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张火焰

小说:对不起我的天赋是觉醒 类别:青春小说 作者:天下贼 字数:5427

“好久不见了啊,咋样?中原人好打不?”第二次见面了,算是熟人不?也不清楚,人家都主动打招呼了,也不是没礼貌人马。

“不好打,也得打啊。”科摩多很郁闷,好不容易把胜率提上来了,战就输给了杨烈,彻底被压制,打己毫无脾气。

“导师!”

“丁香、清风,么巧啊,咋样,阵子点进步没?”亲传弟子吗,是比较和蔼

“好歹是赚了点灵石,呵呵!”刘清风笑着说

“我赔也不多。”丁香说

“不错嘛,长进就好,总是赔灵石,谁不闹心啊。”赚了,就说明胜率很高了,赔不多,胜场也不少,就是进步吗。

“你很穷吗?”冷不丁金向东冒出句。

‘钱’也不能肆意挥霍不是?老金啊,你就是含着金钥匙长,不知穷困滋味。”撇撇嘴,“中原人,本公子今天说啥也把。老金,等着我胜利消息吧,嘎嘎!”

倒是很喜欢和冷慕暗夜者开玩笑。

拎着两把长鞭,上了比战台。

“我靠!又是你。”

,上次被你糊弄了,次,你没那么多便宜占了。”不正是杨烈吗。

“上次是让着你,你毕竟是新来吗,不能让你输太难看了。杨烈,是吧,次可不给你面子了啊。”

“胡说八!”杨烈轮着两把战刀,不容在啰嗦,冲了上来。

“开!”声,两把长鞭冲天而起,“轰!”似乎很是直截了当撞向杨烈长鞭。

“哗!”全场很多观众片喧哗声。

杨烈两把战刀飞出了比战台,仅仅个回合,杨烈两把战刀就脱手了,虎口似乎在滴血。

比战场名气太了,然是最吸引观众焦点。

“你赢了!”杨烈默默转身,离开了比战台。

“ye!”很是装逼己给己欢呼起来。

“你……真么强?”金向东些难以置信看着走下比战台

不算强,稍微些取巧,或许,下战能想通下。”次,稍微些严肃。

“咋地?老金,又嫉妒羡慕恨了吧?呵呵!”脸色翻转很快,马上又是副笑脸,“可是我闭关八个月研究出最顶级战技,我也不容易呢。”

“恭喜师兄!”姜海梅拱手喜,实在是战太惊世骇俗了,只个回合,姜海梅也没看出啥。

“多谢了。”是很礼貌

“导师,你是咋做到?”丁香凑过来。

个吗……你看,我像树,是像颗树藤?”反问

“像……树藤!”丁香回忆刚才在比战台上那惊天击,飞扬长鞭。

“像树,震撼了对手战刀。”刘清风是样感觉

“你们需要尽可能亲身感受,木系模拟空间颗浑身树藤参天树,要是喜欢话,亲身感受下。当然,每个人路数是不,可以借鉴,但是不要执着,我路数也不定适合你们。”

也不好说,些意境靠是体会,不是说明白

“丁香,你很好学,只是,不能光是模仿,要走出路,只路才是最适合,明白?”担心丁香钻牛角尖。

“嗯,弟子是该好好想想了。”丁香躬身施礼,和刘清风起走了。

“你说似乎理。”金向东说

“咦?老金,你可是难得说句公话,我是不是很强?嘻嘻!”和金向东说话,从来没个正行。

“哼!”金向东再次恢复了个音节。

!”比战台上,出现了马卢达,战刀指着比战台下

“咦?你小子挑衅。老金你等着,我就去收拾他。”看裁判管事点头,也不客气了,闭关么久了,确需要几场战验证想法。

“我不信你真么强!”马卢达右手刀,左手短剑。

“我也不信我真真强,那就拿你再验证下。”很认真,进入战斗状态是很专心

“盘天路!”声,长鞭再次冲天而起,两把长鞭宛如……不是两颗树藤,六只?不是!十颗树藤飞舞,扑向严阵以待马卢达。

“轰!”马卢达被树藤……不,是长鞭击中,飞下了比战台,重重摔在地上。

“老马!”杨烈赶紧跑过去,马卢达在吐血,好在,气,胸口些塌陷,被杨烈紧急治疗,总算是缓过劲儿来。

“好强气势,宛如颗参天树,需要仰视般。”马卢达说

“我感觉己被整个树砸到无力,老马,他可能真悟出了,我们输了。”杨烈尽管很不甘心,是承认了巨差距。‘’是何物?很虚无,但是,真正高手确是真需要’。

正像,走出路,路是什么?或许就是‘’。‘’是修炼者意境里最复杂,也可能是最难领悟

“是啊,我们也该走了,去寻找’了。他能闭关八个月,走出了’,我们也可以。”马卢达貌似伤不很重,只是伤了两根胸骨,居然没伤到内脏,己站起来,看着远处

“走吧!”杨烈扶着马卢达走了。

比战台边,金向东在沉思,仰望着星空,我也该走了,己也该路了。

“三位,告辞了。”告别了姜海梅,也走了。

些东西,需要思考,总觉得差点什么。

阳啊,你总算是回来了,我灵酒呢?两瓶妖系,两瓶地系……”

“没问题啊,我就闭关酿酒去。张管事,你放心,半个月后,保证。”

差不多。”

回到天蚕部落丹器堂,又闭关了,次是为了酿酒,和在地火旁边想想问题。

是闭关了,暗夜者和中原人比战台差点被打黄摊了,中原人武皇几个高手都走了,暗夜者几个武皇高手也都走了。实在是震撼对刺激太了。

闭关八个月不是啥秘密,出来,据说领悟了’,顶级高手同阶都不是个回合对手,咋打下去?

么厉害吗?起码,己不觉得,否则,被打下比战台马卢达就不是只伤了两根胸骨那么简单了。

’吗,估计,己也就模模糊糊摸到个门槛罢了。

在木系模拟空间确呆了八个月,其中部分时间都傻乎乎躺在地上仰望着参天树,对参天仰视,逐渐身同感受,触动了木系灵根神经,莫名和参天了心灵同感般,又在树下飞舞着长鞭。

之后,又爬进树藤里……

切,觉得己和参天心灵越来越接近。

‘九蛇翻天手’被遗忘了,倒是当年‘盘天路’战技,体会,当年在城墙上杀敌,貌似走出了‘盘天路’血路,此时想,太低级了。

相比参天威压,漫天树藤沧桑,‘盘天路’倒是对参天树最好诠释,参天是盘天?都是在奋斗,在尽量走路,即使天再高,也走到尽头时候。

“难己成了木系主战修炼者了?”

直都是火系主战,战斗中消耗最无疑是火系内力,和马卢达、杨烈战斗,己明显是木系主战,体内消耗最是木系内力。

“火树星花不夜天!”冷不丁,青蛇出声了。

“青蛇前辈!”现在很迷茫,正是需要前辈指点时候。

“你小子不错,摸到了‘门槛,我以前主人在武尊境界时候,才走进‘门坎,摸索就是几千年。”青蛇似乎在缅怀从前。

“火系和木系并不矛盾,你靠木系开启了‘门径,并不耽误融合火系。其实,灵根多,不见得是坏事,等你到了神界就知了。如何更好融合你灵根能力,才是最重要。”

“你参悟参天树,根本是木系,可是,它可能是火系为主理和你酿酒是,你找到了材料木系根本,不能忘了,材料是火系事实。参天树是火系树不仅仅是参天往高攀登,那满天枝叶,难不能遮天蔽日?”

“如果参天树是火系,凭枝繁叶茂,那么,句话很好诠释了参天威压,那就是‘火树星花不夜天!’,战斗几乎都会笼罩在你不夜天中,明白?”青蛇次对指点耐心多了。

“是吗?”放弃了酿酒材料,傻乎乎躺在地火室,隐约感觉地火中灵力能量在地火室中蔓延,莫名模拟了参天树火红遮蔽了整个己上空天。

不是遮蔽了我,是将遮天蔽日恐怖送给了对手。

感到火系和木系灵力在不断接近,愉快互相玩耍。

小子不错,悟性是真不错,将来要是能进阶武神,很快就会成为双系神,而且是融合度极好双系神,战斗力可想而知。”青蛇对表现越来越满意了,宿主未来也是很值得期待

在地火室躺了几天,飞舞了几下长鞭。

“多谢青蛇前辈。”好多了,起码,不迷茫了。

青蛇没了回应,决定用酿酒再进步验证下。

混蛋,是人吗?”丹器堂副职管事张岩很郁闷,闭关又个月过去了,弄些皇级灵酒真难,没办法,除了,别人也弄不出来不是?

老弟,哥,你可是出来了。”

“张管事,久等了啊,呵呵!时间悟到点东西,就耽误了。不过,张管事,灵酒纯度可是又提升了啊。”出来了,很开心样子。

“啥?又提升纯度了?阳啊,我觉得纯度三成就很好了吗,你对己就不要太苛刻了啊。”张岩理由相信灵酒纯度可能真提升了,都传言小子悟出了’,战斗力强吓人。

据说,中原人几个武皇强手都收工走人了。

“放心,咱俩关系,纯度提升些而已,不多要你费用,呵呵!”心情好,些事儿就不计较了。掏出两瓶妖系和地系灵酒递给张岩。

“三成三,好家伙,阳啊,你真是牛逼了。”

般般了,行,你忙吧,胖子老包那我也欠了不少了,呵呵!”次出来,没见到包壮呢,哦,对了,那个暗夜者毛阳,都是销路呢。

到了阿依部落外面三方坊市,放出了传音符。

师兄,听说你牛逼了,悟出‘’来了,中原人高手,不是你个回合对手了。”包壮来快。

“什么‘’啊,我才多点?扯淡,就是气势上提升了那么些而已。”

“你提升些,中原人几个高手都走了,估计以后,你以后出战不会再赔灵石了,呵呵!”包壮开玩笑说,以前就总抱怨己输灵石多吗。

“都走了,我咋办?”不乐意了,己也需要干架,而且和高手战斗是很重要修炼环节。

“灵酒呢?”包壮关心是灵酒呢。

灵酒纯度可是又提升了些,咱俩关系,不多要你费用。”掏出几瓶灵酒。灵酒上百万中级灵石手工费已经很贵了,没兴趣再提价了。

真是……师兄,你真是不给同行酿酒师活路了啊,呵呵!”

几瓶你也处理下吧。”以前些灵酒,三成纯度也是很好,包然不会拒绝。

“毛阳啊,听说金向东走了?”看着毛阳来了,

确是被你刺激了,要不是我没啥门路,估计,我也走了。”毛阳再次看到,也感触比较,尽管,没看到连续战杨烈和马卢达情景,也可以想象当时震撼,都是击就得手了。

那两个中原人可是同阶顶级高手呢,以前和他俩比战也是互胜负忽然间差距了,金向东不受刺激才怪呢。

“门路?毛阳,提升气势意境需要门路?”是知金向东个武尊长辈

“就是模拟空间啊,我们暗夜者模拟空间也不是没,少点,起码边没,想去难点。”毛阳说,“不过,好了,灵酒支持,我毛阳去模拟空间日子也不远了,呵呵!”

“对了,灵酒呢?我以后全指望你灵酒卖人情嗯。”毛阳伸手。

“没问题,十瓶,早就准备好了,呵呵!”库存是不少

“讲究,我就担心你忙着修炼,又忘了酿酒呢。”毛阳松了口气,手里掌握高纯度灵酒,是己敲开模拟空间重要钥匙。倒腾灵酒不是目,提升修为和战斗力才是根本。

“好了,不跟你们扯淡了,我也悟‘’去,呵呵!”交易了灵酒,毛阳就飞快跑了。

好时光不知享受,什么悟‘’,扯淡,老毛,咱哥俩喝着。”难得出来防松把。

师兄,你说,我是不是也悟‘把?”胖子若所思。

“滚你!”

……

真是无趣啊,比战台上,打了两场,就走了,不是己需要战斗。

干啥去呢?闭关时间太久了,需要放松精神,松弛才对嘛。

转到天蚕部落新秘境驻地,围猎?就己能行吗?

干不过皇级妖兽,和王级妖兽打吗,要是打不过,没关系,不是‘小不点’吗,不管咋说,‘小不点’也是王级妖兽了不是?就样了。

致看了些妖兽分布区域,走进了新秘境。开拓空间热情基本已经过去了,新秘境驻地,已经趋于平稳,俗人了足够耕地,是可以安居乐业

武皇修为高于武王是,但是,高出不是本质性,所以,武皇想单挑王级妖兽,基本是不现实

找不到,慢慢找呗,着急啥?次,出来是很耐心

“你跟着我们干啥?”

“我跟着你们?”愣,前面几个武王,虎视眈眈看着,“误会,那我走另边。”

“我看你不安好心,家干掉他。”

我靠!你们来劲了:“怎么?你们打劫咋?”不想惹事,但是不怕事儿,区区四个武王了不起了啊?

“算了,留香,我们走吧。”冲突到底是没爆发,样也好,来基本都是天蚕部落人,旦冲突起来,外人总是吃亏

“轰!”

“杀啊!”

咦?找到王级妖兽了?又不想走了,茫茫,找个妖兽是很难。你们先忙活,不行了,我再来。

拿起远视镜开始观望。

四个武王围攻个王级妖兽,理论上是没问题,事实上,四个武王围攻倒是很层次感,估计是多年配合默契感。

围猎不定都强,相互之间默契配合在定程度上,是可以弥补身实力稍微差客观因素。

战是很激烈,起码,都机会。其实,是很危险,和妖兽比拼不多机会,死亡率是很高。或许说,不值得。

当然,四个武王信心在耗,或许,啥厉害底牌也说不定,修炼者世界,五花八门手段多了去了。

好家伙,手段真是够新颖,类似合击术对男女瞬间联合爆发出强战斗力,突击成功了。

或许,对夫妻吧,没默契,合击术是不行

战结束了,刚想收起远视镜和映象石(习惯了,可能和部落人冲突之前都用映象石录像把,免得说是毛病不是?),新冲突爆发了,四个武王之间发生了争执,不远处,几个武王围了过来。

啥意思?外敌当前,咋内讧了?

就为了区区只王级妖兽?太不值得了吧?

冲突是愈演愈烈,混战已经十几个武王了,不断人倒下。虽说都是个部落,出外发生争执,甚至血拼,也是正常,资源不多,家都在抢不是?

可是,就为了只王级妖兽血拼?真不信了。

反正是都在拼杀,谁和谁是也分不清楚了。映象石先录着,管它以后用没用

好家伙!武王拼杀完了,武皇登场了,十几个武皇,就跟忽然冒出来般,你杀我我杀你,好不热闹。

没玩了不是?武帝登场了,尽管不多也七八个呢,围着只王级妖兽,死人是越来越多了。不会连武尊也要登场了吧?

战总是是消停了,两个武帝相互瞪眼睛,几个武皇和武王幸存,居然不走。抢啥呢?兴趣越来越浓了。

致观察了下形势,隐隐那合击术对男女没死,被围在中间位置。估计,战是因为对男女引起,或许,对男女手里啥好东西,暴漏了呗。

没意思,走了!对啥宝贝都没兴趣,么多人呢,归了谁,和个屁关系?

收了远视镜和映象石,下了树,要走人了。

“看了么长时间,你就别走了。”三个人拦住了去路。

趣!你们不是天蚕部落人?”

“何以见得?”为首汉子笑眯眯看着

“很简单啊,天蚕部落武皇不认识我真没几个,呵呵!”丝毫没慌张,笑着说

“看来,你很名啊。”

“是啊,你们才三个武皇,正常人见了我早就该跑了,可是,你们三个……呵呵了!”越发开心,“我正手痒痒呢,来吧。”

抽出两把长鞭,每意思,打三,应该些乐趣吧。

哥,!”身后武皇忽然叫出来。

“哦,识货啊。”说着长鞭已经飞舞着漫天火星般冲向对面是三个武皇。

“轰!”仿佛巨光影笼着住般,为首武皇首当其冲,被巨冲击力砸出去十几米。

“砰!”“砰!”

把长鞭也出现了,两个武皇勉强个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