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的恶作剧共犯(END)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1854

出征厚樫并成功带回走失大龄儿童鹤丸枚,是小狐丸到本丸的第二天,同时也是也是审神者被短刀们撒娇带忽悠地买下拍立得的前天。

姥切広轻车熟路的带鹤丸·新人·熟悉本丸,意外的什么都没发生——因为鹤丸,所以事情应该是「惊无险」,而是「风平浪静」,这已经是本丸常识,即使这是本丸第次迎鹤丸

但是,明显属于「风平浪静」的介绍之旅,让他由得对演练时从别的本丸那里听说的别的鹤丸的光辉事迹几分怀疑,因为他也的确见过众口铄金三人成虎……

所以会会,大家对鹤丸的固印象,其实是冤枉呢?

——姥切広,认识鹤丸的第天,这样想。

数完小判咬着衣角祈祷远征队伍能带回小判箱的审神者还知道,她的近侍十分危险的想法,拜初乍到打算装乖熟悉下情况再搞件大事情的鹤丸所赐。

选择性忘记初遇时失败的恶作剧、没人知道是他怂恿短刀撒娇要拍立得的情况下,鹤丸十分乖巧地队混到lv80——

Lv80并是个十分值得纪念的情况,但是值得纪念的是,这天审神者终于又攒够小判,买下四季普通景趣的最后季,冬。

本丸换上冬景的那天,也是惊吓鹤觉醒的那天。

首当其冲的,是因为鹤丸这段时日以的良好表现而放下戒心的姥切広。

清晨,洗漱完毕的姥切広按时到审神者的办公室待命。

他抬头望眼仍下着雪,所以显得些暗沉的天色,忽想起足利城的事——他虽介意自己仿刀的身份,但对最初显现的地方,反而那么经常想起。只过他毕竟是某个雪天被打造出的,这样的天气里,难免会想起那时候的事。

口气,确认过当天的所安排后,姥切広带着文件离开办公室,准备通知本丸的其他人,而——

走廊上某间他的印象中应该是空的并上锁的房间的门忽拉开,人站门口向他招手打招呼:“嘿!切,早上好~”

“……早上好,鹤丸。”

空气忽安静。

抱着文件夹的姥切広OS:咦,我记错,这是鹤丸的房间?

保持姿势动的鹤丸OS:哇哦,愧是切,这种程度还算惊吓嘛~

两个人思维南辕北辙,后同时开口:“你……”

姥切広闭上嘴,示意鹤丸先说。

鹤丸「哈——」声,姥切広直觉要糟,果瞬眼前黑,股大力袭阵天旋地转后,他已经伏庭院的雪地上。他十分敬业地抬头看眼被他下意识扔下文件夹,虽走廊上,过万幸没散开——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听到隐约的脚步声传,听起个人。

鹤丸也伏雪地上,左手肘部撑地,食指竖唇前比着「嘘」的姿势,用右手环过姥切広的肩捂着他的嘴,凑到他面前悄声说道:“嘘,要起。”

这样说的时候,能能先把手放下去?

姥切広试着挣扎下,出意外地败给太刀的力气,只能如他所言继续趴雪地上。

雪花停落两人身上,虽很冷,但他们毕竟是人类,这些都还算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趴雪地上,谁都没说话,只远处的呼呼风声隐约传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姥切瞬间福至心灵,突get鹤丸的想法。

他们两个人,人全身都是白色,人披着白色被单,面朝下伏雪地上的话,远处仔细看其实看。刚刚又是直接跳过的,周围没脚印——

很明显,这个家伙是要暴露本性去吓人,而且还强制性地把他也拉下水。

姥切点都想参与到这种事情里,趁现对方盯着前方、似乎些放松对他的掣制的时候反抗是最好的选择,可是——看到鹤丸兴致勃勃的样子,他却忽想挣扎

尤其是对方曜金的双眸闪着兴奋的光,仿佛个期待捉弄大人的孩子,温热的呼吸遇到冰冷的空气迅速凝结成白雾,哪怕鼻尖因为寒冷而微红,却仍旧全神贯注盯着前方将要走过的家伙。

很认真的样子,即使这只是个突发奇想的恶作剧。

姥切広并是忽之间觉醒什么属性,又或者同样萌生想要恶作剧的想法。他只是突觉得,就这样随波逐流好像也错。

就这次的话。

姥切心里默默对要走过的人说句抱歉,还天真的以为他真的能以后的无数次里成功拒绝鹤丸

——成为鹤丸恶作剧第个受害人的,是压切长谷部,所二花打刀里最晚到的本丸的个。

他先是路过走廊时被突跳出的两人吓次,而冷静下定睛看,却又被吓次——定是他看错吧?那个爱和别人交流的总队长,居也和鹤丸起恶作剧!?

……或者应该说,果愧是鹤丸,居能让那个总队长妥协??

目送脸「我可能还没睡醒」的压切长谷部脚步飘忽地离开,鹤丸搭上姥切広的肩,伸手掸掉他头顶、肩头被单上方才落下的雪,眨眨眼道:“是是感觉平淡的日子下子惊喜起?”

……被吓唬的人大概没喜吧,姥切広心想。

鹤丸仿佛察觉到他的腹诽,笑:“习惯的话,就会惊喜起。和这个相比……”

莫名其妙就正脸对视

姥切本丸的这段时间,已经比从前稍微习惯些被人注视,但是这种情况下第反应还是低头扯被单,而动作却被对方阻止。

耀金的眸与碧色的眸相对,姥切広想要移开视线,却听到对方用很轻地声音问他:

“心情,好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