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龙(终)

小说:梦回艳龙床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卸甲归奴 字数:1363

他早养成,看见突厥人扬手刀弄死,立马手痒起来,从床上跳下来,对叫醒自己突厥人拳打脚踢。

突厥人叽里呱啦地说话,衡听不懂,只上手往死里揍。

酒奴进来见他快打死人,都快哭,上前抱住腰,“我老爷啊,你这大早发疯啊。”劝住衡以后,立马朝突厥人叽里呱啦说突厥语,把人给劝走

衡起床气消以后,也发觉异常。他睡前明明自己皇宫,怎么醒来个破屋子里

这屋子其实家具旧点,还算亮堂,但衡这般奢侈挑剔人眼里看来,这里和猪圈差不多。

他质问酒怎么回事,却不想,从酒那里知晓,大已经亡,州郡各自为政,互相火拼,争夺皇位。

衡想,“咦,朕终于把大玩完?”他对亡国之事点都不上心,想着自己梦里。

他顺嘴问:“那朕怎么死?还有那突厥人怎么回事?”

立马扯袖子,“我老爷啊,你别再说‘朕朕朕”,小心隔墙有耳啊。”提醒他以后,便将来龙去脉解释清楚。

原来他知道城破,立马卷铺盖跑。至于为何来沙州,因为只有沙州这有他这个皇帝画像,不像其他州郡都抓他。

衡只觉得梦里自己怎么这么窝囊呢。哎,要,她肯定会气自己把国玩死,最后臭骂自己顿。

想起,他好心情。不过既然他人沙州,干脆去见见敏爹娘吧。

衡不顾酒阻拦,去家,家门户紧闭,门上铜锁都旧发绿。好似很久人住

他问酒家人去哪,酒茫然,“老爷您什么时候认识姓,不认识啊!”

衡讶异,不过很快心道,这梦呢,梦里又逻辑,又有何好追究

他漫无目沙州逛,想着敏小时候喜欢哪儿玩,忽,身边辆马车经过,阵香风从马车里吹出来。

这香味浓烈,如红色芍药般热情,勾衡心扑通扑通跳,他下意识看过去,瞥见被风吹起车帘后,张冷俏小脸。

长如蝶翅睫羽下双波澜不惊黑瞳,随意瞥向他时,明明冷幽至极,说着生人勿近,却身穿大红纱裙,眼尾勾朱色,烈焰红唇,犹如雪域之上唯燃起火焰般,只想让人拼命靠近,抱着取暖。

衡心惊,想到沙州竟然有这般冷美人。他摸摸胸膛止不住心跳,觉得奇怪。他又不好冷美人这口,怎么这会儿喜欢上……

果然梦里无逻辑,不过他还忍不住让酒去打听那人谁。等听见“敏”名字后,他头晕晕,敏……

不会她吧。他立刻去调查,确定这个皇后,立马等不及敏带着丫头出门买脂粉时候,直接抢她入洞房。

冷美人果然冷美人,被他抢,双目更冷冽如霜,看时候,眼神如刀似刀往上砍。

“我群芳馆人,你要不想死,把我送回去。”

想今夜上手,怕被她打,所以笑眯眯地盯着她看夜。原来她长这副模样,好看好看,点,全天下也只有他才能忍受她脾气……至于她威胁,他全然不放心上。

敏被他关个月,觉得这男人有脑疾!

他每日盯着她,会儿让她弹琵琶,弹《后/庭/花》,会儿让她吹陇笛,会儿让她唱淫词浪曲!!

轻浮!!

说他色吧,他却只略微动手动脚,被她瞪眼,又会收手,再进步。

她想,这男人和外头那个叫酒奴样,个太监。

酒奴破绽太明显,和他待久猜到男人。至于这个老爷,估计也,不然话,她这个活色生香大美人他面前,他却有猴急地吃

太监,能什么。

敏感觉自己保住清白,以前那么警惕。却不想,那夜,这太监点喜烛,逼她喝交杯酒,摸上她床……

“死太监,别碰我!!”她还以为面前这男人不能人道,结亲事,想找对食呢。

衡压倒她,弹弹她吹弹可破雪肤,张口咬下去,留下行行青紫,弄得她哽咽哭泣时,无耻道:“你说我太监,嗯~~”

敢怀疑他太监,看他不夜夜春宵,狠狠证明给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