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交流方式2(END)

小说:[刀剑乱舞]万千宠爱(all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南宫辰 字数:1821

山姥缓缓进入温泉,边缘石阶坐下,将鼻子以下全部浸入水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果然仿佛一天的疲倦都被缓缓洗去。

擅长与旁人(刀)打交道,自然也就十分擅长公共的休闲场所与旁人(刀)一起,又可能包场让其他人进入温泉,所以常常会深夜其他人都已经入睡后独自泡温泉,这个习惯从本丸扩展后了温泉就了,一直延续至今。

走廊里传向这边走的脚步声,山姥一瞬间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些警戒,却又很快放松下。他认出了尚算熟悉的脚步声,同时也猜到了者的身份。

随着温泉内室的暖帘被掀开,果然露出了一张意料之内的脸。

“……队长。”大对深夜温泉还人也是特别惊讶,十分淡定地打了个招呼也入了水。

“大,”山姥也很淡定地回应,“远征回,辛苦了。”

作为审神者近侍,本丸四个队伍的动向全都心里数,山姥自然知道大应当是刚刚与另外几名短刀远征回。时间已经很晚了,短刀多半已经被守着的一期一振领走了,大选择温泉解乏是件说通的事。

更何况,像这样深更半夜温泉巧遇,也已经是第一次了。

就像山姥企图避人一样,大沉默寡言,也是很喜欢与人交流,同样想要半夜独自泡温泉,于是难免会与山姥遇到几次。两个人对彼此同样喜欢多言的性格十分满意,又从前同室之谊,像这样各占一边相安无事地沉默也是寻常。

但今天气氛却没与从前一样沉默下去。

泡了半晌,忽然开口:“没留疤。”

“?”山姥一时之间点茫然,后才反应过对方说的是他自己,他坐直身体,低头看了眼胸膛,想起被检非违使一刀刺穿胸口,连付丧神之形都无法维持的事,应了一声,“是啊……”

那是之前出征厚樫山时候的事情,彼时由场机动最高又只轻伤的一期一振带着变回本体的山姥先行回本丸。中伤但情况尚算糟糕的大原地听着石丸作为元老刀之一对新出现的三日月宗近简单的介绍本丸,心里却担心被带走的山姥的情况。

等到他与其他人一起回到本丸时,审神者告知他们山姥已经脱离危险,虽然已经灵力化出付丧神之形,但还沉睡中没

中伤的大结束手入之后去看了眼山姥,对方睡得很沉,看出苏醒的迹象,但脸色却比他想象中的要好上少,他松了口气,待了一会就离开了手入室,再然后就被审神者派往远征,说起这还是那场战斗之后,他第一次见到清醒的、恢复意识的山姥

“虽然拥人之形,但毕竟是付丧神而是人类,”山姥望向似乎欲言又止的大知道对方想说什么,顺着刚刚的话题继续道,“灵力充足就能愈合伤口,会留疤的。”

随着最后一名检非违使被突然出现的三日月宗近从背后一刀消灭、敌人那把插入山姥身体的太刀消失,他的胸口喷出鲜血然后一瞬间消散成光点,本体从半空落下掉地上的场景仿佛还近眼前,大一句「那时候为什么要挡」迎着山姥略带关的视线卡喉中下,最终却只能沉默地移开视线。

他对山姥也算得上是了解,对方一向对自己总队长之身份十分认真负责,当时的心理活动也难推测——他已经掉了一个刀装并且轻伤的情况下选择迎战BOSS,虽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检非违使,但他仍旧要负起责任必须保护好每一个队员,于是及变招的情况下,就只能亲身迎上那一刀了。

很清楚,无论当时处于那个情况的是谁,山姥都会去挡一刀。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觉得无法平静:当时山姥虽然及变招,可也是其他选项的,比如打偏检非违使那一刀,让大能够护住要害——这总好过让本就已经重伤的山姥正面承下那一击。

他大概还是第一次像这样,为自己的善言辞感到着急:他想要全山姥下次要再这样了,却知道该怎么开口——如果只是语气淡淡地提起对方会重视?如果语气太重会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做了件多余的事进而陷入低落?

会留疤也要保重自己,”犹豫许久,大还是慢吞吞地开口,他听说审神者回了一趟现世后买了六个御守,打算给每次出征的第一队成员配上,于是又道,“御守也的效果也只一次,下一次……要这么冒险了。”

山姥些意外对方的认真和郑重,却又棕金色双眸的直视中败下阵:“……我知道了。”

他当然也会感觉到痛,也并是想死,可是当时的情况,他所做的就是他的第一反应,毕竟是他选择继续前进众人才会遇到检非违使的,如果他选择回本丸就会出现这样的事了——保护好所队员,让他们返回本丸是他身为队长的责任。

知道世界上一种回应叫做「我知道了就遵守」,和「承认错误死悔改」异曲同工之妙,他得到山姥的回应后又默默盯了一会,觉得对方那句回答并是敷衍,这才移开让对方颇感压力的视线。

好好保重自己,然我会很担心啊……

心底悄声说。

热气蒸腾加上肤色偏深,他发红的耳根并没被山姥发现。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