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就堂堂正正说喜欢1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1872

没想过这样一天,分离或再次陷入沉睡都稀奇事,可还复一战斗中放下了警惕,然后冷防得知——

胜利了。

未来政府,审神者,和本丸刀剑男士们,抗时间溯行军,终于胜利了。

明明第一次经历战火,可这样感觉还第一次——在得知胜利之后,心头涌上竟然欣喜,而难以言说茫然,甚至隐隐还些前路安。

热闹欢腾宴会已经结束,姥切倚坐在走廊面向中庭位置,仰头看着天上月。空气中还带着未散酒气和喧嚣余烬,微醺他在结束帮忙收拾之后就开始在这里,期望微凉夜风能把他脑中醉意和心口难解情绪尽数吹散。

可显然成效佳,否则他已经回房洗漱安寝,而仍旧在这里独望月明。

月明……啊。

低头扶额,微凉温度让他清明了些,他晃晃头,努力想些让己能够清醒冷静事情。

被审神者选中初始刀,除了因重伤而修养之外,一直担任着近侍一职。但这次情况,连他都清楚。仿佛审神者己也并没得到来未来政府多少消息,本丸狐之助也未透露一丝情报。

知道会迎来怎样「明天」,知道「明天」起他否会变回刀剑陷入沉睡,知道「明天」过后本丸该何去何从——

“哦呀,……”

月宗近声音。

姥切转过头,方显然在庆功宴上也十分把持得住,没怎么喝酒,现在看起来清明得很。

方一向如此,秀美温和外表一大半在骗人。

虽然和作为刀剑时拥历史能相比,但他们也算并肩战斗了很长时间,姥切所看到已经己相隔仿若天堑天下五剑,而切实存在于眼前、一同并肩作战月宗近。

当然三月宗近负天下五剑之名,而他们距离也仍旧远如天堑。

些醉了吗?”三月宗近说着,在姥切身边坐了下来。

虽然方才也见到过,但这样没任何遮掩地,在朦胧月色下见到平冷静姥切双颊泛粉、眼神迷离,还他造成了致命一击。

月宗近在理智飞离一瞬伸出了手,在理智飞回时候惊讶发现方没躲。微醺姥切虽然至于像小动物被摸头一样反过来蹭掌心,但被摸脸却丝毫躲,仍旧睁着一双泛着水色碧眸望着他——

即使习惯受人注目如他,这样视线也无法抵抗。

两个加一起快要两千岁家伙就这么呆呆地望着彼此双眼,和彼此眼中映出己。

夜色已深,方才也一片宁静,可现在两人来说,简直万籁俱静。只鼓噪又陌生心跳,砰咚、砰咚、砰咚,甘示弱地宣扬着存在。

甚至会担心听到了己格外剧烈心跳。

着将要发生什么预感,姥切一瞬间突然清醒——他觉得己清醒了,可显然没

恍惚间觉得这个场景似乎发生过,那个温暖午后,他也这样,直直地望着三月宗近,望着方深邃沉静如大海如夜幕双眸,和那之中一弯耀金「三月」。

那时候被鹤丸恶作剧打断了,但他——

“真美。”

他听到声音,恍如梦呓。

“月色真美。”

两人知何时双双侧过身变成了面面,三月宗近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睁大眼,姥切语毕彻底清醒,连忙转回身。朦胧月色无法遮掩他通红耳廓和脸颊,他忍住想要拽一拽被单,却后知后觉己因为夜深人静放下警惕,并没披着。于只能抬起手臂,用手背半掩着脸。

他当然知道己在说什么。

审神者一次匆忙回了现世,姥切去拿文书时发现审神者带来本丸「电脑」没关掉,他原本也没好奇心去看现实内容,可余光却撇到了一段话。

因为见到了「月」这样字眼,觉地就注意起来,然后看到了关于「今晚月色真美」这句话解读。他并没喜欢人,所以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

在刚刚之前,他一直都这么想

那一瞬间脱口而出「月色真美」,或许三月宗近只觉得在称赞他眼中月,又或一句无关紧要寒暄,但他己心里非常清楚,那一瞬间他脑海浮现这一句「今晚月色真美」。

月宗近应该知道这句话,况且己也只说了半句,应该会联想到这里。

这样想着,姥切忽略心底失落,总算让脸色再发红,能够正视方了。

“我死而无憾。”

姥切听到方说。

月宗近一声轻笑已经让他脸上原本已经降下温度又再次升高,那句带着笑意和难以捉摸温柔「我死而无憾」,他完全明白什么意思,脸上觉就带了几分茫然:“?”

哦,明白啊。

月宗近该松口气还该泄气,姥切还在疑惑看着他,迎着方水雾尽散清透明亮双眸,他认输地叹了口气:“月本无光之物,能映睿之光高悬夜幕,理当无憾。”

……他想说这样,可也只能这样。

在厚樫时被姥切领队带回本丸,见到第一面就在战斗中,方永远站在队伍最前面打头阵,战况激烈时顾白色被单被风掀开,露出灿金发在阳光下耀眼非常,冷淡散发着杀意翠眸也带着莫名吸引力,整个人都像在发光。

所以在BOSS战看到姥切遭遇检非违使时,他才会违反规则跳出来给了那个检非违使最后一击,可晚了。他亲眼见到方倒下时仍忘确认他身份,呢喃着「三月」之名,因重伤化为刀剑本体之形,被同伴先行带回了本丸。

这样想来,竟还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