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昧旦

小说:[玄亮/谌瞻]锦缠道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晏自蹊 字数:1844

#锦缠道paro番外,也可以看作前传日常,发生在日子还很安宁太平时候

#小甜饼,放心磕,大家新年快乐!

以上

今年雪来得格外晚。

夜里惊醒,听着窗外知什么东西遍持之以恒敲打着窗纸,半梦半醒间,还以为身在酆都,鬼魂哗乱。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些是窸窸窣窣雪声。样烈雪,近几年少有,想必天亮出门,应是番天明净好景色。

只是可怜穷人要受苦。

更漏声声慢,时辰还早。刘半闭着眼睛,摸索身边睡得人事葛亮——脑壳,又顺着往,给那人把掉腰上被子用力拉起来,被角掖温凉颈窝,然后胳膊搭住、往自己怀里带,连串动作行云流水知道做过多少遍。听葛亮梦里嘟哝了句什么,刘“嗯嗯”着敷衍他,面合上眼睛,稀里糊涂又睡过

再醒来时,外面雪光映得纱窗明亮。

那光明亮得有些过分,宛如上好冰玉素帛。刘眯着眼看,看着看着,忍住想别处

思及在起后,坦诚相见之时,葛亮原身他是见过;花妖原形与树妖同,虽也借了树身形体,底最贵重点灵气在花,难免开着,故此,即便是修清修道花妖也免有矜贵之色,天性使然矣。

向时他贪欢,哄着醉酒葛亮在暗室烛火开过法相,李花神志早被半坛富水搅了个迷糊,有求必应,掐了个诀现了原身,玲珑剔透,枝繁叶茂,繁花如锦。刘看着喜欢,忍住伸手触碰他枝叶上小束雪白花朵,岂料叶皆是李花筋脉所化——醉里妖怪哪禁得住个,给除妖师大人活活摸软了,收了法相倒在红锦被上迷糊,□□如新雪。

李花正当盛年,容华夺目,醉里懵懂,嗔怒也好看——只眸光,碎玉流珠。

有花堪折直须折。烛影摇红,抖落光影纷纭。

思及过往画面,心猿意马,知当时花况比今夕雪光明媚几分。

想歪他就伸手摸身边人,头也回,全凭熟稔。身侧空空如也,只剩个软绵绵枕头,好么,刘于是更加熟稔披着被子坐了起来,往榻瞅——

意料之中,葛亮在榻裹着被子团成个球,熟睡得无声无息。

绮丽幻想如梦幻泡影消散。刘慢悠悠声,头倒

——什么时候把家伙劈柴烧了吧。让人省心。

他是真佩服葛亮怎么睡里面还能掉。结果把人拉上来,戳醒问,才知道快天明时葛亮饿醒,外面尝了点新春风雪回来,太冷了,没撑榻上就在面乱糟糟凑合着睡了。

听得又好笑又心疼,欲要戳冤家脑门,葛亮警惕躲,澄澈无辜眸子瞥得刘心底热,就没舍得。

须知花妖餐风饮露,俱为修行,葛亮为清修脉,更是沾荤腥;其中,春夏秋都好过,唯独冬天最是难捱。树妖还能靠皮糙肉厚硬挺,花妖天性娇气,实力随环境而变,遇上严酷些风雪,似关、张等级别大妖都需要躲躲;弱小些花妖,运气好还能找个暖和方窝冬,运气差等天气仇家,直接等死,自保能力都无。

“要是你破了隆中阵法……”葛亮低低抱怨,“我现在应该还在南阳舒舒服服窝着。”

谁说是呢。刘心疼他,十指流过怀里人冰凉墨黑长发,安抚道,什么时候再给你建个咒阵,用最好材料,冬天也暖暖和和

要在水边……

好。

风景漂亮。

好。

……

好像雨雪天总是容易犯困,管人还是妖。两个人躺就了晌午,还窝在榻上没个正形。

其实是很少有葛亮起居从来依时严谨,身边常年有白蛟皎然与雁妖公琰两名弟子随侍;刘则作息规律,身畔玉兰桂花两兄弟形影离,自必说。今年关、张二人早早回故里桃园过冬,小蛟龙则同好友雁妖回家族省亲,于是只剩葛亮虚度光阴……妖全无体面赖床,居然难得么清闲无事;太过舒服,就连肚子饿好像也是很难捱了。

披了件衣服,坐起来,正内心挣扎着要做饭,却听葛亮忽然出声,“上元佳节,眼看着又是年雪夜。”

他于是把头发捋脑后,面拢着,面咬着根深青布条含糊问:今天元宵,带你城里看看?

葛亮柔柔答,你猜我多大了?

额角抽了抽:哦。

……凡人谁要问妖怪寿命自取其辱啊喂!

葛亮其实还没怎么睡醒,又兼同刘两人独处,故说话随心所欲些,时候揉着眼睛道,刚那几年,带着文伟和公琰来看过……上元,中秋,端午,总归是那些人间节日盛会。

——后来走了很多方,习俗大同小异,便见怪怪了。

是么。刘扎紧了发,揉了揉眼角,又从团成被子里葛亮:你走方多,见多,所以以为那都是……

葛亮抱紧被子据理力争:然呢?

然,然可是有很多种然。刘笑起来,手里用力,就把被子掀了。

锦被带起阵风,葛亮猝及防,差点掉,愤而坐起来抗议:你为什么么致力于打扰棵树冬眠?

无奈看着他,面很想给他把掉胸口衣领拉上……是怕你睡出毛病来。

难得清闲天,就知道祸害我。

葛亮愤愤倒,翻了个身背对着刘理他。刘凑近,放软了口气哄。

……别睡了,再睡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让你睡个够。

葛亮把脸埋在荞麦枕头里,闷闷出声:好呢,我晓得你早就安好心。

——明年再长出个新来,比原先孔明更听话,更好看。

哦?那我就成全你俩。

然后自己个人躲哭?

,然后自己游历天,收小后宫,逍遥快活

种好事为啥带我。

刘玄德,你真太无聊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