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老抠鬼和熊孩子

小说:[玄亮/谌瞻]锦缠道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晏自蹊 字数:4680

【玄亮】老抠鬼和熊孩

#本文《昧旦》之后故事,片段扩写练转场,所以过渡段就直接下文概括:

前情提要就亮亮被备备从榻上挖起来之后说人间灯市什么意思,我带你去妖界灯市,然后备备:好呀好呀!他俩就去玩

以上

葛亮领着他在家点心摊前停下,和头顶绿芽芽摊主叽里咕噜说通什么,备听不懂,只感觉像讨价还价。他也无聊,左右,不远处精巧摊面吸引注意。

坐摊唇红齿白少年,青衫绿袍,眼角点黑痣,笑盈盈,瞧着十分讨人喜欢。不过备注意他那摊,别家支上要么铺着绒毯,要么铺着羽毛,些特立独行蛇族还用褪下来皮做零食包装,唯独少年用两片巨大荷叶重叠做底,上面用许多碧绿小片荷叶罩住,连卖什么都不与人,神神秘秘,十分显眼。

“知天命精,别瞅,年纪比你还大。”葛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完,顺着目光望去,不咸不淡地说。

“你想到哪儿去……”备颇无语,“我就着他那摊意思。”

葛亮把晶莹剔透小点心塞到备手里,自己也叼,含糊不清地说:“他那东西坑生人,你确定要去?”

“坑人么?”备接过小点心,听这话,来兴趣,“这么藏头露尾,该不会在逃犯吧,你们妖界通缉令什么……”

“打住,在逃犯会来灯市给你送人头?”葛亮拉着他就走,“也不坑……走吧,来都来,带你开开眼。”

*

走近才发现,这少年盘腿坐在方白瓷盆里,盆里很浅层水,清澈无比,似乎还蝌蚪游动。备不好细,又在意葛亮说“比他还大”那句话,便对着少年行礼,恭敬道:“请问仙长,这处卖什么?”

少年备,又瞟葛亮,见葛亮没他,目光回转到备身上来,笑道,“先生客气,时值佳节,在下卖灯谜。”

他本就长俊俏,此时笑露出两小虎牙,越发清秀可人,面笑盈盈地问:“两位贵客,可要赌赌手气?”

备刚要说自己不带钱,全凭身边这位做主,葛亮就啪声,把方才买晶莹剔透小点心全数拍到摊铺上。

“钱都买这,不知您老能否将就,给生客优惠?”葛亮着少年,微微笑道。

联系葛亮之前行为,在这里讨价还价其实也很正常,但备就觉得好像什么地方不对。

时说不上来,毕竟他也不非常清楚葛亮在妖界地位身份……如果光以罕见定义妖族地位,李花问小莲优惠价,似乎也说得过去。

少年果然很识时务,扬手道,“请。”

随着他挥手,摊位上覆盖货物众多小荷叶开始隐隐发光,勉强得出上面都端方“崔”字,似乎摊主标识。葛亮用胳膊肘捅捅备,示意他随便选犹豫,选靠自己近荷叶包,他手指触碰到荷叶同时,所光芒熄灭,荷叶自动打开来。

如此精妙售卖,吊足胃口,里面东西却让备大跌眼镜。

葛亮毫不意外,伸手把荷叶包里面东西拿出来——那枚断裂成两半白玉镯,玉质倒剔透,只可惜已经摔断,卖不出什么价钱。

些尴尬:“回头做成金镶玉,还可以拿去送人吧……”

葛亮摇摇手,示意还没完,面把白玉镯底下不起眼木签递过来。

备接面念出来:含情凝涕谢君王,分钗。

他捧着木签,愣在原地;旁边葛亮抱着胳膊戏,完全没帮他解围意思。绿袍少年笑嘻嘻地补充,人家卖灯谜嘛——请先生解签。

这……备发愁,他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也知道这《长恨歌》,但除知道这《长恨歌》之外,他不知道更多信息

想,他苦笑着问少年,某愚钝,仙长至少也告诉我这灯谜要猜什么吧?

少年置身事外葛亮眼,微笑着道,这好说,便打贵客身边——这位大人同族。

葛亮挑眉,见备瞪过来,便冲他仪态万千地颔首。

这下除妖师即便知道可能二人串通捉弄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捧着玉镯和木签冥思苦想。

孔明花妖……首先排除李花,再者,贵妃娘娘也不太可能二弟三弟那种以法力取胜品种。杨玉环,传闻中国色天香皇贵妃……花开时节动京城,那么牡丹,还芍药?或者换角度,花中美人……难道虞美人?再想想话,虽然典故,总不至于含羞草……

他连续猜,少年都摇头说不葛亮热闹得不知道多开心。备猜错后就开始乱猜,从杜鹃花到凌霄花,石榴花到玫瑰月季,反正大红品种全部提名遍……结果当然统统不对。

“请求场外支援。”备最后服气,坦率地向葛亮道。

李花倒热闹,含着笑意跟他说,“这灯谜啊,其实要这样玩:猜到谜底后,要作首诗,把谜底和谜面都夹在里面,所以对于不常来人说呢定难度……”

他正说着,旁边忽然插进来低沉声音。

“谜面加谜底,花妖与美人,意思。”

备眉头跳,向来人。他向来自诩警惕性高,却完全都没注意到这人怎么靠近葛亮也面露讶异之色。

说话年岁不大青年人,身月光锦白绸衣,系深青坠玛瑙腰带,戴着半张银镂空面具,上半张脸只露出两道白眉和双锐利暗金瞳,不像寻常草木妖精。

少年摊主也敛神色,眯起眼睛向来人,时却不出他本相。觉察到三目光,面具青年取出枚金锭,轻轻放在摊位上,表示自己无意冒犯。

绿袍少年就亮

“某本无意夺他人所好……”青年微微笑着,露出些苦恼神情,“只舍弟这位大人挑中,现愿出三倍价钱,还请割爱。”

碎镯愣,顺着面具青年后方去,果然身高只到成年人腰际妖族孩,戴着半张羽毛面具,亮白色耳羽出露,露出小嘴高高撅着,便知道明显家里宠大那种不好招待性格。

“这位公……”面具青年葛亮,试图搭讪。

“镯他。”葛亮淡淡道。

备刚点头,那头绿袍摊主已经急,叫道,“他还没做出诗。镯不能算他!”

青年略沉吟,“作诗啊,这简单。”

李花眸光闪烁,扭头问备,“玄德想要这镯吗?”

这架势葛亮打算认真,忙摆手道,“不不,就而已,备还不跟孩童抢。”

他话音刚落,那边青年已作答完毕。

“思凡百岁复千年,杨家女称名昙。岂道浅尝深□□,耗尽苍生脂粉钱。”

葛亮微微眯起眼,这幅起兴趣神色被备收在眼中。

少年摊主早将那枚金锭揽入怀里,眉开眼笑,“公大才,请取赏。”

“见笑。”面具青年向葛亮和备各颔首,取摊主包好,便潇洒地离开

葛亮着青年离开背影,若所思。

备默默地拉拉他衣角,李花莫名其妙,偏过头向他,“怎么。”

备酸溜溜地道,“我听不懂,孔明倒好兴致啊。”

他这话说得颇委屈,葛亮失笑,面给他解释:“不怪你……些故事,妖界才流传着。便如人猜人间谜,妖,自然也猜妖间谜。”

“玉白叶绿,白绿二色昙花颜色。”他说,“杨玉环本昙花妖,妖界呢,其实都知道她昙花,再随便写几……不过,俗客咏美人,通常同情美人不幸遭遇,罕见能想到杨家姐妹脂粉钱足抵当朝全部地税。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1]……呵。刚刚那位身为妖族,能想到下层百姓受苦,意思妖呢。”

“不同凡响。”备听明白,沉吟道。

葛亮于继续说:“分最简单,只用做首诗就可以,格律自选。上面还分二篦,分三簪……这种游戏,赌博学强识,说灯谜,其实就……敛财把戏。”

摊主正在喜滋滋地抛金锭听这话,脸色瞬间难起来;备怕起事端,忍不住私底下勾勾葛亮手指,示意他别当人面揭短。葛亮却全然不惧,俊朗面孔面上甚至笑意,仿佛吃准对方不会当街打他。

“你,你们……”少年摊主狠狠地瞪着两人,几乎从牙缝里挤出几字来,“行,颠倒我赚,也不留你们,赶紧走。”

“且慢。”葛亮慢条斯理地挽起袖,“我还没玩儿呢。”

“你特么给钱!谁要吃你那些露水点心!”摊主咆哮。

备还没阻止,葛亮已经呵呵笑着,动作飞快地把摊上挨自己近荷叶都拍遍。封印光芒闪而逝,备目瞪口呆地葛亮对着那些残缺破烂儿点评起来。

“羊角?作法自毙,商君变法啊,法兽协助秦孝公……虽然结局不太好。”

“秉笔直书,春秋末年宁死不屈史官?其实那根本不三兄弟,而九尾,九条命嘛,姓崔杀不动最终达成妥协。”

“李长吉?归位估计,不妖怪都能混进来,你这也太坑妖吧。”

“居然还淮阴侯……器灵怎么算数……”

“苏定方……沙蟒将军,久仰大名……”

“玄德,见没?人史要正着读,妖史要反着读。”

……

备听得瞠目结舌,摊主已经气得直接从白瓷盆里跳出来:“我把你杀千刀葛孔明——!”

说时迟那时快,葛亮从袖里丢下什么东西,就把拉住备:“走!”

备晕头晕脑就被他拉着疯狂跑路,直到绕得周围景物完全变化才反应过来,“你刚刚丢什么?”

“能让崔州平爱死我东西。”葛亮跑得游刃余,面郑重地答道,

“钱?”备和他起疯狂逃窜,这时候再反应不过来他就:“你们果然早就认识,那你为什么非要……”

“非要气他吧。”葛亮飞快地答他,“他那种傲气性,直接接济他他不肯。五十年精,养弟弟妹妹们也很辛苦啊。”

“那那面具人……”

“他话,我不认识……不过若缘,日后还会相见。”

“……”

身后声音越来越小,两人跑到比较僻静地方,你我,我你,忍不住相对大笑,过往小妖都奇奇怪怪地着这两异类,却极少驻足

葛亮笑得见眉不见眼,这时候他才真正点与外表相符青年

真爱他这幅幼稚模样,见李花将要笑够,除妖师伸出手,掌心里支细细柳木簪。

“刚刚摊主塞给我。”备望着他道,“可能也你带朋友来玩,替你高兴吧。”

葛亮拿过来,啧声:“不值钱小玩意,老抠鬼。”

抬下颌,孔明想让它变得更值钱些么?

葛亮纯啥手段,于道,好。

备接过簪,很轻易地将它掰断,掐诀,便忽然金色丝线从两截裂口处生出,缠绕编织成金色细小花朵,灿烂闪烁。

葛亮些惊讶,这并不寻常障眼法。

“怎么做到?”他好奇地问备,“从前都不知道你手。”

这下轮到备得意,“原来也孔明不知道事啊。”

葛亮笑道,我不知道很多呢。等下带你去吃好东西,样讲给你听。

“又露水点心?”备揄揶他。

葛亮摇摇头,“别误会,这次人也常吃,本地驰名小吃呢。”

备又要张口,葛亮忙道:“打住!不许问,吃到再说。”

他话音刚落,脚边忽然冒出稚嫩声音。

“——他想带你去吃榆姨姥榆钱饼!”

葛亮脸色僵僵,备也愣住

不知什么时候,两脚边多五六岁模样小孩身月白锦衣,像模像样盘腿坐着,五官秀气得简直像女孩,眉毛却又黑又粗,显出这孩注定不同于常人自负与固执。

备在到这孩似曾相识亮白色耳羽时间就觉得要糟。他侧过头,跟葛亮耳语:“这会不会刚刚那……”

“面具兄弟弟。”葛亮跟他咬耳朵,“要糟,怕不跟踪我们来。”

愣,“这样吗?我还以为碰瓷……”

“喂!”小孩他们嘀嘀咕咕非常不满,“你们怎么不接我话!”

“接……哦,那么,”葛亮,“这鱼姨姥谁呢?”

棵活很久大榆树,很多孩!她女儿最虞姬,楚霸王身边,”小孩挥舞着短短小胖手,“虞姬根本不人,霸王却。”

“她以为自己死,能让项王寻到条生路,却让项王断逃生念头。”

备听得认真,轻叹声,“问世间情为何物……”

“别想那么多,榆钱很好吃。”葛亮冷酷地打断他道,面扭头问小孩:“赶紧说出来你哥在哪,我们好把你送回家。”

“才不,你都没夸我知道很多!”小孩寸土必争。

“啊,皎然和公琰都没这么难伺候吧。”备满脸黑线。

“和它比起来家里那俩简直二十四孝小天使。”葛亮诚恳道。

小妖怪双圆溜溜黑眼睛眨不眨地盯着李花。

“我可以告诉你我家在哪……”

“乖。”葛亮松口气,心想早点解决送上门麻烦早点回家去吃饭。

“但我想要你做我老师。”小妖怪继续说。

“哈?”备和葛亮都傻在原地。

“我,白三道儿家最聪明小白眉,”它趾高气扬地说,“马幼常——想让你做我老师。”

“我不会带孩,我都散养。”葛亮实话实说。

小不点儿恶狠狠地着他:“散养就散养!你敢不敢收?”

这下换戏:“人家赖上你。”

“我不会教男孩,”葛亮面不改色地撒谎,“我只收女徒弟。”

小妖怪脸色白,又咬牙维持面

“我不管,我就要你教!”

“你让我教你总得给理由吧。”葛亮这下也点好奇,“不如说说?”

“你身上香。”小孩据实相告,“还,你长得好。”

葛亮愕然。这下轮到备笑不出来。除妖师不由分说走过来,想要拎小孩衣领:“哪儿来没分寸小鬼……”

“贝格胆!”小妖怪警惕地往后退,黑眼睛备又葛亮,尖叫道,“你拒绝我,你完,你吃虫刺毛虫!我现在就去找我大哥告状……”

备还没来得及动手,就眼睁睁着小鸟妖边哭边撒泼,双翅哗地声变出来,用力拍很快升天,化作天边小点。

人肩并肩望着湛蓝色澄净天空,欲言又止。

半晌。

备喃喃道,“它这……自己回家吗?”

葛亮声线也点发虚:“大,大概吧。”

“这……也可以啊?”

“无常啊,”葛亮摇摇头,“大概生活就这样跌宕起伏吧。”

“我说碰瓷你还不信……”备愤愤。

“你以为这人间啊,白眉族又不缺钱……”

“说。那我们还逛吗?”

为啥不逛,葛亮耸耸肩,道,等下带你去异兽区,见人。

什么,异兽区还人?备大惊失色。

好吧……见条坚定觉得自己龙。葛亮咳嗽声。

哇哦,够变态,备冲他竖起大拇指,不过我喜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