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上人气者怎么办(END)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2189

第一队国永才刚刚lv50,就被审神者派遣同另五位lv70+(其中山已经达到lv99)同伴一同进入了演练场进行课。

演练场很大,从本被传送过来们一时会与方相遇,这段时间内首先要进行侦察,然后根据情报排布己方阵形——这种事平出征也会做,并是什么大事情。

但是侦察情况如何却是一定,有时侦察成功,则可以选择有利阵形先发制人,而若是侦察失败——就像现在这样——阵形选择就只能根据队伍优势来了,有利与否听天由命。

“是我责任,没有侦察出方阵形。”山声音沉静,但还是垂首拉了拉被单:是队长,队伍里除了之外都是太刀和大太刀,侦察利自然是责任。接下来还有战斗,至因此陷入消沉,但承认错误是必要

“国用放在心上,”小狐下意识开口安慰——久之前就同月宗近一样,称呼换成了「国」,“可能面刀种组成一样,用雁形阵,我们能赢。”

审神者以快为目标,给整个第一队所有刀装都是特等轻骑兵,用同样增加机动阵形自然是能把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

也是这么想,自然应下,久与方狭路相逢,方同样选择了雁形阵,效果抵消,过,但好歹没有被克制。

紧接着就发现阵容与己方发生高度重合——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世界「自己」存在是「唯一」,演练遇到也并非第一次,但是这样与另一个自己面感觉还是很奇妙,鹤国永、山、萤同时这么想道。

月宗近与本另外四个幼形自己朝夕相,早已习惯,反而是除了小狐和莺外最淡定那个。

短短一瞬过后,战斗一触即发,全场机动最高最先出手,砍掉了月宗近个刀装,快稳狠动作毫留情(和陌生月宗近也确实没有情分)。

己方月宗近:……

方山机动只差了一点,出手干脆利落地砍掉了己方月宗近个刀装。

己方月宗近&月宗近:……

方鸣狐接着出手又砍掉了萤刀装——在等级相近情况下,打刀一击很难伤到太刀或者大太刀。

几个四花太刀机动差多,但最先出手是己方月宗近。山衡量了一下,觉得己方获胜可能还是很大——从刚刚月宗近出手情况来看,确是己方整体机动更快,只要同样晚于己方萤出手就可以确保胜利了。

这个世界战斗有一定「规则」,比如按照机动数值降序行动,行动过后在下一次轮到之前是能进行攻击动作——如果是出征战时间溯行军还能宽松一点,在演练场时,这样「规则」格外严苛。

“!”所以看到江雪左文字向袭来时,山只能选择架刀格挡硬抗,试图借方之力后退。

十分清脆「锵」地一声,却并非是自己与方刀剑相碰所发出。山愣了一瞬间才反应过来眼前情况,下意识喃喃:“小狐……”

在战斗时被同伴掩护就像

侦察失败一样,是什么大事情,但是……

拦下江雪左文字向山袭来一刀,并反手砍掉方萤刀装后,小狐后知后觉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倘若与时间溯行军战斗中,这样行为再正常过,可这毕竟是出征,而是演练。

演练「规则」严苛,但更注重安全,可能发生碎刀事件,甚至在演练场结界内痛感都会有相应削弱,在这里所有受伤,在离开结界后都会立刻痊愈——

所以,在演练场内通常都是在磨练自己攻击,客观来说,掩护同伴行为只少见,更是堪称多此一举。

等两人彼此说些什么,己方机动最低已经出手重伤方阵容中唯二两位打刀,又轮到山出手时,方阵容中只剩下一个刚刚在开场就被砍掉刀装月宗近。

一击结束战斗,从演练场结界离开时,获得评分是A。见此,稍微松了口气,转而看向小狐——当然没有觉得小狐多此一举,更知道小狐内心微妙纠结——开口为刚刚事情道谢。

“……没什么,我们是同伴嘛。”小狐回应,内心却一点都没有表面上这么平静。

就算现在能够找到「打刀肯定会被太刀一击重伤、山毕竟是总队长」这样听起来仍旧很勉强借口,但却无法掩盖一个事实——那个时候几乎忘了这里是演练场,只是心里一紧,完全没有思考地下意识地迎上了江雪左文字那一击。

……,本能地想要保护山

一个在练度还是lv1时就已经无伤出征过数次厚樫山,与柔弱丝毫战斗刀。

旁边与相识已久月宗近视线刺得很痛,小狐一边内心纠结,一边若无其事地看向方。

月宗近此时却已经收回视线看向山。小狐掩护山时,正好重伤方阵容国永并抽身,自然听到了那个「因为是同伴」理由,但同刀派根本一个字都信。

也被月宗近视线刺得有点痛(虽然这个痛和小狐一样),习惯被注意,更何况是像这样被死死地盯着。垂头拉了拉被单试图挡住视线,又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宣告认输:“月,怎么了?”

“国月真是毫留情啊,”开场一刀砍掉所有刀装,最后又一刀重伤,虽然月宗近内心其实毫无波动,但这妨碍以此向山讨得一些甜头,“就会有一点心软吗?”

太会与人交往,却代表傻,相反,最初被锻造出来那段经历让于察言观色堪称擅长,只是应笨拙些罢了——当然知道月宗近是故作委屈,但还是只能认输,语气努力那么冷淡:“那是其月,是你啊。”

“!”

月宗近顿了顿,仿佛得到了比预想中更好回答。

“你和其月,是一样。”

“国——”

国永看到一瞬间进入樱吹雪状态月宗近,微妙感觉有些爽。明明清楚山这句话其实没有任何暧昧意义,但还是因为那句「你是一样」感到愉快。

——恶作剧吧,让山清透碧色双眸注视着自己。

小狐同样那段话感到爽,在鹤国永加入与山话之后更加爽了。

和着方才那些微妙纠结,后知后觉:自己,好像是人类一句「雏鸟情结」可以简单概括

战友之间信任与依赖之外,还有超出同伴保护欲和占有欲。

……仿佛,是喜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