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意中之人难两全

小说:八百秦川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白度虚空 字数:2115

收割完麦子,回到家里,就地坐下休息,疲惫地行。

芈欣看到老突然鬼鬼祟祟地将拉到侧屋去,还关上房门,心里禁奇怪。

那日老在众面前许下的誓言,芈欣还记忆犹新。老决心将己的女儿许配给拯救他的妻子的壮士,芈欣本没觉得什么,甚至为老的真情所感动。可是这壮士偏偏是家的公子,芈欣心里就些抵触。老早晚会兑现己的诺言,将许配给赵子,这美色当前,赵子口答应或者婉言拒绝,芈欣完全没底。

他仍然记得己跟随赵子的初衷。这就是:恢复己楚王后裔的名誉,让天下都承认己的身份和地位。芈欣彻夜都在计划这件事情,当前跟随赵子是他觉得最能接近这个目标的最好选择,可是的加入让他的计划出现波澜。

要是赵子住美色当前,答应做老的乘龙快婿,那么必然会被家庭所束缚手脚。贪恋美色的男子,要么碌碌无为;要么穷奢极欲,难成大器。芈欣是聪明,却是个明白。他知引导赵子图谋天下的唯手段,就是在后面默默支持,潜移默化地影响他走向那条路。

芈欣绝会轻易让赵子沉迷温柔乡而忘记己的满腔抱负。现在天时地利和已占其二,只等时机到,早晚能够所建树。芈欣像父亲样天天为赵子打算,殊知,这只是芈欣在为己的野心铺垫脚石罢了。

屋内,老关上房门,四下望望,确定没偷听,这才转身看向己的爱女。

儿,这些年,,,辛苦你了!”老哀叹声,

“爹这是哪里的话,孩儿还想好好地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呢!”,倒给杯清茶,又,“爹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将我许配给赵公子,兑现当日的诺言是吗?”

老没喝茶,而是握住的手,泪眼滂沱地:“爹爹这也是无奈之举,儿,你可千万要怪罪为父。”

古代除了极少数的大奸大恶之,大多数古都十分重视信誉。所谓言而信,诚实待,要是信用,那么是为大家所齿的。秦朝末年就季布诺千金的典故,后来季布跟随项羽建功立业,大受重用。这也就意味着,老必须实现己发下的誓言。当着众乡民的面发誓,他要兑现,就算众乡民口里,他的名声也会变坏变臭,更是管理这东河乡的乡民了。

“爹爹,要责怪己。你做得对!为了娘的性命,就算是我也会这么选择。赵公子救了我娘,是我们家的大恩,我们理应报答家。”条理地

“这么,你答应了?只要你答应,我立马就去跟赵壮士,择日找个媒婆,把这婚事定下来。”些迫及待地盯视着,也许是己表现地过于明显,他又咳嗽声,装作十分舍的样子。

脸红了,生的终身大事,他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按理古以来子女的婚姻大事都是由父母安排的,也应该听从老的安排。可是个逆来顺受的女子,相反,她十分主见,也些小固执。

“爹爹何必这么急迫。你难考虑过赵公子的想法吗?他这般样貌出众,才华横溢的男又岂是我这山野村姑能够匹配的。要到时家谢绝,你岂是面子上更过去了!”分析

“此话理!儿,我观赵子面相简单,以后必定飞黄腾达,富贵至极。所以,,,要我先去打探打探,要是合适,我再与你们合!”老没出白义提醒他的话,潜意识里老还是希望将女儿许配给赵子作正妻,而且就算他用面相之术看出赵子凡,这是还没应验吗?

“爹爹,想的周到。可是,,,儿已经了意中,,,希望爹爹成全!”突然双膝跪下,低着头恳求地

儿,你莫非是被猪油蒙了心!那个穷小子什么好,偷吃懒做,空大志,家中钱财也被他败光,现在身无片瓦,你难就喜欢跟他去过苦日子吗?”老气得火冒三丈,看见脸可怜样儿,时又狠下心,便耐心地苦劝

“爹爹,是你的那样!他将家里的钱财都拿去买兵书,他是立志要当大将军的。现在贫困,代表以后他就这么直贫困下去,祈求爹爹成全我们吧!呜呜,,,”

在感情面前,再如何坚强刚硬的女都会软化成塘池水。

老伸出的巴掌还是收回去了,他了解己的女儿,是会轻易改变己的主意。

此事还要从长计议,届时要是赵子同意这门婚事,那么就老毁约,他也用承担任何损失。至于和那个臭小子的事情,在老看来,是万万可能的,他会把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既然如此,此事就暂且搁下。过几日我和赵兄弟聊聊,再做打算。可是儿,我告诉你,你和那个臭小子的事情,除非我死了,否则,绝可能!”

完,就摔门而出,独留依然跪地哭泣。

院里的赵子也发现了屋里的异常,更是看见老气冲冲地从屋里走出来。赵子心里虽然些奇怪,可这是别的家事,己作为个客长期借宿在别家里,已经让他很羞愧了,又岂会去碰触眉头管闲事。

几天后,白义上午接诊完病,就准备收拾东西动身回淮阴县了。

“白老哥,怎么这么快就决定回去了吗?我还很多问题要向你请教呢!”赵子

“这么多日,叨扰啬夫已经很好意思了。再,前几日,药铺里的伙计来告知我,县里病上门求诊,病情拖得,所以还是尽早动身比较好!”白义收拾着包裹

“白老哥,既然如此,我也好长久借宿老家中。过几日我也准备动身启程,只是这去路清,北行的路程至今没头绪,唉!”赵子哀叹

芈欣心中喜,看来家公子终于决定是要走了!

义眼前亮,拉着赵子的手,:“这个好解决,淮阴县里北行的商队,要是你意,跟我去县里小住几日,到月底和北行的商队北行,岂是更好!”

赵子也觉得这个法子好,到时去县里找份地图,也己的迷路了。

“如此甚好,等老回来,我就和他这件事。我们起出发!”赵子

是乐见其成,能够和赵子这样的朋友长久相处是件乐事。他正愁怎么和赵子分别的事情,没想到两拍即合,看来也是命中的缘分!

于是三都相继收拾行囊,准备告别老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