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歧途

小说:[玄亮/谌瞻]锦缠道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晏自蹊 字数:1701

【玄】歧途

#《锦缠》剧情里抽出个片段作场景练习

#大概是近期参悟佛法产物,虽然啥也没参出来

#BGM:Vicetone—黑人抬棺古风

以上

天帝化人,撷瑞草以藉坐,景云祥风四起纷披。天魔念:世尊成,且受折抑。率众作难,穷现可怖可欲诸境。

世尊泊然动,以指按地,地大震。魔皆颠仆,於是降之。

故经云,以无心意无受行,而悉摧伏诸外。先历试邪法,示诸方便,发诸异见,令至菩提。

——《水月斋指月录》

*

诸葛素衣玄氅,沿江走过那片树林,听见身后有人唤他小字。

他停脚立住,却向后,大兄若是劝弟回头,就该备好酒。

无好酒。诸葛远处的灌木中绕出来,敛袖,温声答,于失者,示其正路[1],须甜头引诱……

——迷途客应自循之。诸葛接完后半句,转过身来望他,可,若愿悔改呢。

已经任性过,还回头?

请兄恕愚弟能从命。

为何?年长些的树妖追问既入世,便应见诸……繁华过眼只转瞬,为善者多落魄,为恶者富贵盈门。孔孟之说善蛊惑,忠义旗下多冤魂,从来运命由人。

玄德公之事……吾非教汝放舍其人。诸葛皱眉,汝当放舍外六尘内六根中六识[2]。

诸葛对方,慢慢地摇头。

——世尊藉天雨降无上醍醐,声闻、缘觉借以悟[3]。身在槛内,檐前小立观风雨,已非有缘人。

诸葛时有些答上来,这与他料想中的回答有小的偏差。

他自是知自家二弟性情执拗高傲,认准的事绝更改。却没想到,话说到这个地步,都没法把孔明领回来。

原本料定日子,该是尘缘已断,这又是哪来的纠葛……

做哥哥的忍住问,他托付什么?

没有什么。诸葛目光,偶然地瞥到附近树林的枝间隐约雏鸟绒羽,由得觉得很有趣。

自己要留下来,他随意地想要留下来。

纵使……与玄德,人间的缘分已尽

诸葛提醒他,心蒙尘,已算对的起他。

可是其他人呢?诸葛反问,可是还有那么多,依托季汉的人,信任的人……他带看到百姓浮沉苦海,位高权重者尸位素餐,之,把他的心血留给凡人糟践。

诸葛他忽而硬气起来的眉眼,觉勉励,只觉得难过。

孔明……他说,们这辈里,最有前途的孩子。从前为兄则,认管,二则,从来都没让们担心过。可是这次……

这次……他闭闭眼,又睁开,面容肃然:很让为兄失望。

诸葛的神色隐隐变。从小到大,诸葛罕有跟他说过这样的重话,而每次他用这样的口气与妖怪交涉的时候,通常对面的家伙,后半辈子里都会太好过。

,他往后退步,小声争辩明白,兄长……

诸葛信,向前走去,想要拉他:如何就……

时间在树妖的手将要触碰到妖的腰带时静止——诸葛眨眼,方见到,静止的是风,是云,是江水两岸摇摆停的李树,正值期漫漫开,好似云裁锦绣。

瓣被风卷,凝固在离诸葛的发冠仅有半寸的地方。

妖身后,巨大虚影无声无息破土而出,冲霄而去。那是株通体剔透的琉璃树,树根处却蔓延出妖娆的血红纹路,在内部蜿蜒向上,随高大树冠并没入云层深处,可追见。

琉璃身,血煞心。

诸葛整个人都僵住,眼神点点苦下来。

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为魔业[4]。

元神外放负荷极大,虚影显出半的时候,诸葛已经堪重负,半跪到地上,手撑地面才勉强维持住身形。沉重的虚影几乎把他压垮,李却还努力抬起头来,额角雪白叶若隐若现,微微笑,妖相尽显,有如镜水月。

“大兄见……这样的,还回的头么。”

诸葛痛心地看他:“心已碎,竟入魔?”

妨事……还有几十年。诸葛伏在地上,轻声答。

诸葛站在原地很久,终于还是上前,把弟弟拉起来。两只妖接触的刹那,琉璃虚像消失,时间恢复流转,诸葛收回心神,以为意地把逆冲的气血咽回去,果然听到诸葛,元神外放,出息拦,真要为答应,把自己耗死在这?

诸葛于是就嘤声。兄长疼,弟向来知的。

诸葛是要活活气死

那么……李神色望他,却适可而止地停住。

年长者又叹气。意已决……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收妖相,再没说什么,对兄长深施礼。

复抬眸时,对面的人影已经远去

妖孤零零地站在原地,沉默片刻,忽然却笑

其实也是什么特别值得开心的事,就是觉得哥哥走的时候,这幅垮脸的模样,好像小时候起去逗农户养的驴,被驴踢到眼角,有苦说出的呀。

他已经很久没有记起过年少的事,如今兄弟见面,偏又想起这茬,恰在昨日般。

大哥容颜未改,自己乌发明眸,还似当年隆中修行般年轻呢。只是到底有什么

妖转身离开,哼简单调子的歌,回他该去的归处。

黑色的大氅滑落,露出里面的丧服;身后烁烁繁都作飞烟,干瘪枝落地成灰;江水波涛滚滚,如泣如诉,远处的对岸传来牧童悠长的笛声,水牛从浅水游至浅滩,哞哞叫,去啃砂石缝里的多汁青草。

这多情的人间呐,难值得贪看眼。

而他向前走去,次也没有回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