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一御守的理由(END)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2497

审神者静坐于本丸属于她办公室内,纸门关严严实实,也并未燃起烛火。她借着室内昏暗光线,望着下周出阵计划发呆。

门外传刀剑男士喧闹声隐约传入室内。

“总长,块布已经很脏了,请务必——”烛台切光忠坚定不算请求请求,以及,姥切悲鸣:“不——”

“洗干净了会更帅气哦!总长不想变得更帅气吗?”烛台切光忠谆谆善诱。

“不必了!”姥切毫不动摇,双手死死拽住自己被单,“保持现在样就好!仿刀我,样脏兮兮就好!”

“咦……”与歌仙兼定结伴路过中庭一振看到了穿着内番服正在艰难抗争姥切

“总抗拒洗那块布啊……”歌仙兼定意料之外,“样一点都不风雅,洗净了才——”

“所、以、说!”不知听到了歌仙兼定小声自言自语,还烛台切光忠又说了什姥切难得大声吼起,“像我仿刀,放着不管就好了!干净、漂亮之类都不需要!”

放着不管什……怎可能做得到啊。

一振向歌仙兼定说了句抱歉,匆匆跑到还在为了一块破布僵持二人面前,望着蹲在墙角以示抵抗姥切,声音无奈又温和:“总因为烛台切殿洗被单时候没有披着物品才抗拒吗?”

“……”

不否定就肯定了。

一振有点想笑,但还艰难忍住了。

“不嫌弃话,请用。”

姥切有些茫然地抬起头,面前一振半披风,还有披风后他露出温和微笑:“虽然披风比较短,但至少可以盖住头。”

审神者打算推开纸门动作停下,在姥切大声吼过之后,她又听到了一一振声音。虽然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但现在突然安静下,就说明问题解决了吧。

但……「像我仿刀,放着不管就好」……吗。

两天一直眼皮跳,看到姥切出阵就有种不好预感,所以打算把对方从第一换下

但也只想想。

仿佛能看到得知自己被从第一换下姥切拉低了被单,神色模糊不清地低喃:“我就知道,对于仿刀很快就没兴趣了吧……”*

呜哇……只想象一下都觉得好心疼啊。

犹豫许久,最终还姥切名字写在了第一位置。

第一前阵子已经连续三次无伤通过厚樫BOSS点,她也可以适当地刷一刷……

出阵地点就定为厚樫

不过她也不敢多刷。万一姥切觉得她十分想要三日月宗近or鹤丸永因而一个人乱,她真哭都没地方哭去。

审神者望着计划书,半晌,还搁下笔,打算去找一下烛台切光忠。

……

适当地刷一刷,毕竟还有在刷。

「果然还名刀更吸引人」、「主已经厌倦我了」……姥切察觉到出征厚樫次数渐多时,有过想法一闪而逝,最终定格,却还「一定要为主带回三日月宗近/鹤丸永」决心。

在BOSS点前,姥切被同伴规劝回城。伍内只有他中伤,和泉守兼定和大俱利伽罗轻伤,另三人只掉了一两个刀装。

要打吗?

有可能会出检非违使,极大可能像之前那样一无所获,但也不没有带回名刀可能。

众人刀装都没掉光,除了他之外更只有两人受了点轻伤……姥切对和泉守兼定与大俱利伽罗暗道一声抱歉,闭了闭眼声音坚定又清晰:“前进。”

……还真怕什

比时间溯行军更可怕敌人,检非违使。

侦察成功并选择了有利阵型也没能给他们带多少优势。

他选择了前进,所以他要负起责任,在战斗中保护好同伴们——

“总长!”

长!”

重伤却仍要替同伴挡下攻击,真……!

最后一个敌人被从背后砍下致命一刀,他倒下后露出身后一袭墨蓝身影。

“三日月……”姥切努力看清了对方正审神者需要天下五剑后,终于放心地失去了意识。

他甚至已经无法维持付丧神形态而变回了刀,一一振抽身过小心翼翼地抱起他本体,却发现刀上已然有了裂纹。

个本丸还没有碎过刀,但所有刀剑男士显现时就已经有了相应常识,自然知晓此时姥切情况有多不乐观。

“一路敌人已经被剿灭,我一个人也没问题。”一一振神色带了些惶然,微笑也显得苍白无力,“我……骑总马,先回去了。”

既然出现了三日月宗近,带回去之前必定有些事情要解释。可一一振现在却只想早一秒都好,把姥切尽快送进手入室。

“……你和长……路上小心。”

一振带着同伴凑给他三个金轻骑、马姥切小云雀,目前能凑出机动最快组合。他向同伴匆匆道谢,然后一拉缰绳向着路策马疾驰。

一振几乎没有样矛盾过。他一方面担心还不够快,不能及时把姥切送到手入室;一方面却又害怕马上颠簸会让对方本体上可怖裂纹进一步扩大。

该怎办。

他为什打刀。

再快一点。

那一击为什他挡下

再稳一点。

终于冲进本丸结界,审神者像感应到了什一般站在门口等他。

见到姥切带着裂纹本体和一一振苍白惶然脸色,审神者腿一软差点晕过去,最终扶住了墙,努力镇定:“手入室。”

审神者带着姥切进入了手入室。一一振站在门口,手仍在不能自已地颤抖。

他仿佛听到「喀啦」一声金属断裂声音,实在担忧到冷静不下,想进入手入室却又怕打扰到审神者导致出现什差错。

“一殿?”

身后传烛台切光忠声音,一一振回过头:“烛台切殿……”

烛台切光忠却被他面无血色样子吓了一跳,看到他身旁正手入室,愣了一下:“里面长?”

“啊、嗯……”一一振应了一声,却不敢去想象里面情景,审神者出会给出什结果。

“哦,那你不用担心,”得知姥切,烛台切光忠反而松了口气,“虽然肯定会很辛苦,但长没事。”

姥切……没事……

「没事」一词仿佛咒语一般让一一振勉强镇定下,他看向烛台切光忠:“为什?”

“之前洗总被单时,还有他出阵服一起洗了。晾衣服时主找到我,”烛台切光忠解释,“主说她实在不放心总长,想给他配个御守,又怕他会给同你们——毕竟现在财政状况,买一个御守已经勉强——所以偷偷把御守缝到了总长外套口袋夹层。”

“御守……?”

啊,主说虽然不能立刻恢复,但能代替刀剑承受一次碎刀风险。”

个时候审神者也开门出了。灵力消耗让她脸色苍白,但她还安抚性地向一一振笑了笑:“切没事,只要在手入室待一段时间。”

闻言,一一振脱力般向后靠在墙壁上。

太好了……他没事。

“你也去隔壁手入室治疗一下吧。”审神者皱眉看着一一振身上细碎伤痕。

“不……我没事,大俱利殿中伤……还有,战斗结束后,三日月殿出现了,他们应该就快回了。”

……还在后怕吗?

一振像样说话顺序颠三倒四样子可不多见,但审神者同样没有开玩笑心情。

“还担心话,就进去看看吧,”审神者看着一一振进入了手入室,转头看向烛台切光忠,“段时间光忠暂代近侍一职,三日月暂时放置,我要回现世一次。”

太危险了……

就算倾家荡产,她也一定要去万屋买六个御守·极回,给第一全员带上。

手入室内,一一振亲眼看到已经现出付丧神之形、正在休息姥切,才终于长舒一口气。

没事了……

太好了……

在马上怀抱着对方本体时无措不安恍若隔世,一一振也已经很累了。他靠坐在手入室一旁,正对着姥切榻榻米,闭上了眼。

好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