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是久别重逢(END)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2505

山姥切広作为近侍,正参与锻刀。

前些日子第天锻出小狐丸、第二天捞鹤丸永,虽然他自认些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审神者却固执的认为他的功劳——用对方的话说就他欧——所以最近锻刀次数直线上升。

从前的从前,他最初显现、成为本丸第把刀的时候,锻刀还会些紧张,但么久过去,他早已淡定下来。

……只同。

确定材料投入配比和御扎,开始锻刀后他忽然些紧张,可又和从前怕锻刀结果辜负审神者期望的紧张同。

清道明,却莫名其妙地些心慌。

本丸的日子就很好,他很喜欢,可他却觉得将会显现的那把刀,会打破现的生活。

好的预感,只……

等他厘清心中莫名思绪,审神者已经使用加速符,看向他:“切,我……显现?”

山姥切広没细看新刀,垂眸道:“好。”

再如何同寻常,也可能显现出来检非违使,多半他想多

审神者向刀剑注入灵力,看出现的付丧神,惊讶的睁大眼:“切……?”

金发绿眼,面容同山姥切八成相似,却身着与烛台切光忠款式差多的白衬衫黑西服。微长的发尾脑后绑个小辫,嘴角噙着的礼节性微笑更可能出现山姥切広的脸上。

山姥切広闻言惊讶地抬起头,看显现的付丧神后,微微张口,却失言语。对视半晌,他首先移开视线,低声道:“长殿。”

长船长笑起来,向他眨眨眼:“好久见,広。”然后才看向审神者自我介绍。

山姥切広没去听他们说什么,而视线放空,想起当年足利城——他被広锻造、显现的那个雪天。

他第次见长船长的那天。

他与长船长相处的日子并算长,和作为刀剑、作为付丧神的数百年岁月毫无可比性,但毕竟,长船长他见个付丧神,连兄弟都之后才见的,甚至他的存仿制的长船长

……可能当作普通故人等闲视之。

更何况,长船长的性格和鹤丸永稍微些类似,尤其对他个仿制品,里他就觉得更头疼

过再头疼,带领新刀认识本丸的任务也推掉——如果显现的其他刀剑还可能,面对长船长他根本毫无办法,即使借口事对方也定会找出合适的理由跟上去。况且如果其他刀剑,他也至于想要拒绝带领对方熟悉本丸。

山姥切広带着长船长离开锻刀室,直弯、再也感觉审神者的视线,长船长才停下脚步。山姥切広察觉他的动作,也停下来转身看向他,眸中带着几许疑惑。

么多年,広的习惯还没变啊,”指的就山姥切広数年如日披身上的被单,长船长上前步,与他距离过半尺,伸手为他整理被单的褶皱,语带调笑,“那之后,还会偷偷个人哭吗?”

山姥切広原以为长船长想叙叙旧,听他后半句才反应过来个人根本逗他!

他面色微红——生气被提刚显现时的黑历史而生的窘迫——气冲冲道:“长殿想多,我只那样做过次而已!”

而且他也没哭,只听多足利城臣下或侍人的议论,很难受,想个人静静而已!

长船长对他的恼羞成怒视而见,仍旧盯着半遮他金发的被单,若无其事道:“唉,我果然还喜欢你,”他视线下移,与山姥切広那双与他极像却同的薄荷色双眸相对,迷之停顿下,才吐出后半句,“叫我长哥。”

……够个人怎么总提黑历史。

「长哥」个称呼只他最初显现、尚知「本作」与「仿作」什么关系又意味着什么的那阵子叫过而已,也知为什么会让面前的家伙心心念念么久。

山姥切长船长面前倒拉低被单盖住脸的习惯——其实曾经的,过早就被强制板正——更何况以两人面容的相似度,对方并没盯着他的理由,以只别开眼,淡淡道:“……先去认识下本丸吧。”

叫「长殿」就叫,过「长哥」绝对没可能的。

长船长着急,反正来日方长,于点头应下,开始熟悉个山姥切広住过许久的地方——

缘侧、中庭、马厩、厨房……路走下来并没发生什么愉快,本丸诸人早知山姥切広的情况,自然会无意中说错话,更何况长船长摆明很喜欢山姥切広——过正因为长船长对山姥切広的亲近表现得太明显,他反而收少并友好的眼神。

两人行至道场,山姥切门前停下来,却没动作。

长船长见他神色微妙,由得开口问:“怎么?”

“……无事。”

今日的手合番,恰巧最难应对的两人罢

再加个长船长,让他竟然几分想要落荒而逃的感觉。

过没等他做好心理准备,道场的门便被拉开

来开门的三日月宗近:“広,我听你的——哦呀?”他看长船长,微笑起来,“……长殿吧?”

气氛三日月宗近话音落下后瞬的凝滞。

鹤丸永原本站道场中央,边带着笑意望着门口边擦汗,听句话后动作突然顿住,曜金色双眸中的笑意退得干干净净。

长船长只觉得对方看过来的视线似曾相识——对,就像他方才个深色皮肤的、名字仿佛叫大俱利什么的打刀面前以久别重逢为由,自然而然地抱住山姥切広的时候样——微妙的打量与敌意,刺得他点痛。

……尤其乘二。

道场中央的人友善的态度长船长确实地感觉,但相比起来,面前个笑意温和的家伙让他感觉更好——因为很明显,另个人面前之人点出的「长」之名后,才开始带着微妙敌意的。

长船长觉得面前之人无心之失——虽然素相识,但种程度的判断他还做得出来。

很明显:整个本丸他目前见的所付丧神,都对山姥切定程度的好意。无关风月的则对他如煦暖春风,关风月的就如面前二人样,哪怕第面——甚至只个名字,就足以被当成情敌。

……原来外人眼中,他与山姥切広关系么亲密,亲密让他们觉得危险吗?

很荣幸,也乐意之至,可——

可事实,并样的。

作为当事人的他,当然毫无疑问最清楚

因为本科与仿作的关系,尤其当年几乎听着足利城中那些人类或好或坏的议论成长起来的山姥切広,对他经年留下的依赖和熟悉,可纯粹的喜欢——他心心念念想的——却可能。

至少从过去,山姥切広对他并样的感情。

僵持中,山姥切広察觉气氛过于沉滞,他下意识向前半步,像要把高他半头的长船长牢牢护身后般:“对,长殿——长才刚显现,审神者让我带他熟悉本丸。”

……被袒护……?

长船长意外半茫然地望着山姥切広的背影,愣住。很快,他察觉另两个人隐蔽的嫉妒,更勾起示威般的笑容,上前步,双手环住面前之人的腰,下巴放对方肩膀上,笑眯眯道:“我长船长,以后就请多多指教。”

山姥切広只当长船长也觉得两人好应对,以难得没抵抗。只对方说话的气息就喷洒耳边颈侧,让他自觉红耳廓。

三日月宗近&鹤丸永:和善的微笑.jpg

长船长满意地发现两个人望过来的视线从敌意进化杀意。

——对方现对他并没产生亲情以外的感情又怎么样——

他收紧手臂,山姥切広抗议之前,侧头他微抿的唇角印下轻轻吻,然后面向另两人,露出胜者的微笑。

——谁说,未来就会产生他所期望的感情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