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风雨交加子墨出生

小说:我在校园是学渣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学渣少年 字数:1961

那双头狼怪力扇着翅膀,过了一日便来了一座黑沉沉山峰前面,此时正雪纷飞,诡异无片雪能落此山峰,好像被无形屏障拦了百米开外。狼怪收起双翅落了地面,努力扯了扯嘴角,漏出了自以为笑脸,张口便道:雪山狼怪求见兀崖子前辈,丑陋狼脸配以渗声音更显怪异。

山峰前沉寂无声,只余雪花飘落而下。进来吧,一道沙哑声音响起。了洞府,一身黑衣瘦干老头发出喋喋怪叫,戴着黑色斗笠不清嘴脸,打量着双头狼怪。狼怪瑟瑟发抖,不敢抬头,这可凶明名外可令小儿止啼兀崖子道黑乌鸦得成精,修行已近二千年,每日凶兽为食。

兀崖子说:事情我都知道了,他白云老儿想凭借鸿运当头徒弟扭转门派凋零局面,我怎会让他如意。我给你一道隐晦符,你那碧蟾蜍投胎时扔它身,它此生必霉运当道,再也无法翻身,之后你也去间走一遭,享受荣华富贵同时给我找机会干掉它。狼怪听它也要去,有点迟疑,间灵气尽失,实修行好去处。

兀崖子冷笑一声,一道黑光朝狼怪身体飞去,狼怪突然身体一抖,瞬间狂喜,灵力竟然增长了百年,立即匍匐地,向兀崖子保证完成交代。待狼怪离开,兀崖子去掉了斗笠,尖嘴白眉,竟然乌鸦中王者相貌,但脸一道蜈蚣似疤痕从眉间延伸嘴角,破坏了庄严。

目光凶狠,说道:我打不过你老道,但非得玩死你徒弟不行,报我毁容之仇。说完,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脸庞,犹如情般轻柔,神情竟带了一丝温柔。

华东省,中华一颗明珠,地处中原,气候湿热,多名山川,雄壮河蜿蜒穿过更使此地杰地灵,千百年来为世称颂。河地势最低处有一个八白顷天然湖泊,紧挨着一个小村庄,群山环绕,碧水澹澹,名为庄。庄世代务农,口也就一千多个很平凡村子。

此时正值清晨,一个30岁男子屋子外走来走去,脸焦急神色,屋子里正待产妻子,还有一个身份乡镇妇产医院医师妹妹正准备接生。男子正,地道一个农民,却笃信道教,前几天碰一个道,告诉他孩子必须生中,若医院必有祸,并且送给他一个古铜色钱币,待孩子出生后一定要戴小孩脖子。他本半信半疑,但道只走了三步就不见了踪影,立即就确信无疑了。

这不,专门找了做医生妹妹来里接生,但落了妹妹好一顿说教。想这,忽然晴朗星辰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雨倾盆而下。正立即躲屋檐下避雨,却没一道红光一闪而逝落进了屋子里,紧随着一道黑色火光也穿梭而入。

哇哇。。。。,响亮啼哭声此时传耳朵里,正猛一机灵立即朝屋子里奔去。妹妹雨正抱着一婴儿走出来,喜悦神情溢于言表,了哥哥正,便说道:一个男孩,很可爱啊。正接过一,婴儿眼睛,高挺鼻梁,很,就皮肤咋这么黑呢,我虽然黑,可我老婆皮肤雪白啊,儿子全遗传了我基因了。但也不至于这么黑啊,他怎么就这么黑呢?

正嘀咕着走了床前,把孩子放了床给妻子吴林梅。吴林梅刚生产完毕,汗水浸湿了秀发,脸色苍白,虽布衣荆钗但却掩盖不住精致五官,望去犹如闺秀,很难想她竟一村妇。她连身子也顾不,翻过身来幸福着孩子。

这时雨走过来,说让给侄子起个名字,正想孩子出生时乌云密布,像撒了墨水一样,干脆就叫子墨吧。虽然不气,但好歹也有点文气,希望能考学,光宗耀祖。

话说庄,目前还没出过一个正儿八经学生呢,要子墨能考学,乡亲们指不定得多羡慕我啊。旁边邻居老张,天天夸他儿子文曲星,不就考了市里面重点中学吗,一饭点就端着碗四处串门,逢就说他儿子怎么怎么样,又受了班主任老师表扬,参加市里竞赛获得了二等奖等等。

就讨厌他那张嘴脸,还老来显摆,可儿子争气啊,奖状贴满了四处墙壁,亮闪闪晃眼,正自从过后,当天就气没吃饭。等我儿子考学后,我一天三个小时炫耀去,不,一天十个小时呆里,非把你脸气歪不行。

这里,正脸露出了兴奋笑容,好像了儿子身披红花村里广场受表彰场面。正发呆,还咧着嘴笑,妹妹雨捅了捅嫂子吴梅林,吴梅林虎着脸朝正喊道:别站那傻笑,快过来,给我们做点饭吃,累死老娘了都。

正清醒过来,屁颠地一溜小跑去厨房了。哥哥这个囧样,妹妹雨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虽然里嫂子当她却也不生气,嫂子向来能干,有毅力和魄力,她劝说正承包了村里百亩地,种果蔬,一年也能挣七八万,支撑着小开支。

没有嫂子,就哥哥正那个,老实巴交,经常被打趣,还要赡养两个老,那不得喝西北风啊。现虽然清贫,但幸福美满,未尝比富之差啊。

享受团聚时刻时,此时此刻,而远千里之外帝都圣京,作为当世四族之一也刚出生了嫡孙,正摆宴席,群客来祝,来来往往高官富商,名车名媛。正应了那句话:“谈笑有红儒,往来无白丁”。

老太爷可随着太祖打江山,虽然身体不太好了,但虎威仍,没敢不给面子。但,对手也多,更需要持续不断才支撑。郎二代,三代只中庸之才,勉强维持业不至中落,断无开拓之能。郎太爷何等物,早已危机,提前布局,已准备请高来辅助四代嫡孙,十年铺路,希望全此了,毕竟其他三族也虎视眈眈,谁先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