刚才理直气壮用刀鞘挡住审神者……可刚刚得知姥切広要带鹤永熟悉本为什么会开心?

——莫非,这就人类所说的「雏鸟情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