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小说:[综]室友们今天又在炸房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简溪云 字数:2789

十年后的长凛把头发留了起来,低低扎着,发尾垂到腰际,右耳带着钴蓝色的耳钉,夜色亮着微光,他穿着纯白色的衬衫,袖口挽起,露出白皙的手腕,左腕戴着黑色的手工编织的手链,正上方嵌着三粒小颗的钻石。

“好久见。”他朝几招了招手,神态自若走入门内,像意外自己会出现这里。

宰治跟他身后,歪了歪头:“好久见?”

啊。”长凛穿着增高鞋,比宰治要高上一点,他略微低了低头,轻笑,“最近一直别的世界旅游,确实很久没见过你们了。”

“罪魁祸首”蓝波躲主建筑门后,小心翼翼探出半个头,偷着打量他。

“我又会打你,那么怕我干什么。”他把少年拽出来,好笑拍了拍他蹭脏的衣服。

蓝波现个十二三岁的小少年,二十九的长凛眼里,过就个孩子。

他“亲儿子”长光都已经要二十了,蓝波小孩儿什么呢?

小朋友怀里抱着知道什么时候溜过去捡回来的十年火箭炮,表情有些惶恐,音有点颤抖:“没,没怕。”

凛哭笑得,敲了敲十年火箭炮的边缘:“这东西以后少拿出来玩,容易出大问题。”

蓝波忙点头。

沢田纲吉喊着他的名字,匆匆从楼上来,看到长凛后怔了一,有些僵硬止住脚步。

凛朝他挥了挥手,也道了一“好久见”。

说好只出去一周吗,好久什么意思啊。”中原中也嘟囔。

凛耸肩:“时间流速同嘛。”

“这次和谁出去?”沢田纲吉一边系着被扯开的衣服扣子,一边问他。

凛笑:“猜猜看?”

“时间那么久……”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像已经猜到谁了。

“你们很熟吗?”来拿饮料的齐木楠雄问。

“之前因为意外一起待过一段时间。”沢田纲吉意有所指看向蓝波。

小朋友抱紧了怀中的十年火箭炮。

宰治突然贴到长凛身后,冰凉的指腹按压他的脖颈上,而后他耳边低语:“看样子,凛酱那个世界过的很好呢。”

凛猛向前一步,捂住脖颈,回头看他。

被他注视着的眼神阴翳:“为什么离开呢?”

“那我也得能离开才行啊。”他宰治触碰过的方轻轻按了两,别开视线。

手指遮盖的方,一道鲜明的勒痕。

沢田纲吉皱起眉,轻问:“疼疼。”

“……痛。”

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后,长凛的脑海瞬间就被这一个字填满。

眼睛被黑布遮盖,眼前一片漆黑,视力丧失的时候,其他感官就会更加敏锐。

疼痛自身体内部传来,侵蚀四肢百骸。

脖子上卡着什么东西,迫使他张开嘴,艰难呼吸。手腕和脚腕被麻绳勒着,升起火辣辣的疼痛感。

他感觉自己像被吊了半空,锁一个暗无天日的方。

咔哒。

门打开的音。

意识抬了抬头,紧接着就被来捏住了巴。

“很痛吧?”来问他,“你为什么能乖一点呢?”

他艰难发出一点意味明的音,心底一阵惊诧。

他熟悉这个音。

轻轻转动他脖子上套着的项圈,碾过喉结,摩擦皮肤:“很难受吗?”

库洛洛的音。

他勉强发,同时尝试发动异能。

无效。

他好像失去异能了。

为什么?

颈间的项圈松了少许,他大口喘息着,心里有些慌乱。

……异世界?

他和库洛洛到了另一个世界?

“旅行”?

他忍住蹙眉。

可根据他感受到的身体状况,他被囚禁这里的时间,绝对已经超过了一个月。

其他呢?

来救你吗?”库洛洛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轻笑一,“可你已经没有其他了。”

凛心里一紧。

“什么……意思?”

库洛洛并未回答,而按住了他的喉结:“要说话。”

片刻后,唇上传来冰凉湿润的触感。

库洛洛用舌尖挑开他的牙齿,渡来一小口水。

喉结上的挤压感消失,那口清凉的水顺着咽喉向流淌。

“你……”他张了张嘴,刚吐出一个字,就被又一次响起的开门打断。

这一次,脚步杂乱,绝对止一

“凛,我来看你了哦。”

童磨的音。

“怎么把项圈松了?”六道骸问。

“好几天没回来了,凛酱有没有变乖?”

凛浑身冰凉,痛觉似乎都逐渐消失。

他想他知道库洛洛的意思了。

——他已经没有其他了。

这些,把他囚禁起来了?

双拳自觉紧握,手腕处的痛感更鲜明了一些。

他的想法过于天真,以为维持原样就能一切安好。

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怜兮手里按揉。

“你乖一点,我们就早点让你减轻痛苦,好好?”

。”他轻轻吐出一个字。

脖子上的手瞬间收紧,窒息感来的突然而又强烈。

“为什么?”

他说出话,只能竭尽所能挣扎。

“放松。”

按住了捏着他脖子的手。

“我们能逼得紧。”

那只手慢慢松了力道。

为什么?

凛剧烈干咳,心底一片茫然。

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如果一切发生之前,他可能会觉得现所经历的一切难以置信,甚至会认为这些都假象。

,他心里只有困惑解。

他心中有一个念头,却又觉得那并他们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理由。

“凛酱,想知道原因吗?”

宰治话音落的同时,外面传来了爆炸

然后房间的门整个倒塌的巨响。

叫喊、脚步、打斗,周围极尽嘈杂。

凛听着这些音,总感觉有些真切。

混乱之中解开了束缚着他的绳子。

他向坠去,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身后有小心翼翼他的眼罩,一只手虚挡他的眼前,帮他遮挡强光。

“别怕,我们来了。”库洛洛音温柔。

“抱歉,我们来晚了。”说话的轻轻握住他的手。

眼前的手缓缓移开,他逐渐看清了面前的景象。

视线定格角落里的尸体上,那些面孔和他身前这些重合:“他们……谁?”

“仿制品。”库洛洛解释,遮住他的眼,“这个世界的特殊设定。”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久,他们就把你抓了起来……抱歉,我们动作慢了,现才找到你。”

凛抿起嘴,并说话。

真的吗?

“凛,试着重新相信,好吗?”

他再说谁?

的他,还十年后的他?

如果他相信这真的。

那么宰治,又如何来到这里的?

他思绪稍停,缓缓抬起头,看向倚墙边的宰治,然后对视之中,缓缓眨了眨眼。

好狼狈。

宰治的模样。

对面那弯起嘴角,语调轻松:“天谴哦。”

“虽然想承认,”齐木楠雄叹了口气,扶住向倒去的宰治,“但他为了来这里,确实付出了很多。”

凛垂眼睑。

“凛酱,你就告诉我你那次到底看到了什么嘛。”宰治大半个身子都靠桌子上,双手撑着巴,态度诚恳。

凛并未抬眼,轻轻推了推他的额头:“都说了秘密了。”

“凛酱——”

“你那么聪明,自己去猜啊。”他站起身,顺便把宰治拉桌子。

宰治双手扒着桌子边缘肯离开:“我要!凛酱你说我就走!”

“好啊。”长凛挑眉,“那让我想想,我们今天中午,要吃烤宰,还宰?”

他捏了捏宰治的后颈:“你说……今天让中也打手,还让飞坦打手?”

宰治哼哼唧唧,扭了扭身子。

“那就一起来好了,”长凛深呼吸,抬高音:“飞……”

宰治猛翻转身体,捞过长凛,捂住他的嘴。

要拿我做菜嘛。”宰治鼓起脸颊,“你忍心吗,凛酱?”

客厅的窗户突然碎掉,从窗外飞进一

宰治沉默片刻,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凛酱预言啊。”

倒飞进来的蓝波一撞上了长凛的背。

他猛然向一沉,牙齿磕宰治的颌上。

晕过去的蓝波从他身上滑落,摔倒了上。

凛站起身,从破碎的窗户中跃了出去。

“谁又——”他的音一顿。

前方的主建筑,莫名其妙黑了三分之一。

非常显然,被炸的。

凛深呼吸,拎小猫一样拎起了剑尖还挑着半截炸弹的飞坦。

主建筑遮挡着的庭院里一片嘈杂。

他瞬移到庭院中央,眼睁睁看着西索身边的巨木轰然倒

红发张扬的青年无辜甩了一手里的扑克牌。

凛保持微笑,抬起头。

今天的横滨风和日丽,港黑大楼屹立阳光之

身后的主建筑传来玻璃碎裂的音。

他按着西索的头,把锤到上,质问他为什么砍倒门口的树。

说实话,他仍旧知道,锖兔和楠雄给他讲的那个故事,有几分真的,几分假的。

他也知道,十年后所见之事的真相,到底如何。

他的身边确实有多危险的

可那又如何?

有些事情,也需要明白。

他只需要知道——

今夜,横滨的夜空仍将繁星满天。

明天,横滨的阳也依然照常升起。

这个融合了的世界,正按照她自己的步调,迎接每一秒未来。

一切事物,都有她自己的轨迹。

他并担心自己的未来。

因为他可能……已经会被背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