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如何评价《星际牛仔》Spike的结局?

苏苏向着太阳
2021/11/26 11:31:35
如何评价《星际牛仔》Spike的结局?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3个)

3个回答

  • 无二复制品

    2021/11/28 22:31:05

    好像不行

  • 夔芃芃理寿

    2021/12/2 6:13:27

    《红楼梦》又名《金陵十二钗》是女人为主的小说,其人物众多,性格鲜明,诗词曲赋与叙事融成一体,与人物身份命运相合。是一种因果式写法,主要女性前定谶语,后有结果。其他人物前做性格事件描述,后有人物命运结局。但这部未完成的顶级巨作留下许多悬念,没有写贾琏的结果,我们可以根据人物性格事件描述和脂砚斋批语推理出他的结局。

    贾琏是贾赦嫡次子,是位相貌英俊、风流潇洒的浪荡公子。他私通多姑娘,勾搭鲍二家的,偷娶尤二姐,纳妾秋桐反映出他嗜色如命。他不忍强夺石呆子的古扇和以及劝阻王熙凤将彩霞配给旺儿品德不好的儿子等事中,反映出他公正善良。监造大观园时,在贾赦领导下,配合贾珍完成大观园的建造看出他的工作能力。他搂尸大哭尤二姐,可以看出他富有同情心。 贾母派他陪着林黛玉回扬州去看望父亲,并最后帮着处理林如海的丧事。看出他平时办事比较有经验,也比较牢靠,让人放心。他不喜欢读书,却愿意在家操劳,在外奔波。 他和王熙凤的关系是从甜蜜到猜疑再到对立及休妻。

    在《好了歌》注解处,脂砚斋有批语“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甲戌侧批:贾赦、雨村一干人。】”

    贾琏的人物结局应是:贾家遭到查抄时,查出贾琏所犯的罪行有:贾琏在国孝家孝期间,强逼良民退亲,停妻强娶民女(尤二姐),又查出王熙凤的放贷和人命案,他也受到牵连,罪大恶极,数罪并罚被判斩首。由于北静王干预,改判流放。贾琏流放期满返回金陵。贾府易主,人已死亡散尽。他得知巧姐落难被刘姥姥和平儿救出嫁给了板儿。他将平儿扶正,靠祖坟旁的几十亩地生存。

  • 华仔点视

    2021/12/4 13:54:31

    这家伙比座山雕狠。

    刘黑七本名叫刘桂棠,1892年生于山东费县四区温泉乡锅泉庄的一个刁民家。其父刘相云是个巡夜更夫,夏秋间兼给地主看护庄稼,家中地无一垄,仅有当地人说的“团瓢”(碎石垒成的棚子)两间。
    早年间,刘黑七给地主家放过八年羊。这八年羊,刘黑七没白放,日后他翻山越岭腿脚快,枪打得准,都是从这八年里得来的。(刘黑七放羊,好拿石头摔羊头,久而久之,百发百中,手里极有准头。)

    民国是放大人性的乱世,在刘黑七身上,人性之恶几乎到了无以加复的程度。

    当羊倌时,刘黑七就偷鸡摸狗,常偷常抢,二十来岁时,他再耐不住苦穷,一头扎到青岛,一边在码头扛活,一边两眼贼溜溜地盯着花花世界。

    干了一年多苦力,刘黑七返回锅泉庄,开始寻思怎么占山为王,他常对人说,我以后要管的人要比这山坡上的羊多,敲谁家的门,谁家的大闺女就是我女人。

    1915年,二十三岁的刘黑七推开了罪恶之门。这一年,他纠集本村地痞林传聚、赵春荣,弄了一把刀和一杆土枪,潜入山林,开始为非作歹,打家劫舍。

    因为下手狠,油水厚,不久他的亲弟弟刘桂志还有其他四个乡村地痞也入了伙,凑齐了匪帮八兄弟,因这家伙排行第七,皮黑心黑,故得了个“刘黑七”的诨号。

    北洋时代,军阀迭更,战乱频繁,到处都是散兵游勇,草寇流民,只要有胆,干敢,就不愁人,不愁枪。刘黑七这一伙靠着鲁南地区本就是土匪窝子,没几年工夫,就扩充到了三百多人,手里的家伙事也硬得很。

    因为恶名传得凶,1922年,刘黑七曾被兖州镇守使何峰钰打垮过,但刘黑七能趟路,之后他投靠山东巨匪孙美瑶,并参加了1923年的“临城劫车案”。孙美瑶受招安被杀之后,刘黑七与另一匪首张黑脸收容被遣散的匪众数千人,流窜在苏鲁边界。不久,张黑脸南下江苏,刘黑七留在鲁南,到了1925年的时候,手下已有上千人马,号称“刘团”。

    1925年至1928年,刘黑七在滕县、临沂、费县、蒙阴等人烧杀淫掠,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当时,山东各村庄为防土匪都修围筑寨。刘黑七攻村寨异常粗暴彪悍,先在阵前放大洋、盒子炮,用来奖赏最“有苦的”兄弟(黑话,指的是胆肥的土匪);攻破村寨后,妇女任随挑选,谁抢的多谁得的多。

    1927年2月10日,费县南孝义村春节前后尚有三百多人在外讨饭,刘黑七以未纳钱粮为由攻入该村,那恶作的千刀万剐都不解恨——有的男子被砍去四肢,大卸八块;妇女更不用说,被各种残害;孩子也不能幸免,有个十岁的孩子被土匪用七寸尖刀从左耳刺入,右耳贯出,最后被钉在墙上,还有一两岁的孩子被放在碾麦的石碾子下碾成了肉泥。

    对绑走的人,如果三五天不送赎金,刘黑七即撕票,手段之残酷,也是让人恨死。据说,刘黑七撕票最好“放天花”,在旷野或者河滩上,挖出一片间隔相同的土坑,将肉票一一埋至胸口以上部位,然后众匪策马在上面来回奔驰,仅露出头部的肉票血压急骤升高,马蹄一踩到头,血花脑浆立刻喷高数尺。

    作恶到如此程度,那就是不得不除的祸害了,但是,从田中玉到熊炳琦,从张宗昌到韩复榘,历任山东军阀大佬都是嚷得凶,最后都没能拿住刘黑七,要了他的命。

    之所以如此,跟民国军阀的德性有关。民国军阀十有八九都是只讲扩张,不讲善恶,只要能收编到麾下,哪怕是豺狼虎豹,他们也是收了再说。

    1928年初,驻军河南的冯玉祥西北军第二十师师长韩复榘就曾以一万七千块大洋、两千袋面粉,企图收编刘黑七匪部,哪知道刘黑七胃口大的很,瞧不上一个区区师长,最后收了钱财放了韩复榘鸽子。

    同年四月,蒋桂、冯阎等新军阀达成暂时“妥协”,联手发动了旨在消灭奉系张作霖的“第二次北伐”,何应钦率第一军击败张宗昌直鲁联军,进驻鲁南后,也曾对刘黑七匪部进行拉拢。这一回,刘黑七看上了国民党正规军的牌子,便投靠了何应钦,所部被编为新四师,刘黑七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国军师长。

    1929年10月,老蒋和冯玉祥大打出手,何应钦命刘黑七匪部向冯玉祥进攻。刘黑七在禹县打得不错,老蒋居然拍去了一封电报,称这帮乌合之众为“铁四师”。

    但刘黑七骨子里是人渣,是畜生,他的乱世生存之道是有奶便是娘,没人能喂熟。禹县一仗后,刘黑七觉得老蒋对他不够意思,没让他升官发财,转脸就趁着中原大战,投靠了阎锡山。

    但阎锡山也不可能拴住他,中原大战阎锡山失败后,刘黑七自行率部北上,又想投靠东北军张学良。

    张学良也是来者不拒,紧跟着就把刘黑七匪部改编成了第六混成旅,就这么,刘黑七又成了驻河北大名的东北军旅长。

    刘黑七驻扎大名时,恰逢民国军阀史上另一多姓家奴石友三叛蒋,老蒋命令刘峙率中央军会同东北军于学忠部围攻石友三。想到刘黑七跟石友三并无两样,老蒋命令解决了石友三,务必铲除刘黑七。

    这一次,刘黑七被打得惨,大部被歼,只带着千把人突围出来,狼狈逃回了山东。

    这时候的山东,老大是韩复榘。韩复榘还是那德性,剿两下剿不动,又想招安改编,最后组了一个山东警备军,自己当总指挥,让刘黑七当了副总指挥。

    然而,拿了韩复榘的粮饷之后,只个把月,刘黑七就不听调遣,原形毕露了,韩复渠想收拾,还没来及动手,刘黑七就带着匪部一路从河北逃到了热河。

    在热河,刘黑七还是野路子趟得欢,他先是投靠了伪满洲国;冯玉祥、吉鸿昌领导的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崛起后,他又通电参加了同盟军;同盟军遭到失败后,他又吃回头草,再次投奔何应钦,成了何手下的察东剿匪司令;后来因为匪性不改,惹恼了驻扎热河的奉系老军阀汤玉麟,被收拾一通,部队哗变后,只得率残部仓皇向南逃窜。

    逃亡路上,刘黑七窜扰沿途四十八县,邻近各省先后调兵围追堵截,但最后还是让刘黑七带着三千余人窜回了山东鲁南老巢。

    这一回,韩复榘动了彻底的杀机,通令全军,刘匪不除,不发军饷。一番围剿下来,刘黑七几乎被打成光杆,只身逃向了天津日租界。

    恶人有时候命大,也是让人恨。

    得知刘黑七藏在天津日租界,韩复榘曾派特别侦探大队的刘耀庭和徐一龙潜入租界行刺刘黑七。可惜,刘黑七嘴、脚中弹,四个牙齿被打碎,居然没死。

    “大难不死”,随后的刘黑七落水当汉奸,一条道彻底趟黑了。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刘黑七召集旧部,跟随日军由津浦线大举向山东进犯,之后狗仗人势干上了“皇协军前进总司令”。

    1939年底,刘黑七率部窜回鲁南费县,一边重造老巢,一边又跟驻防在这一带的国军勾勾搭搭。

    但随着1939年9月,八路军115师一部进军鲁南山区,开创以抱犊崮为中心的鲁南抗日根据地,刘黑七就算是活到头了。

    起初一段时间,刘黑七凭借熟悉鲁南地形,善打游击,对八路军和鲁南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最嚣张时,费南六十多个村庄遭到了刘黑七的血洗,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蒙山无人区”。

    但正义之师的围剿,是不可能缺席的。

    1943年11月初,鲁南军区为配合鲁中军区反扫荡,决定发起围歼刘黑七匪部的作战。

    比起智取威虎山,此战之精彩丝毫不逊色。

    11月10日,我军侦察小组先派出两名侦察员伪装成说书人,混入柱子山区匪巢,在围子里说了几天书,顺利摸清了刘匪的兵力部署、行动规律以及逃跑路线。

    11月15日晚,鲁南军区十二个连队对刘黑七发起总攻。

    这天晚上九点,站岗的哨兵正在抱枪睡觉,匪军将枪扔在一边,正在围子里听“八路”说书,伪装成说书人的侦察员见时机成熟,借机向外围的八路军发出了总攻信号。

    八路冲进匪巢时,刘黑七正搂着姨太太睡觉,听到枪声,他慌忙带着二十几人冲上西南角的炮楼,拼命顽抗。

    这时候,突入匪巢的八路,每人手提一篮子手榴弹,直接朝营房里招呼。

    刘黑七见大势已去,用绳子从围墙上坠下,向西南方向的一道山岭逃窜而去。

    路过一片坟地时,在此巡逻的八路军三团四连通信员何荣贵向刘黑七喊话,要他对口令。

    刘黑七支支吾吾对不上。

    何荣贵是好样的,见口令对不上,举枪就是两个点射,刘黑七被打个措手不及,当场毙命。

    流窜华北七省,作恶长达二十余年的刘黑七不知道,代表人民、代表正义处决他的是个年仅十八岁的小八路。

相关问题